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201节_第210节

第201节

札木合听了后,说道:

“想当年年轻时,咱俩在豁儿豁纳黑草原上互相结为安答(义兄弟),一起吃消化不掉的(很多)食物,一起说忘不了的话,同盖一条被子睡在一起。后来被外人挑唆,被他人离间,咱俩分离了。我曾对人说过嫉妒你的话,所以不敢老着脸皮来亲近你,羞于见大汗安答你温暖的脸。回想起我以前说过的话,我不能不脸红,羞于与有恒心的安答你真诚的脸相见。

“如今大汗安答你降恩,仍愿与我作友伴。但我以前当与你作友伴时,不曾与你作友伴,如今安答你已平定全国,兼并邻部,汗位已归属于你,天下已定,我与你作友伴又有何用?(我若不死,)只怕会使安答你夜里睡不安稳,白天不

蒙古秘史能安心,只怕会成为你衣领上的虱子,衣襟内的刺。我是一个病很多的人,离开安答你另搞一套,以致走上错路。

“在这一生中,安答你与我二人的名声,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地,人人皆知。安答你有贤明的母亲,生下你这位豪杰,你有能干的弟弟们,你的友伴皆为英豪,你有七十三个战马(般的豪杰),因此我被安答你所打败。而我自幼就失去了父母,又无兄弟,妻子是个长舌婆,友伴没有可依靠的,因此被天命有归的安答你所打败。

“安答你降恩吧,令我速死,以安安答你的心。安答你降恩处死我吧,但愿不流血而死去就好。我死之后,请将我的骨埋葬在高地,我将长久保佑你的子子孙孙。我是你的旁支亲族所生,被出自旺族的安答你的威灵所屈服。我所说的话请别忘了,你们可早晚想着商议。如今请赐我速死。”

成吉思汗听了他的这些话后说:

“我这位安答虽曾离我而去,虽对我们满口讥议,但尚未听说他想害我的命,他是个可让人们向他学习的人。他不愿活,之求赐死。我令人占卜,并未入卦。无缘无故害他命是不合适的。我们是讲道理的人。现在就讲一讲处死他的理由,可以去告诉他:以前(你的部下)绐察儿和(我的部下)拙赤答儿马剌因抢夺马群而发生争端,你札木合安答不该妄行攻伐,攻我于答阑巴勒渚惕地方我避入者列捏峡谷。如今我欲与你为友伴,你不肯。我惜你命,你却只求一死。现在我就依从你的请求,让你不流血而死。”

成吉思汗降旨道:

“可(将札木合)不流血处死,不得暴露其骨撇弃,宜以厚葬。”

札木合遂被(装入袋中窒息)处死,他的骨被埋葬了。

第202节

平定了有毡帐的百姓,虎儿年(丙寅,1206年)聚会于斡难河源头,树立起九脚白旄旗纛。在那里,被尊为成吉思汗。

在那里,木合黎受封国王称号[1];者别受命出征,去追袭乃蛮部的古出鲁克汗[2]。

整治了蒙古百姓,成吉思汗降旨道:

“共同建国有功者,在编组各千户时,封授为千户长。”

所封授的千户长之名如下:

1,蒙力克父亲[3]

蒙古秘史2,孛斡儿出[4]3,木合黎国王[5]4,豁儿赤[6]5,亦鲁该[7]6,主儿扯歹[8]7,忽难[9]8,忽必来[10]9,者勒蔑[11]10,秃格[12]11,迭该[13]12,脱栾[14]13,汪古儿[15]14,出勒格台[16]15,孛罗忽勒[17]16,失吉忽秃忽[18]17,古出[19]18,阔阔出[20]19,豁儿豁孙[21]20,许孙[22]21,忽亦勒答儿[23]22,失鲁孩[24]23,者台[25]24,塔孩[26]25,察合安豁阿[27]26,阿剌黑[28]27,锁儿罕失剌[29]28,不鲁罕[30]29,合剌察儿[31]30,阔可搠思[32]31,速亦客秃[33]32,乃牙阿[34]33,冢率[35]34,古出古儿[36]35,巴剌斡罗纳儿台[37]

