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261节_第270节

第261节

(成吉思汗)又派遣朵儿边氏人朵儿伯多黑申去征讨欣都思国[1]、巴黑塔惕国两国之间的阿鲁[2]、马鲁[3]及马答撒里国的阿卜秃城[4]。注释:

[1]欣都思国—又作忻都、欣都、印都、印毒,即印度国。

[2]阿鲁—即第258节之亦鲁。即今阿富汗西北部赫拉特省之赫拉特。

[3]马鲁—又作木鲁、穆国、马兰城、马卢、麻里兀、末禄等。今土库曼斯坦之马里。

[4]马答撒里国的阿卜秃城—马答撒里,即《元史》卷149《郭侃传》之拶答而,即今伊朗北部马赞答兰省一带。阿卜秃城,村上正二认为即木剌夷国首都阿剌模忒。阿剌模忒为一山堡,波斯语“鹰巢”之意,在今里海南、伊朗北部马赞答兰省的厄尔布尔士山中。

第262节

(成吉思汗)又命速别额台把阿秃儿出征北方,直到康邻[1]、乞卜察兀惕[2]、巴只吉惕、斡鲁速惕[3]、马札剌惕[4]、阿速惕[5]、撒速惕[6]、薛儿客速惕[7]、客失米尔[8]、孛剌儿[9]、剌剌勒[10]这十一部落、外邦百姓处,渡过亦的勒河[11]、札牙黑河[12]这二条有水的河,直到乞瓦绵客儿绵[13]城。

蒙古秘史注释:

[1]康邻—又译康里、航里、抗里、杭斤等名。游牧于今乌拉尔河以东至咸海东北的突厥部落。康里人为花剌子模帝国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国王马合谋之母后为康里人,故其戚属康里人多为军队将领。1223年,者别等西征军东归,进入康里境,败其主霍脱思罕。康里人被俘掠至中原者甚多,大多从军。元武宗时设立广武康里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司。元代色目大臣中頗多康里人,如不忽木,历任中书平章政事、昭文馆大学士、行御使中丞事,其子回回,任陕西平章,另一子巎巎,历任江浙平章、翰林学士承旨。

[2]乞卜察兀惕—又译钦察、可弗叉等名。游牧于乌拉尔河至黑海以北的突厥部落。成吉思汗和窝阔台汗两次征讨钦察,征服该部。钦察人被俘掠至蒙古、中原者甚多。元世祖时,其首领土土哈有战功,钦察人为奴者释免为军设置钦察卫亲军都指挥司。英宗时,分为左、右钦察两卫;文宗时,又分立龙翊侍卫。

[3]斡鲁速惕—又译斡罗思、兀罗思、兀鲁思等,今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人之先民。十三世纪时,分为许多公国。1223年,者别等所率蒙古军大破斡罗思诸公国、钦察联军于阿里吉河(今乌克兰卡里奇克河)。拔都西征后,斡罗思诸公国臣服于钦察汗国。一部分斡罗思人被掳至蒙古、中原。1330年,元廷收集万名斡罗思人设置宣忠扈卫亲军都指挥司。十四世纪起,莫斯科公国逐渐强大,成为各公国反抗蒙古统治的中心。1480年起,斡罗思各公国以莫斯科为中心彻底摆脱了蒙古统治,并逐渐形成统一的中央集权俄罗斯国家。

[4]马札剌惕—此为复数形,第270节作马札儿,单数形。即匈牙利人。

[5]阿速惕—又译阿速、阿思、阿宿、阿兰,为住在高加索山以北的伊朗语族人,信仰东正教。1222年,者别、速别额台所率蒙古军越过高加索山北上,大败阿速、钦察联军。1239年,蒙哥率军攻破阿速首都篾怯思城,征服该国。阿速人迁往中原者多从军。1272年,组成阿速拔都军攻宋。元武宗时设立左、右阿速两卫。

