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221节_第230节

第220节

成吉思汗又对纳牙阿说:

“失儿古额秃老人和他的儿子阿剌黑、纳牙阿你们一同把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捉住,押送到朕处来时,途中走到忽秃忽勒讷兀惕地方,纳牙阿说:

‘咱们怎么能背弃自己的领主把他捉住送去呢?’

不忍舍弃,遂把他放走了。失儿古额秃老人与其子阿剌黑、纳牙阿来到(朕处)时,纳牙阿必勒只兀儿[1]说:

‘我们擒住自己的领主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送来时,不忍舍弃他,把他放走了。我们来为成吉思汗效力,若擒拿自己的汗送来,就会被认为:擒拿自己领主的人,今后怎么能信任呢?’

因为你说不忍舍弃自己的汗,在大道理上想到了不可背弃自己领主的道理,朕深为嘉许,曾说:‘可委任一个职务。’”

于是,(成吉思汗)降旨说:

“如今已命孛斡儿出管领右翼万户,赐木合黎以国王称号,命他管领左翼万户。如今,就让纳牙阿管领中军万户吧!”注释:[1]必勒只兀儿—蒙古语“雀”之意,纳牙阿的小名。

第221节

(成吉思汗)又说:

“者别、速别额台二人,可各自以其所得到、所收集的百姓,组成千户管领。”

第222节

(成吉思汗)又命牧羊者迭该把各处无户籍的百姓收集起来,组成千户管领。

第223节

又,木匠古出古儿管领的百姓不足,从各处收集百姓。他与扎答阑部人木勒合勒相处得很好。

(成吉思汗)说:

“古出古儿、木勒合勒二人可共同管领一个千户,互相商量着行事。”

第224节

共同建国、共历艰辛的功臣,被委任为千户长。每一千户编组为一个千户,委派了千户长、百户长、十户长。编组了万户,委任了万户长们。各万户长、千户长中,凡可给予恩赐者,给予了恩赐,颁发了恩赐圣旨。

成吉思汗降旨说:

“以前朕只有八十人做宿卫,七十名侍卫做轮番护卫。如今依靠长生天的气力,天地的佑护,平定了全国百姓,都归朕独自统治。如今,可从各千户中挑选人到朕处进入轮番护卫队、侍卫队中。选入的宿卫、箭筒士、侍卫,共满万人。”

成吉思汗又将挑选轮番护卫的旨意,宣谕各千户道:

“从万户长、千户长、百户长的儿子和白身人(自由民)的儿子中,挑选有武艺,身体、模样好的人,可到朕处效力的人,进入轮番护卫队。千户长的儿子被选入时,带伴从者(那可儿)十人、其弟一人同来。百户长的儿子被选入时,带伴从者(那可儿)五人、其弟一人同来。十户长的儿子、白身人的儿子被选入时,带伴从者(那可儿)三人、其弟一人同来,从其原居地准备好所骑的马和必需物品前来。来到朕面前效力的千户长的儿子及其伴从者十人,所需之物,应从其所属千户、百户征给;如果他有其父分给的家产,或自己有马匹、人夫,则除其私产外,仍应依照朕的规定(从其本千户、百户中)征给其余所需之物。百户长的儿子及其伴从者五人,十户长的儿子、白身人的儿子及其伴从者三人,也依此例,除其私产外,(从其本百户、十户中)征给其余所需之物。千户长、百户长、十户长及众人,听到朕的圣旨而违背者,以有罪论。选为朕的轮番护卫士而躲避者,不愿到朕处效力而以他人代替者,应予惩罚,流放到眼不见的远方。”

(成吉思汗)又说:

“有愿到朕身边效力,愿来朕处学习者,不可阻挡他前来!”

第225节

依照成吉思汗颁布的圣旨,从各千户中挑选了人,又依照圣旨,从百户长、

蒙古秘史十户长的儿子中挑选了人。以前有八十名宿卫,(如今扩充)成了八百名。(成吉思汗)说:

“可在八百名之上,(增加到)满一千名。”

又降旨说:

“选入宿卫队者,不得阻挡!”