蒙古秘史36,答亦儿[38]37,木格[39]38,不只儿[40]39,蒙古兀儿[41]40,朵罗阿歹[42]41,孛坚[43]42,忽都思[44]43,马剌勒[45]44,者卜客[46]45,余鲁罕[47]46,阔阔[48]47,者别[49]48,兀都台[50]49,巴剌扯儿必[51]50,客帖[52]51,速别额台[53]52,蒙可合勒札[54]53,忽儿察忽思[55]54,苟吉[56]55,巴歹[57]56,乞失里黑[58]57,客台[59]58,察兀儿孩[60]59,翁吉阑[61]60,脱欢[62]61,帖木儿[63]62,篾格秃[64]63,合答安[65]64,抹罗合[66]65,朵里不合[67]66,亦都合歹[68]67,失剌忽勒[69]68,倒温[70]69,塔马赤[71]

70,

合兀阑[72]

71,

阿勒赤[73]

72,

脱卜撒合[74]

73,

统灰歹[75]

74,

脱不合[76]

75,

阿只乃[77]

76,

秃亦迭格儿[78]

77,

薛潮兀儿[79]

78,

者迭儿[80]

79,

斡剌儿驸马[81]

80,

轻吉牙歹[82]

81,

不合驸马[83]

82,

忽邻勒[84]

83,

阿失黑驸马[85]

84,

合歹驸马[86]

85,

赤古驸马[87]

86,

阿勒赤驸马[88]等翁吉剌惕三千户长

87,

不秃驸马[89]等亦乞列思二千户长

88,

汪古惕部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驸马[90]等汪古惕五千户长

除森林部落外,成吉思汗任命的蒙古国的千户长,为九十五千户长。注释:

[1]木合黎受封国王封号—据《元史》《太祖纪》卷119《木华黎传》及《元朝名臣事略》卷1所引《东平王世家》,木合黎受封国王,为丁丑年(1217年)秋八月之事,《秘史》此处误记此事为1206年蒙古建国时之事。

[2]者别受命出征,……古出鲁克汗—据《亲征录》、《史集》,此为戊寅年(1218年)之事,《秘史》误记于丙寅虎年(1206年)蒙古建国之年。

[3]蒙力克父亲—见第59节注[1]。

[4]孛斡儿出—见第90节注[3]。

[5]木合黎—见第137节注[5]。

[6]豁儿赤—尼伦蒙古巴阿邻氏人,萨满教徒、巫师。早在1189年帖木真首次称汗前,他就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并向帖木真预告了上天让帖木真当国主的神告。当时帖木真为利用萨满教对百姓的巨大影响,答允他:如果当了国主,就封他为万户长,让他自选三十个美女为妻。蒙古建国后,成吉思汗封他为功臣、千户长,并履行诺言,对他降旨道:“可

蒙古秘史从归附的百姓中,选取美女三十人为妻。”后又命他在三千户巴阿邻部人之外,加上赤那思、帖良古惕等部,凑足一万户,都归他管领,让他在直到额儿的失河(今额尔齐斯河)沿岸为止的森林狩猎部落地区自由自在驻扎,镇守森林狩猎部落。后因道豁里秃马惕部选取美女为妻,激起豁里秃马惕人起义反抗。见第120、121、207、241节。[7]亦鲁该—《史集》作亦鲁格,为札剌亦儿部人。据《史集》载:其父合丹是成吉思汗的侍从。后来,成吉思汗将亦鲁该及其管领的千户给了窝阔台,因为他曾做过窝阔台幼年时的看护人,对窝阔台有过父亲般的关怀。窝阔台汗(元太宗)在位时,亦鲁该很受人尊重,是一位可敬的长者和军队长官(《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153页;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77页)。据《秘史》第243节载:成吉思汗将亦鲁该、迭该二人委派给窝阔台为王傅。

[8]主儿扯歹—见第130节注[1]。

[9]忽难—尼伦蒙古格泥格思氏人。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忽难就已带着格泥格思部人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见第122节)。成吉思汗称他为“黑夜离得雄狼,白天的乌鸦”,屠寄解释说,这是说他“贪袭强敌,而又善收集诸部迸散之种人也。”(《蒙兀儿史记》卷40《忽难传》)后来,成吉思汗委派他为术赤的王傅兼万户长(见第210、243节)。

[10]忽必来—见第100节注[5]。[11]者勒蔑—见第97节注[2]。

[12]秃格—见第137节注[7]。

[13]迭该—尼伦蒙古别速惕氏人。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迭该与其第古出古儿一起脱离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迭该担任帖木真护卫队中的火你赤(牧羊官)。迭该多年随从帖木真,为其忠实亲信。成吉思汗称帝后,对其亲信迭该、忽难、阔可搠思、兀孙老人四人说:“你们四人,凡是看见的、听见的,从不隐匿地告诉朕,并且常把所知道的、所想到的事对朕说。”成吉思汗命迭该把各处无户籍的百姓收集起来,组成一个千户归他管领。后来,又将他连同所管千户给了窝阔台,让他与亦鲁该一同辅佐窝阔台。见第120、210、216、222、243节。