[6]撒速惕—第270节作薛速惕。一说为伏尔加河下游可萨国之都城撒哈辛人,一说为外斯拉夫的撒克逊(saxon)人。

[7]薛儿客速惕—第270节作薛儿格速惕,《元史西北地附录》作撤耳柯思。为住在高加索山西北部撤耳柯思地方的居民。1238年秋,蒙哥所率蒙古军攻占该地,擒获其首领秃合儿,征服该族。此后,该族受钦察汗国统治。

[8]客失米儿—《元史》作怯失迷儿、乞失迷、迦叶弥儿、即今克什米尔。

[9]孛剌儿—《元史兀良哈台传》作孛烈儿。《史集》作不剌儿。一说即伏尔加河不里阿耳人。一说即波兰人。而据《史集》所载,则可能指匈牙利人或波兰人(《史集》汉译本第二卷,第59-62,77页)。

[10]剌剌勒—此处误写。第270节作客列勒。应作“客列儿”或“客剌儿”,为斯拉夫语“国王”之意,是斡罗思人对匈牙利国王的称呼。

[12]札牙黑河—又译押亦河。即今乌拉尔河。

[13]乞瓦绵客儿绵—第270节作绵客儿绵客亦别,第274节作蛮客儿蛮乞瓦。“绵客儿绵”为乌拉尔-阿尔泰语“大城”之意,乞瓦即今乌克兰首都基辅。

第263节

成吉思汗占领回回国后,降旨在各城设置答鲁合臣[1]。

从兀笼格赤来了回回人姓忽鲁木石的名叫牙剌哇赤[2]、马思忽惕[3]的父子两人,向成吉思汗进奏管理城市的制度。

成吉思汗听了后,觉得有道理,就委派他(牙剌哇赤)的儿子马思忽惕忽鲁木石与我们的答鲁合臣们一同掌管不合儿、薛米思坚[4]、兀笼格赤、兀丹[5]、乞思合儿[6]、兀里羊[7]、古先答里勒[8]等城。他的父亲牙剌哇赤则被带回来,受命管理汉地的中都城。

因为回回人牙剌哇赤、马思忽惕两人通晓城市管理制度,所以就委派他们与答鲁合臣一同掌管(回回和)汉地百姓(的城市)。注释:

[1]答鲁合臣—又译达鲁花赤。蒙古语“镇守者”之意。蒙古在被征服的各国、各族的主要地区、城市、投降的非蒙古军队中皆设置答鲁合臣监治,掌实权。元朝建立后,路、府、州、县及南方少数民族地区长官司皆设答鲁合臣。按规定,答鲁合臣由蒙古人及个别色目人担任,汉人、南人不得担任。

[2]牙剌哇赤—又译牙老瓦赤、牙鲁瓦赤、牙剌瓦赤等。即麻合没的滑剌西迷(《元史太宗纪》)。花剌子模人。“牙剌哇赤”为突厥语“使者”之意。早年投奔蒙古,曾任1218年初成吉思汗派往花剌子模国的使臣。成吉思汗灭花剌子模国,他受命主管不花剌等各城行政、财赋。元太宗元年(1229年),他奏定西域人按丁出赋调之法。后于察合台不协,被召还朝。十三年,任中州大断事官,主管汉地。乃马真皇后称制时,被罢官。宪宗蒙哥即位,恢复原职,称燕京等处行尚书省事。

[3]马思忽惕—又译麻速忽(《元史宪宗纪》)。花剌子模人。成吉思汗西征时,随父牙剌哇赤觐见。后协助其父管理西域各城行政、财赋。元太宗末年,其父调任汉地大断事官,他继父职主管西域财赋,掌管自畏兀儿地以西至阿母河东岸的城乡定居地区。乃马真皇后称制时,他托庇于拔都。贵由即位,奉旨仍守旧职。蒙哥即位,任别失八里等处行尚书省事。元世祖时,仍掌管中亚各城行政、财赋。他任职数十年,致力于恢复中亚经济、文化。1289年病死。