又降旨说:

“也客捏兀邻[1]为宿卫长,掌管千人(宿卫队)。”

(成吉思汗)说:

“以前选取了四百名箭筒士。(现)由者勒蔑的儿子也孙帖额[2]担任选取的箭筒士的首长,可与秃格的儿子不吉歹[3]一同商量着行事。”

(成吉思汗)降旨道:

“箭筒士与侍卫一同轮番进入(值班,分为四班):也孙帖额为一班箭筒士长进入,不吉歹为一班箭筒士长进入,火儿忽答黑[4]为一班箭筒士长进入,剌卜剌合[5]为一班箭筒士长进入。箭筒士与侍卫按各班(轮值),箭筒士由上述各班箭筒士长率领(轮流)入值。箭筒士可增加满一千名,以也孙帖额为首长。”注释:

[1]也客捏兀邻—“捏兀邻”,即《元史》列传中所译的人名“纽邻”。此人氏族、事迹不详。那珂通世认为可能是晃豁坛氏蒙力克之子。

[2]也孙帖格—又译也孙脱格、也孙秃阿、叶孙脱。兀良合惕部人。者勒蔑之子。元太宗时仍为全体箭筒士首长兼第一箭筒士长。宪宗(蒙哥汗)元年(1251),因卷入皇位争夺的斗争,被处死(见《元史宪宗纪》)。

[3]不吉歹—札剌亦儿氏人。木合黎的堂兄弟秃格(统格)之子。即第278节之不乞歹。此人元太宗时仍为第二班箭筒士长。

[4]火儿忽答黑—氏族出身不详。此人即第278节之豁儿忽答黑,元太宗时仍为第三班箭筒士长。

[5]剌卜剌合—氏族出身不详。此人即第278节之剌巴勒合,元太宗时仍为第四班箭筒士长。

第226节

(成吉思汗)降旨说:

“以前与斡格列扯儿必一同进入的侍卫,可增加满一千名,由孛斡儿出的

蒙古秘史亲族斡格列扯儿必管领。一千名侍卫,由木合黎的亲族不合管领。一千名侍卫,由亦鲁该的亲族阿勒赤歹[1]管领。一千名侍卫,由朵歹扯儿必管领。一千名侍卫,由多豁勒忽扯儿必管领。一千名侍卫,由主儿扯歹的亲族察乃[2]管领。一千名侍卫,由阿勒赤的亲族阿忽台[3]管领。一千名侍卫,由阿儿孩合撒儿管领,由他管领(以前)选取的勇士们,平时为侍卫,作战时在(朕)前面站着为勇士。”

从各千户挑选来的侍卫,已达八千名;宿卫、箭筒士也各有一千名。共为一万名轮番护卫士。

成吉思汗降旨道:

“朕以在朕身边出力的一万名轮番护卫士,做朕的大中军!”注释:

[1]阿勒赤歹—札剌亦儿部人。第五位功臣、窝阔台的王傅亦鲁该的亲族。元太宗时,仍为侍卫长(见第278节)。[2]察乃—兀鲁兀惕氏人。主儿扯歹的亲族。元太宗初年,曾向太宗建议,在各处设置驿站,让使臣沿着驿站线往来,以免烦扰百姓,又与委兀儿台同任管营地长官,奉旨在各处旷野挖掘水井(见第279节)。[3]阿忽台—翁吉剌惕氏人。为德薛禅长子按陈的亲族。

第227节

成吉思汗又降旨道:

“分四班仑值(白天)班的侍卫,其长官委派如下:

不合管领一班轮番护卫士(客失克田、怯薛丹),整治其轮番护卫士入值;

阿勒赤歹管领一班轮番护卫士,整治其轮番护卫士入值;

朵歹扯儿必管领一班轮番护卫士,整治其轮番护卫士入值;

多豁勒忽扯儿必管领一班轮番护卫士,整治其轮番护卫士入值;

既已委派了四班的长官(四怯薛长),遂宣布进入值班的圣旨如下:

“进入值班时,一班的长官(怯薛长)亲自点全其值该班的轮番护卫士,进入值班,三天后换另一班。若轮番护卫士中有人误班(未到),则误班者应受杖责三下的教训;第二次误班,应受杖责七下的教训。若该人身体无病,又未向该班长官(怯薛长)请假而第三次误班,应受杖责三十七下的教训;这是该人已不愿为朕效力,当流放远方。各班长官(怯薛长)应再三将圣旨宣谕于轮番护卫士们。若未加宣谕,罪在各班长官。既已宣谕,而仍误班,则罪在误班的轮番护卫

蒙古秘史士。”

又降旨道:

“各班长官(怯薛长)不得倚仗长官的地位未经朕的允许擅自处罚与尔同等地为朕效力的轮番护卫士。若(护卫士)有违法者,可禀告于朕,当处斩者,由朕下令处斩,该杖责者,可令其卧倒受杖责。若各班长官倚仗长官地位,擅自动手责打与尔同等地为朕效力的轮番护卫士,以杖打的,就以杖处罚于尔,以拳打的,就已拳处罚于尔。”

第228节

成吉思汗降旨道:

“朕的轮番护卫士的地位,高于在外的各千户长;朕的轮番护卫士的牵从马者(阔脱臣)的地位,高于在外的各百户长、十户长。在外的千户长,若想攀比到与朕的轮番护卫士同等地位互相斗殴,则应惩罚该千户长。”

第229节

成吉思汗又降旨道:

“传旨于各班长官(怯薛长):箭筒士们(豁儿臣)、侍卫们(秃儿合兀惕)白天进入值班,各按各自的职务行事,日落之前向宿卫(客卜帖兀勒)交班,出外住宿。宿卫则于朕处值夜。箭筒士把弓箭,司膳(保兀儿臣)把食具交给宿卫后,出外去。在外住宿的箭筒士、侍卫、司膳们,在(第二天早晨)朕喝肉汤时,先坐在栓马处等候,并通知宿卫准备换班,等朕喝完肉汤后即可进入。箭筒士执其弓箭,侍卫值其岗守,司膳司其膳具,各司其职。各班轮番护卫士均应遵守此制度,依照此例行事。”

又降旨道:

“日落之后,若有人穿越宫帐(斡儿朵)前后行走,可逮捕之。宿卫逮捕了他宿下,明晨由宿卫审问。

宿卫来换班时,须交验符牌证件(别勒格)方可进入,交班者则交班给宿卫而出去。

宿卫夜间卧于宫帐周围。守在(宫帐)门前的宿卫,若见有人夜间欲闯门而

蒙古秘史入,可击破其头,砍断其肩。

夜间有急事来报告者,应先告知宿卫,与宿卫一同站在宫帐后面报告所要报告的事。

无论何人,不得坐在宿卫之前。未得宿卫允许,谁也不准进入(宫帐)。宿卫跟前,谁也不准行走。谁也不准从宿卫之间穿行,不准探问宿卫人数。在宿卫跟前行走或从宿卫中间穿行者,宿卫可逮捕他。有探问宿卫人数者,宿卫可将那人所骑的马连同鞍、辔和他所穿的衣服一并没收。”

(成吉思汗)说:

“额勒只格歹虽是朕的亲信,夜间在宿卫跟前行走,也被宿卫逮捕了。

蒙古秘史卷十

第230—246节

合儿鲁兀惕、畏兀儿的降顺,征服森林部落,豁里秃马惕部起义及被征服,贴卜腾格里的嚣张猖獗及被处死

第230节

成吉思汗降旨说:

“在有云的夜里,围卧在朕的有天窗的帐庐周围的老宿卫们,使朕得以安静地睡眠,使朕得以登临大汗宝座。

在有星的夜里,围卧在朕地管帐周围的吉庆的宿卫们,使朕得以安静地睡眠,使朕得以登临大汗宝座。

在飘摇的风雪中,在令人颤抖的严寒中,在倾泄的大雨中,站立着未曾稍歇,在朕的有编壁的帐庐周围守卫着的至诚的宿卫们,使朕得以心安,使朕得以登临安乐的宝座。

在汹涌而来的敌群中,朕的忠诚可靠的宿卫们,在朕的有地的帐庐[1]周围,不眨眼地保卫着。朕地桦皮箭筒稍一响动,朕的动作利索的宿卫们,就马上赶来。朕的柳木箭筒稍一响动,朕的健步如飞的宿卫们,就立刻赶到。

朕的吉庆的宿卫们,可称为老宿卫!

朕的与斡歌列扯儿必同时编组入队的七十名侍卫,可称为大侍卫!

阿儿孩合撒儿率领的勇士们,可称为老勇士!

也孙帖额、不吉歹等箭筒士,可称为大箭筒士!”注释:

[1]有地的帐庐—原文为“亦儿格台格儿”,旁译“地有的房子”。“亦儿格”,村上正二根据鄂尔多斯方言,释为:“围在蒙古包外边,可以卷起的大毡子。”道润梯步说:“科尔沁方言称炕沿为‘亦儿格’,这里也许指有地炕的高级蒙古包而言。”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