[14]脱栾—见第191节注[4]。

[15]汪古儿—见第120节注[3]。[16]出勒古台—即第120节之赤勒古台,速勒都思氏人。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就已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忠诚效力,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

[17]孛罗忽勒—见第137节注[9]。

[18]失吉忽秃忽—见第135节注[1]。

[19]古出—即第114节之曲出。他是约1180年秋帖木真利用王汗、札木合兵力击溃三姓篾儿乞惕人后,在兀都亦惕篾儿乞惕营地上拾得的五岁男孩。是诃额仑的四个养子之一。

蒙古秘史自幼由诃额仑抚养长大,多年为帖木真及其家族忠勤效力,充当帖木真的耳目,故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后来,成吉思汗将他连同所管千户给了诃额仑、贴木格,作他们的辅弼大臣,见第114、138、143节。

[20]阔阔出—尼伦蒙古别速惕氏人。他是约1182年帖木真离开札木合后,在泰亦赤兀惕部属部别速惕部营地上拾得的小孩。是诃额仑的四个养子之一。自幼诃额仑抚养长大,多年为帖木真及其家族忠勤效力,充当帖木真的耳目。故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后来,成吉思汗将他连同所管千户给了诃额仑、贴木格,作他们的辅弼大臣,见第119、138、143节。

[21]豁儿豁孙—即《元史》卷134《撒吉思传》之火鲁和孙,《史集》所载拥戴蒙哥即位之大异密(相当于大那颜)(汉译本第二卷,第241-242页)。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并被委派给诃额仑、贴木格斡赤斤为辅弼大臣。(见第243节)斡赤斤死后,辅佐其孙塔察儿。《元史撒吉思传》曰:“撒吉思,回鹘人……初为太祖弟斡真(即贴木格斡赤斤)必阇赤,领王傅。斡真薨,长子只不干早世,嫡孙塔察儿幼,庶兄脱迭狂恣,欲废嫡自立。撒吉思与火鲁和孙驰白皇后,乃授塔察儿以皇太弟宝,袭爵为王。撒吉思以功与火鲁和孙分治:黑山以南撒吉思理之,其北火鲁和孙理之。”

[22]许孙—即兀孙老人,尼伦蒙古巴阿邻氏人,萨满教徒、巫师。兀孙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前就已脱离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多年忠诚、驯顺地为帖木真效力。成吉思汗称帝后,曾对兀孙等四个亲信说:“你们四人,凡是看见的、听见的,从不隐匿地告诉朕,并且常把所知道的、所想到的事对朕说。”因此,蒙古建国后,他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后来,成吉思汗因帖卜腾格里(天使神巫)阔阔出跋扈难驯,危机其帝位,遂杀掉阔阔出,立兀孙这个驯顺的亲信为萨满教首领别乞,让兀孙穿白衣、骑白马,坐在高座上主持祭祀,选算年月吉凶。见第120、210、216节。

[23]忽亦勒答儿—见第130节注[2]。

[24]失鲁该—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注曰:“《元史麦里传》:‘麦里,彻兀台氏。祖雪里坚那颜,从太祖与王罕战,同饮班真河水,以功受千户,领彻里台部。’雪里坚,即失鲁孩音转。”屠寄曰:“彻兀台,即沼兀列亦惕(照烈)之音转。”(《蒙兀儿史记》卷3)

[25]者台—《秘史》又译哲台、哲歹。忙忽惕氏人。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者台就与其弟多豁勒忽一起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兄弟二人均任护卫队中的箭筒士。拖雷幼年被塔塔儿人合儿吉勒失剌劫持,者台与者勒蔑同杀合儿吉勒失剌,救出拖雷命。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忠勤效力,且有救拖雷命之功,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后被委派给拖雷,与巴剌同辅佐拖雷。见第120、124、214、243节。

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认为即与者台其弟多豁勒忽扯儿必连书的朵歹扯儿必,但者台与朵歹对音不符;又缺乏充足证据确认者台与朵歹为同一人。