[4]薛米思坚—即今撒马儿罕。见第257节注[7]。

[5]兀丹—《元史》作斡端、忽炭,两汉、南北朝、隋唐、宋、明诸史皆作于阗。今新疆和田。

[6]乞思合儿—《元史》作可失哈耳、可失合儿、合失合儿、乞失哈里等。两《汉书》、《魏书》、《隋书》、两《唐书》、《宋史》皆作疏勒。今新疆喀什。

[7]兀里羊—应作“兀里罕”,“羊”为“罕”之讹写。《元史》作鸭儿看、押儿牵、也里虔。两《汉书》莎车国,清代叶尔羌。今新疆莎车。

[8]古先答里勒—古先,《元史》作曲先、苦叉、苦先。即古之龟兹。今新疆库车。答里勒,应作答里木,“勒”为“木”之讹写;《元史》作塔林、答林,即今新疆塔里木河。曲先及其南之塔里木河一带,为元代通往畏兀儿地及斡端、可失哈耳等地的交通要冲。元世祖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罢斡端宣慰司后,改驻军于此。成宗初,设曲先塔林都元帅府于此。

第264节

(成吉思汗)出征回回国共为七年。在那里等待札剌亦儿氏人巴剌时,巴剌渡过申河,追击札剌勒丁莎勒坛、罕篾力克两人,直到欣都思之地。

因为札剌勒丁莎勒坛、罕篾力克两人失踪,(巴剌)追寻到欣都思中部也没找到,便回师了。在欣都思边境地区,(巴剌)掳掠了百姓,夺取了许多骆驼、许多去势山羊后,回来了。

成吉思汗从那里回师,途中在额儿的失河畔驻夏。第七年鸡儿年(乙酉,1225年)秋天,回到了土兀剌河畔黑林中的行宫(斡儿朵思)里。

蒙古秘史卷十二(续集卷二)

第265—282节

征灭西夏,成吉思汗逝世。斡歌歹即位,征灭金国,巴秃(拔都)西征,重申护卫制度,总结即位以来四功、四过。尾跋:本书成书的背景、时间与地点

第265节

那年(乙酉鸡年,1225年)冬天驻冬时,(成吉思汗)准备出征唐兀惕(西夏)国,重新点数了军队。

狗儿年(丙戌,1226年)秋天,成吉思汗上马出征唐兀惕国,在后妃之中带去了也遂合敦。

途中到了冬天,在阿儿不合地方围猎许多野马。成吉思汗骑着一匹红沙马,一群野马跑过来,红沙马受惊,成吉思汗坠下马来,肌肤受伤很痛,遂在搠斡儿合惕[1]地方驻营住下。

宿过了那夜,第二天早晨也遂合敦说:

“皇子们、那颜们,一起商议吧!大汗夜里睡时肌肤很热。”

皇子们、那颜聚会商议。晃豁坛氏人脱栾扯儿必建议说:

“唐兀惕百姓有建筑好的城,有不能挪动的营地,他们不能背着建筑好的城逃走,不能背着不能挪动的营地逃走。我们回师吧,等到大汗身体好了,再去征讨。”

皇子、那颜们都赞成这个意见,遂奏告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说:

“(如果就这样回师)唐兀惕百姓会认为我们畏怯而退回去了。我们先派是使者去,朕在这里搠斡儿合惕疗病,探明了他们所说的话,才可回去。”

于是,派遣使者去传话说:

“不儿罕你以前曾说:‘我们唐兀惕百姓愿做您的右手’,根据你的这个许诺,当我们出征与我们不和好的回回国时,请你一同出征,你不儿罕没有履行诺言,不仅不发兵,而且恶言挖苦。那时我们因别有所向,只好留待以后与你算帐,就出征回回国去了。蒙长生天佑护,我们征服了回回国,如今我们要来与你算帐了!”

不儿罕说:

“我没有说过挖苦的话。”

阿沙敢不说:

“挖苦的话是我说的。如今你们蒙古人以为惯战而欲来战,我们贺兰山营地有撒帐房和骆驼的驮包,就请你们到贺兰山[2]来与我们交战吧。如果需要金银、缎匹和财物,就请你们到中兴府[3](额里合牙)、西凉府[4](额里折兀)来吧!”

说罢,就把使者打发回去了。

使者把他说的这些话禀告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肌肤还很热,他说:

“你们看,他们说出这样的大话,我们怎么可以退回去呢?就是死了,也得照着他们说的大话去攻打他们!长生天,你知道!”

成吉思汗遂直趋贺兰山,与阿沙敢不交战,打败了阿沙敢不,围困他于贺兰山上的寨子里,擒获了阿沙敢不,把他的有撒帐房、有骆驼驮包的百姓,如拂灰般地俘虏了。

成吉思汗降旨道:

“把勇猛敢战的男子、有地位的唐兀惕人杀掉!”战士们可各取所擒获地各种唐兀惕人。”注释:

[1]搠斡儿合惕—村上正二认为:《元史太祖纪》二十一年(1226年)所载“二月,取黑水等城。夏,避暑于浑垂山,取笆、肃等州。秋,取西凉府搠罗河罗等县,遂逾沙陀,至黄河九渡,取应里等县”中之“搠罗河罗”,似即此“搠斡儿合惕”,其地在西凉府(今甘肃武威)附近。

[2]贺兰山—原文为“阿剌筛”,旁译“贺兰山”。

[3]中兴府—原文为“额里合牙”,旁译“宁夏”,即西夏中兴府,今宁夏银川。

[4]西凉府—原文为“额里折兀”,旁译“西凉”,即西夏西凉府,今甘肃武威。

第266节

成吉思汗驻夏于察速秃山[1],派遣军队去把阿沙敢不一同(逃)上山反抗地有撒帐房、有骆驼驮包的唐兀惕人全部如数掳获。

于是降旨恩赐孛斡儿出、木合黎二人,听其尽力取有掳获地(人和财物)。

成吉思汗又降旨道:

“恩赐孛斡儿出、木合黎二人时,不曾分给金国百姓,如今你们二人可均分金国的纟乚人,其好男儿可执鹰随从你们,其好女子长大后可为你们的妻子整理衣裙。金国皇帝所倚靠的亲信[2],杀害蒙古人的祖先、父辈的,就是契丹、纟乚人。如今朕所倚靠的亲信,就是孛斡儿出、木合黎二人。注释:

[1]察速秃山—原文为“察速秃”,旁译“雪山”,施世杰认为即甘肃张掖县以南之雪山。村上正二认为即《元史太祖纪》所载二十一年(1226年)夏避暑之浑垂山,为祁连山脉之一角;并认为,“浑垂”即汉语“公主”之突厥语音讹。

[2]亲信—原文为“亦纳兀惕”,复数形,旁译“信的每”,其单数形为“亦纳黑”,《元史》作“倚纳”。

第267节

成吉思汗从察速秃山出发,驻营于兀剌孩城[1],从兀剌孩城出发,攻破了灵州[2](朵儿篾该)城。

这时,不儿罕前来觐见成吉思汗。不儿罕来觐见时,带着以金佛为首的金银器皿九九,男孩、女子九九,骟马、骆驼九九,以各色九九礼物前来觐见。遂命不儿罕在门下拜见。拜见时,成吉思汗感到厌恶。

第三天,成吉思汗降旨赐亦鲁忽不儿罕以失都儿忽之名。成吉思汗把亦鲁忽不儿罕失都儿忽[3]召来赐死,降旨命脱栾扯儿必下手处死他。脱栾扯儿必下手杀死亦鲁忽后,回奏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降旨道:

“朕来与唐兀惕百姓算帐时,途中在阿儿不合地方围猎野马时肌肤受伤,你脱栾惜朕的命、身体,建议朕把病养好。因敌人出言恶毒,朕继续出征,蒙长生天佑护,征服敌人,报了仇。如今有亦鲁忽带来的行宫、器皿,给你脱栾拿去吧!”注释:

[1]兀剌孩—《元史太祖纪》作兀剌海、斡罗孩。屠寄《蒙兀儿史记》卷3曰:“兀剌海,故城在今蒙古阿拉善额鲁特旗(今阿拉善右旗)西南之龙骨山(即今甘肃山丹北之龙首山)。此山与甘州之山丹县接界,蒙古名阿拉克鄂拉。”岑仲勉《元初西北五城之地理的考古》认为,“斡罗孩”为项语“长城中通道”之意,即唐人所说“回乐路”,“斡罗孩城应在狼山隘北口附近”。狼山在今河套西北,在内蒙古乌拉特后旗东南部。

[2]灵州—原文为“朵儿篾该”,旁译“灵州”,今宁夏灵武。

[3]亦鲁忽不儿罕失都儿忽—指西夏末帝李目见。“亦鲁忽不儿罕”为“本初佛”之意,是蒙古人对西夏国王的称呼。“失都儿忽”,为蒙古语“诚实的”之意,为成吉思汗赐给李目见的带有掫揄意味的赐号。

第268节

(成吉思汗)俘虏了唐兀惕百姓,杀死了亦鲁忽不儿罕失都儿忽,把唐兀惕百姓从父母直到子孙的子孙消灭干净。成吉思汗降旨说:

“每次吃饭时,都要说:把他们消灭干净,杀死,消灭掉!”

因为唐兀惕百姓不履行诺言,所以成吉思汗再次征讨唐兀惕百姓,灭掉了唐

蒙古秘史兀惕百姓,然后回来。

猪儿年(丁亥,1227年),成吉思汗升天[1]。(成吉思汗)升天后,把许多唐兀惕百姓留给了也遂合敦。注释:

[1]成吉思汗升天—成吉思汗于丁亥年(1227年)秋七月已丑日(8月25日)病死于秦州清水县(今属甘肃)西江驻地大帐中,享年六十六。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年),上庙号太祖,三年,追谥圣武皇帝。蒙古诸将遵照他遗留的灭西夏的秘计,于他病死后秘不发丧,灭掉西夏之后,护送他的灵柩返回克鲁伦河上游以西的萨里川(撒阿里草原)哈老徒行宫(即其第二斡儿朵)后,才发丧。举哀。然后,将他安葬在他生前选定的不儿罕合勒敦山(今肯特山)山的一处风景秀丽的山谷—起辇谷中。

在明代,由蒙元历代斡儿朵(行宫)所属人员形成的鄂尔多斯部落守护奉祀成吉思汗的“八白室”(八座白色的毡帐)。鄂尔多斯部于十五世纪后叶迁入河套驻守,“八白室”从此迁入河套。十六世纪时,鄂尔多斯部将“八白室”设在该部首领济农(副可汗)的牙帐附近。

清初,鄂尔多斯部归顺清朝后,设伊克昭(意为“大庙”)盟,额璘臣济农任盟长,主持“八白室”的祭祀活动。额璘臣的驻地在郡王旗,为了祭祀和会盟的方便,他把“八白室”迁入其驻地内,“八白室”所在地被命名为伊金霍洛(意为“帝王陵寝”)。在清代,伊克昭盟鄂尔多斯左翼中旗(今伊金霍洛旗)的伊金霍洛之地,遂有成吉思汗陵园,内有象征地纪念成吉思汗的灵柩。

1939年,“成吉思汗灵榇”为免遭日本帝国主义和蒙、汉的侵犯,从伊金霍洛迁到甘肃榆中县兴隆山东北大佛殿。1949年8月马步芳将“成吉思汗灵榇”从榆中迁到青海湟中县塔尔寺。

1954年4月,内蒙古人民政府将成吉思汗灵榇从塔尔寺迁回伊金霍洛。1955年,人民政府拨120余万元巨款兴建成吉思汗新陵园于伊金霍洛旗胡鄂包山一带。1956年5月,成吉思汗新陵园建成。