[26]塔孩—《秘史》又译塔乞、塔海、答孩。迭儿列勤蒙古速勒都思氏人。1189年帖

蒙古秘史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就已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担任护卫队中的受命完成使命的使臣。1189年,与速客该同为使者,将帖木真称汗的消息告知王汗。约1193年,奉命与速客该同去迎接穷困潦倒地从西辽回来的王汗。1203年春,曾追随帖木真至巴勒渚纳,同饮浑水。同年夏,征服客列亦惕部后,以功受赐只儿斤部人一百名。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后随豁儿赤镇守森林狩猎民地区。见第120、124、126、151、186、207节及《元史》卷129《阿塔海传》。

[27]察合安豁阿—即第120节之捏兀歹察合安兀哇,见第120节注[13]。

[28]阿剌黑—见第149节注[2]。

[29]锁儿罕失剌—蒙古速勒都思氏人。四杰之一赤老温的父亲。原为泰亦赤兀惕部贵族脱朵格的属民。帖木真少年时曾被泰亦赤兀惕部贵族擒获,后逃出,由于锁儿罕全家人的掩护才得以脱险。因他对帖木真有救命之恩,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世袭答剌罕。见第82-87、146、219节。

[30]不鲁罕—即《元史》卷135《忽林失传》之不鲁罕罕札,为尼伦蒙古八鲁剌思氏人。该传曰:“忽林失,八鲁剌氏。曾祖不鲁罕罕札,事太祖,从平诸国,充八鲁剌思千户。”

[31]合剌察儿—尼伦蒙古八鲁剌思氏人。早在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就已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并被委派给察合台为其辅佐大臣,见第120、243节。

[32]阔可搠思—《秘史》又译阔阔搠思、阔客搠思,尼伦蒙古巴阿邻氏人。早在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就已随豁儿赤、兀孙等人离开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他是帖木真多年忠诚亲信,经常把所知道、所想到的事说给帖木真听。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成吉思汗降旨道:“察合台为人暴烈,让行仔细的阔可搠思早晚在他身边,把你想到的事说给他听。”阔可搠思遂受命做了察合台的王傅。见第120、210、216、243节。

[33]速亦客秃—即第120、191节之雪亦客秃扯儿必。尼伦蒙古晃豁坛氏人。据《史集》说,他是脱栾扯儿必之弟,蒙力克之子(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274页)。早在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脱离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担任护卫队中的司膳。1204年帖木真出征乃蛮塔汗之前,受任为六名扯儿必(近侍官)之一。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见第120、124、191节。

[34]乃牙阿—即第149、197节之纳牙阿。见第120节注[3]。

[35]冢率—《秘史》又译种索、种赛、种筛。尼伦蒙古那牙勤氏人。早在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脱离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忠勤效力,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并被委派给诃额仑、贴木格为辅佐大臣。见第120、243节。

[36]古出古儿—尼伦蒙古别速惕氏人。第十一位功臣迭该之弟。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随其兄迭该脱离札木合投奔了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后,他担

蒙古秘史任护卫队中的木匠兼修车匠。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忠勤效劳,成吉思汗称帝后,封他为功臣千户长,命他从各处收集百姓组成一个千户,归他管领,其友札答兰氏人木勒合勒忽协助他掌管这个千户。见第120、124、223节。

[37]巴剌斡罗纳儿台—尼伦蒙古斡罗纳儿氏人。钱大昕《元史氏族表》引《元统癸酉进士录》:“濮州蒙古军户买闾,斡罗台氏,曾祖八郎千户。”八郎,即巴剌,斡罗台,即斡罗纳儿台。

[38]答亦儿—又译歹亦儿、带儿。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以为此人即兀洼思篾儿乞惕部首领答亦儿兀孙,献女忽阑被,故以外戚列入功臣受封。

但《史集》中,载有名答亦儿之帖木真部将二人:其一,为晃豁坛氏人,蒙力克的子孙,受封为千户长,委派给了窝阔台。其二,为成吉思汗从讹答剌进攻不花剌途中之前锋将答亦儿把阿秃儿,招降了讷儿城。

在这三个答亦儿中,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的答亦儿究竟是哪个,尚难以确定。但以、蒙力克的子孙、晃豁坛氏人答亦儿,可能最大。因他确实受封为千户长。其他二个答亦儿,文献上皆未明言受封为千户长。

[39]木格—又译蒙哥、忙哥。翁吉剌惕部人。由于多年担任帖木真护卫士,忠勤效力,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并被委派给察合台为辅佐大臣。见第243节。又,《元史》卷133《孛兰奚传》曰:“孛兰奚,雍吉烈(即翁吉剌惕)氏,世居应昌。祖忙哥,以后族备太祖宿卫。”

[40]不只儿—又译卜只儿、布智儿,塔塔儿部人。《元史》卷123《布智儿传》曰:“布智儿,蒙古脱脱里台氏(即塔塔儿氏)。父纽儿杰……父子俱事太祖。……从征回回、斡罗思等国,每临阵,布智儿奋身力战。……纽儿杰卒,宪宗(蒙哥汗)以布智儿为大都行天下诸路也可扎鲁忽赤……。”

屠寄《蒙兀儿史记》卷3,以为此不只儿即《秘史》第191节之不察阑扯儿必,村上正二赞同其说,并认为此人也即《史集》所载兀鲁兀惕部贵族怯台之弟、千户长不只儿(《亲征录》译作薄察,《元史太祖纪》译作薄刹。《史集》又作不臣(《史集》汉译本第二卷第267页,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70页))。

[41]蒙古兀儿—又译蒙客兀儿。成吉思汗称帝后,封他为功臣千户长,并将他委派给术赤为辅佐大臣(见第243节)。据《史集》载,他是撒勒只兀惕部人,拔都汗在位时,他掌管钦察汗国的左翼军(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75页)。

[42]朵罗阿歹—《史集》作都剌带宝儿赤。据《史集》载,此人为札剌亦儿部人亦鲁该(第六位功臣千户长)之弟,曾任司膳。成吉思汗死后,为拖雷的部下。拖雷死后,元太宗降旨,将他及一千户雪你惕人,二千户速勒都思人拨归阔端管领(《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80-381页)

[43]孛坚—又译孛罕,尼伦蒙古兀鲁兀惕氏人。原为帖木真的护卫士,由于多年忠勤

蒙古秘史效力,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元史》卷135《忽都传》曰:“忽都,蒙古兀带罗氏人,父孛罕,事太祖,备宿卫。”

[44]忽都思—尼伦蒙古巴鲁剌思氏人。第八位功臣忽必来之弟。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忽都思就已随其兄忽必来脱离札木合归附了帖木真。由于多年忠勤效力,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

村上正二认为此忽都思即第191节之忽都思合勒潺。但据《史集》载,忽都思合勒札为巴阿邻部分支速合讷惕部人(见第191节注[12]),与此巴鲁剌思氏人、忽必来之弟忽都思并非同一人。

[45]马刺勒—此人氏族、事迹均不详。在《秘史》中,此人仅一见于第202节,其他史籍上也未见其事迹。待考。

[46]者卜客—见第137节注[4]。[47]佘鲁罕—又作朔鲁罕,札剌亦儿部人。《元史》卷131《奥鲁赤传》曰:“奥鲁赤,札剌台人。曾祖豁火察,骁果善骑射,太祖出征,每提兵为前驱。祖朔鲁罕,有胆力,尝被谗不许入见,一日俟驾出,趋前曰:‘臣无罪。若有罪,速杀臣,臣将从先帝(指也速该)于地下,不然赦臣,愿得自效。‘帝笑而复用之。辛未(1211年),与金人交战于野狐岭,中流矢,战愈力,克之。既还,拔矢,血出昏眩,帝亲抚视,傅以药,竟不起。”村上正二认为,此佘鲁罕或朔鲁罕即《史集》所载帖木真部下札剌亦儿人拙赤答儿马剌(见第128节)之弟拙赤札兀儿罕(《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150页)。[48]阔阔—此人氏族、事迹均不详,待考。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以为此阔阔即《元史》卷123《阔阔不花传》按摊脱脱里氏阔阔不花之略称,其说缺乏充足根据。

[49]者别—见第147节注[1]。

[50]兀都台—此人氏族、事迹均不详。待考。

[51]巴剌扯儿必—札剌亦儿部人。薛扯朵黑之子,阿儿孩合撒儿之弟。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随其父、兄脱离札木合归附帖木真。他多年在帖木真身边忠勤效力,曾任帖木真的近侍官(扯儿必)。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据《史集》记载,1222年春,他奉旨率军渡过印度河追击花剌子模王札兰丁,后来追了几个月也没有追到札兰丁,由于不耐暑热,便掠夺了印度的一部分地区返回了(《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08-309页)[52]客帖—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与忽难、蒙古兀儿同被委派给术赤为辅佐大臣。村上正二认为即《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76页)所载术赤的千户长许慎氏人旭失台的本名。