第269节

鼠儿年(戊子,1228年)察阿歹、巴秃等右翼宗王,斡惕赤斤那颜、也古、也孙格等左翼宗王,拖雷等本部[1]宗王,公主们、驸马们、万户长们、千户长们聚集到一起,大聚会于客鲁涟河阔迭兀阿剌勒地方,遵从成吉思汗指定继位人的圣旨,拥立斡歌歹合罕为大汗[2]。

兄长察阿歹拥立其弟斡歌歹合罕为大汗。察阿歹兄长、拖雷二人将守卫其

蒙古秘史父成吉思汗金命的(一千名)宿卫、(一千名)箭筒士、八千名侍卫,将其父汗的贴身私属万名轮番护卫士,交给了斡歌歹合罕。本部百姓也照道理交给了他。注释:

[1]本部—原文为“豁勒”,旁译“在内”,即除右翼左翼之外的蒙古中央、内地、大汗本部。

[2]《秘史》误记元太宗窝阔台即位于戊子鼠年(1228年),据《亲征录》、《元史太祖纪》所载,元太宗即位于已丑牛年(1229年)秋八月。《亲征录》:“已丑八月二十四日,诸王、驸马、百官大会怯绿连河曲雕阿兰,共册太宗皇帝登极。”《元史太祖纪》:“元年已丑……秋八月已未,诸王百官大会于怯绿连河曲雕阿兰之地,以太祖遗诏即皇帝位于库铁乌阿剌里。”曲雕阿兰、库铁乌阿剌里即阔迭兀阿剌勒之异译。

第270节

斡歌歹合罕被拥立为大汗,内廷的一万名轮番护卫士、本部百姓都归他所有后,先与察阿歹兄长商议如下:

“父汗成吉思汗未征服完毕而留下的百姓有巴黑塔惕国的合里伯莎勒坛,曾派绰儿马罕[1]箭筒士去征讨,如今可派斡豁秃儿、蒙格秃[2]二人去增援。又,以前曾派速别额台把阿秃儿出征康邻、乞卜察兀惕、巴只吉惕、斡鲁速惕、阿速惕、薛速惕[3]、马札儿、客什米儿、薛儿格速惕[4]、不合儿[5]、客列勒[6]等部落、国家,渡过有水的阿的勒河[7]、札牙黑河,征伐篾客惕[8]、绵客儿绵客亦别[9]等城。因为那里的百姓难攻可命巴秃[10]、不里[11]、古余克[12]、蒙格[13]等众多宗王出征,增援速别额台。这次出征的众多宗王们,以巴秃为首长。

(商议已定如上,)遂颁布了(如上内容的)圣旨。

又降旨道:

“中军出征者,以为古余克首长。”

又降旨道:

“这次出征者之中,凡管领百姓的宗王,应在其诸子中命其长子出征。不管领百姓的宗王们,万户长、千户长、百户长、十户长们,无论何人,也应命其长子出征。公主、驸马们,也应照规矩命其长子出征。”

斡歌歹合罕又说:

“这次派遣长子出征的规矩(约孙),是察阿歹兄长提出的。察阿歹兄长来

蒙古秘史说:‘可派我的儿子中的年长者不里出征,增援速别额台。如果派长子出征则军多势盛,力量强大。那边的敌人众多,敌国很多兵锋坚锐。据说那些百姓愤怒时用武器杀死自己,他们的武器很锋利。’”

斡歌歹合罕说:

“这就是朕等商议的话,依着察阿歹兄长的热衷之言,可命长子们出征!可向各处宣谕命巴秃、不里、古余克、蒙格等宗王出征的理由。”

[14]注释:

[1]绰儿马罕—即第260节之搠儿马罕。见该节注[3]。

[2]斡豁秃儿、蒙格秃—元太宗派往客失米儿、印度方面的蒙古军统将。他们统率二万蒙古军,曾围攻客失米儿王国的首都,迫使国王逃走。其后,蒙古军攻掠客失米儿诸州,任命了各州长官后离去。参阅:波伊勒《阿富汗和印度的蒙古统将们》,载《伊斯兰教研究》第2卷,1963年,第145-150页;卡尔雅恩《关于客失米尔和蒙古人的一条注释》,载《中亚学报》第2卷,1956年,第176-180页;《史集》汉译本第二卷,第60页。

[3]薛速惕—即第262节之撒速惕,见该节注[6]。

[4]薛儿格速惕—即第262节之薛儿客速惕,见该节注[7]。

[5]不合儿—当为“不剌儿”之讹写。即第262节之孛剌儿。见该节注[9]。

[6]客列勒—第262节讹写作“剌剌勒”。见该节注[10]。

[7]阿的勒河—即第262节之亦的勒河。见该节注[11]。

[8]篾客惕—《元史》译作篾怯思、灭怯思、麦怯斯、麦各斯,即阿速国的首都Magas。该城于1239年遭到蒙哥所率领的蒙古军数月猛攻而毁灭。

[9]绵客儿绵客亦别—即第262节之乞瓦绵客儿绵,见该节注[13]。

[10]巴秃—《元史》作拔都。术赤第二子。钦察汗国的创建者。1236年,统率蒙古大军西征,征服伏尔加河不里阿耳。1237-1240年,征服钦察诸部及斡罗思各公国。1241年,进攻波兰、匈牙利等国。次年,得元太宗死讯,东归。后在伏尔加河下游建拔都萨莱城为都城,创建了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斡罗思的钦察汗国。元定宗贵由死后,大力支持蒙哥夺得大汗之位。1256年,病死。

[11]不里—察合台长子木秃坚之子。1235-1242年,曾参加西征。因他反对蒙哥为大汗,并曾于酒醉时辱骂拔都,蒙哥即位后,将他执送到拔都处,他遂被拔都杀死(见《史集》汉译本,第二卷,第160-161页)。

[12]古余克—即元定宗贵由。元太宗长子,母为乃马真皇后。1233年,奉旨率左翼军攻辽东,擒蒲鲜万奴。1235年,与拔都等西征。攻略阿速、斡罗思等地。西征中与拔都失和。1242年东归。1246年秋,即大汗位。杀大臣奥都剌合蛮。恢复太宗旧臣镇海、牙剌瓦赤等原职。1247年,命野里知吉带率军进驻波斯,以夹攻拔都。1248年春,亲率大军西征

蒙古秘史拔都,至横相乙儿(今新疆青河东南)病死(见《元史》卷2,《史集》第二卷)。

[13]蒙格—即元宪宗蒙哥。元太祖幼子拖雷正妻唆鲁禾帖尼所生长子。元世祖忽必烈同母兄。太宗七年(1235年),奉旨与拔都等西征。九年,破钦察部,擒其部长八赤蛮。进攻斡罗思。十一年,征服阿速国。宪宗元年(1251年),被拔都等宗王、诸将拥立为大汗,镇压太宗后裔、察合台后裔谋反。拘捕太宗孙失烈门等,处死从叛者按只、畅吉等。更改庶政,以亲信忙哥撒儿为大断事官,命弟忽必烈主管漠南、汉地军、政。改革弊政。二年夏,处死定宗皇后海迷失及失烈门母,流放从叛诸王。秋,命忽必烈征大理,弟旭烈兀征波斯。三年夏,命撒里等征印度、客失米儿。六年夏,议决大举攻宋。命宗王塔察儿率东路军攻荊襄。八年,亲率主力入四川。改命忽必烈统率东路军攻荊襄。九年,围攻合州钓鱼城(今四川合川东),屡攻不克。七月,病死于城下(见《元史宪宗纪》,《史集》第二卷)。

[14]《元史太宗纪》:“七年乙未(1235年)春……遣诸王拔都及皇子贵由、皇侄蒙哥征西域”。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