[53]速别额台—见第120节注[9]。

[54]蒙哥合勒札—尼伦蒙古忙忽惕氏人。忽亦勒答儿(畏答儿)之子。《亲征录》作木哥汉札,《史集》作蒙哥合勒札,《元史》卷121《畏答儿传》作忙哥,《太宗纪》作

蒙古秘史蒙古寒札。蒙古建国后,因其父有大功、殉难袭封为功臣千户长。后率忙忽惕部军随木合黎征金有功。元太宗时,封为泰安郡王,受封泰安州民二万户。

[55]忽儿察忽思—此名为基督教洗礼名,此人可能为基督教徒较多的客列亦惕部人。此人事迹不详。待考。

[56]苟吉—第277节作掌吉,为窝阔台汗时的大臣。《元史宪宗纪》作畅吉。此人在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窝阔台汗时为大臣。蒙哥汗即位之初,因卷入窝阔台后裔、察合台后裔诸王反对蒙哥汗的斗争,被蒙哥汗处死(见《宪宗纪》,《史集》汉译本第二卷第249-251页)。

[57]巴歹—见第169节注[3]。

[58]乞失里黑—见第169节注[4]。

[59]客台—又译怯台、可忒、迄忒、纥忒。尼伦蒙古兀鲁兀惕氏人。第六位功臣主儿扯歹之子。袭父位为千户长。1213年秋,与弟薄察同奉旨率军攻打居庸北口,后又奉旨与哈台驸马围中都。元太宗时,封德清郡王,受封德州民二万户(见《元史》卷120《术赤台传》)。

[60]察兀儿孩—又译察兀儿罕、察忽儿罕。蒙古兀良合惕氏人。者勒蔑之弟。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脱离札木合归附帖木真。后充当合撒儿的那可儿(伴从者、亲兵)。1203年夏,奉帖木真之命出使到王汗处,侦知王汗毫无防备,正搭起金帐宴饮,遂将此情况报告帖木真。帖木真下决心连夜奔袭,消灭了客列亦惕部。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并被委派给皇弟合赤温之子阿勒赤歹为辅佐大臣(第120、243节,《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83-185页)

[61]翁吉阑—此名为翁吉剌惕的单数形,此人多半为翁吉剌惕部人。其事迹不详,待考。

[62]脱欢—迭儿列勤蒙古许慎氏人。孛罗忽勒(博儿忽)之子。《元史》卷119《博儿忽传》曰:“博儿忽,许兀慎氏,事太祖为第一千户,殁于阵。子脱欢袭职,从宪宗四征不庭,有拓地功。”

[63]帖木儿—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注曰:“多桑《蒙古史》载:‘贵由汗死后,皇后斡兀立海迷失派遣哈剌和林的总管帖木儿参加阿勒克山诸王会议。’此即帖木儿。”村上正二认为此人可能即《史集部族志》所说成吉思汗时代的雪你惕氏那颜帖木儿(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163-164页)。

[64]篾格秃—又译蒙格秃。窝阔台汗即位后,奉旨与斡豁秃儿同领军增援以前出征巴格达的搠儿马罕(见第270节)。

[65]合答安—塔儿忽惕部人。即第120、174节之合答安答勒都儿罕。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脱离札木合归附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担任护卫队中的司膳。1203年春哈阑真沙陀之战后,他从王汗处抛弃自己的妻、子逃回来,追随帖木真。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窝阔台汗时,掌管全部宿卫士。见第120、124、174、

蒙古秘史节。

[66]抹罗合—此人氏族、事迹均不详。待考。

[67]朵里不合—氏族、事迹不详。待考。

[68]亦都合歹—又作亦都忽歹。成吉思汗称帝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奉旨与合剌察儿、蒙客同辅佐察合台(见第243节)。

[69]失剌忽勒—客列亦惕部人。《元史》卷134《也先不花传》曰:“也先不花,蒙古怯烈(即客列亦惕)氏。祖曰昔剌斡忽勒,兄弟四人,长曰脱不花,次曰怯烈哥,季曰哈剌阿忽剌。方太祖微时,怯烈哥已深自结纳,后兄弟四人皆率部属来归。太祖以旧好,遇之特异他族,命为必阇赤长,朝会燕飨,使居上列。昔剌斡忽勒早世,其子孛鲁欢幼事睿宗(拖雷),入宿卫。宪宗(蒙哥汗)即位,与蒙哥撒儿密赞谋议,拜中书右丞相,遂专国政。”蒙哥汗亲信大臣孛鲁欢之父昔剌斡忽勒即此失剌忽勒。

[70]倒温—氏族、事迹不详。待考。

[71]塔马赤—氏族、事迹不详。待考。

[72]合兀阑—村上正二认为即《亲征录》作载十三翼之战中帖木真第三翼军中之阿答儿斤部首领木忽儿好兰,“好兰”与“合兀阑”对音相符。《史集》作木忽儿忽兰,为成吉思汗右翼军中的千户长,《史集》说:“‘忽兰’是‘锯’的意思。由于他(说话)叫人讨厌,故被称为忽兰。他是个高个儿。”(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368页)

[73]阿勒赤—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注曰:“《元史》《速不台传》右裨将阿里出,《宪宗纪》载:阿里出等‘务持两端,坐诱诸王为乱,并伏诛’。阿里出即此阿勒赤。”

[74]脱撒合—氏族、事迹不详。待考。

[75]统灰歹—氏族、事迹不详。那珂通世认为即田镇海,屠寄以为即耶律秃花,皆缺乏充足证据。

[76]脱不合—又译脱不花,客列亦惕部人。即昔剌斡忽勒长兄脱不花。见注[69]所引《元史》卷134《也先不花传》之文。

[77]阿只乃—那珂通世认为即《元史》卷121《按竺迩传》之汪古部人按竺迩或卷131《怀都传》之斡罗纳儿氏人阿术鲁。《按竺迩传》曰:“按竺迩,雍古(即汪古)氏。其先居云中塞上,父公为金群牧使。岁辛未(1211年),驱所牧马来归太祖,终其官。按竺迩……年十四,隶皇子察合台部。……太祖西征寻思干、阿里麻里等国,以功为千户。丁亥(1227年),从征积石州,先登,拔其城。围河州,斩首四十级。破临洮,攻德顺,斩首百余级。攻巩昌,驻兵秦州。太宗即位……以按竺迩为元帅……”《怀都传》曰:“怀都,斡鲁纳台氏。祖父阿术鲁,与太祖同饮黑河水,屡从征讨,赐银印,总大军伐辽东女真诸部。复帅师讨西夏,大战于合剌合察儿,擒夏主,太祖命尽赐以夏主遗物。继总军南伐,攻拔信安、下宿、泗等州,诸王塔察儿以阿术鲁年老,俾其子不花袭职。”

[78]秃亦迭格儿—氏族、事迹不详。待考。

[79]薛潮兀儿—又译失乞兀儿、薛赤兀儿、失丘儿。豁罗剌思部人。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脱离札木合归附帖木真。帖木真第一次称汗后,与主儿勤氏贵族薛扯等举行宴会,他担任主膳者,被薛扯的母亲责打。他是帖木真的亲信,多年为帖木真忠勤效劳,故成吉思汗称帝后,封他为功臣千户长。见第120、130节。[80]者迭儿—那珂通世认为此人即第170节所载首先发现王汗从卯温都儿山前追来的牧马人牙的儿,《亲征录》作也迭儿(《成吉思汗实录》卷8注)。屠寄引《元史》卷123《直脱儿传》:“直脱儿,蒙古氏,父阿察儿,事太祖为博儿赤(司膳)。直脱儿从太宗征钦察、康里、回回等部有功。”认为“直脱儿”读音与“者迭儿”甚合,即此者迭儿。

[81]斡剌儿驸马—村上正二认为此人为成吉思汗母亲诃额仑之弟,斡勒忽讷惕部人。据《史集》载,诃额仑之弟为泰出驸马,娶成吉思汗之幼女阿勒塔鲁罕(又名阿勒塔伦)为妻,泰出驸马之父为兀剌儿驸马(《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267-268页)。

[82]轻吉牙歹—迭儿列勤蒙古斡勒忽讷惕部人。早在1189年帖木真第一次称汗之前,他就已投奔了帖木真(见第120节)。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忠勤效力,在成吉思汗称帝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史集成吉思汗军册》中为右翼第四位千户长。

[83]不合驸马—那珂通世认为此不合,又译不花、抹歌,为札剌亦儿部人,古温兀阿之子,木合黎之弟。村上正二据《史集》记载,认为此不合驸马,为伯岳吾氏人,即成宗皇后卜鲁罕的祖父。

[84]忽邻勒—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注曰:“斡难河之战,泰赤乌部之一将领,《亲征录》作忽怜,《史集》作忽里勒把阿秃儿者,战败后投奔乃蛮,与此忽邻勒同名,但不应在蒙古建国功臣之列。《元史宪宗纪》元年‘诱诸王为乱伏诛’之诸臣中,有曲怜,似即此忽邻勒。”

[85]阿失黑驸马—那珂通世《成吉思汗实录》卷8以为第206节成吉思汗对豁儿赤所降圣旨“在三千户巴阿邻部人之上,再添加塔孩、阿失黑二人同管的阿答儿斤部的赤那思及脱斡劣思、帖良古惕诸部,共满一万户,归(你)豁儿赤管领”中的阿失黑即此阿失黑驸马,并认为他与塔孩同为速勒都思部人。

[86]合歹驸马—斡亦剌惕部人。该部首领忽都合别乞之子,又译哈答,又名亦纳勒赤,娶术赤之女火雷(又译豁雷罕、火鲁)为妻(见《元史诸公主表》延安公主位,《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195页)。1213年秋,奉旨与兀鲁兀惕部人怯台率军包围金中都城(见《亲征录》)。

[87]赤古驸马—又译赤窟、赤苦、赤渠。翁吉剌惕氏人。德薛禅之子按陈之子,娶成吉思汗第四女秃马伦(又译秃满伦)。1212年秋,与拖雷同率军,尽克德兴府境内诸堡而还。后来,成吉思汗授以翁吉剌惕等部四千骑,命他驻守秃马惕地区(见《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265页,第一卷第二分册第88页,《元史诸公主表》郓国公主位,《亲征录》)。

[88]阿勒赤驸马—《元史》译作按陈,翁吉剌惕氏,德薛禅长子,孛儿贴皇后之弟,

蒙古秘史又名迭儿客驸马。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功臣千户长,管领翁吉剌惕部三千户。后从征花剌子模国、平西夏,皆有战功。元太宗四年(1232年),封河西王。八年,受赐济宁路三万户。成宗初年,追封济宁王,谥忠武(《元史》卷118《特薛禅传》,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一分册第264-265页)。

[89]不秃驸马—见第120节注[16]。

[90]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驸马—见第182节注[4]。

第203节

成吉思汗又对包括驸马们在内的人同降旨道:

“这些任命的九十五千户长,委付以千户。”

成吉思汗降旨道:

“其(九十五千户长)中有(特殊)功勋者,赐予恩典。可命孛斡儿出、木合黎等那颜前来。”

这时,失吉忽秃忽在宫帐内,(成吉思汗)对失吉忽秃忽说:

“你去召请他们来。”

失吉忽秃忽说:

“孛斡儿出、木合黎等人立的功比谁多?他们出的立起比谁多?若要赐予恩典,我立的功难道少吗?我出的力气难道少吗?我自幼在摇车里时,就在您家的高门限里,直到嘴边长出胡须,始终没有出过差错。我卧在您的脚后,被您当作儿子养育;我卧在您的身边,被您当作弟弟养育。如今赐给我什么恩典呢?”

成吉思汗听了这些话后,对降旨失吉忽秃忽说:

“你不是朕的六弟吗?朕将依照封赐诸弟的分例,封赐义弟你。又因为你的功劳多,赦免你九次犯罪不罚。”

又降旨说:

“蒙长生天佑护,平定了全国百姓,你可充当朕的耳目。依照从全国百姓中分封朕的母亲、诸弟、诸子以分民[1]之例,可将有毡帐的百姓(游牧民)、有门板的百姓(定居民)分一些给你。无论何人,不许违背你说的话。”

又降旨说:

“在全国百姓中,你可惩治盗贼和欺诈者,按道理应该处死的处死,应该惩罚的惩罚!”

遂封他为(全国)最高断事(官)[2]。又降旨说:

“把全国领民的分配情况和所断的案件都写在青册[3]上面。凡是失吉忽秃

蒙古秘史忽与朕议定而写在青册白纸上的规定,直到子子孙孙,永远不得更改,更改的人要治罪。”

失吉忽秃忽说:

“像我这样的义弟,怎么可以取得(与皇弟)同样多的一份呢?若蒙恩赐,可赐予一些城市百姓,任凭大汗恩赐吧。”

成吉思汗回答说:

“这就由你自行斟酌而定吧。”

失吉忽秃忽自请而获恩赐后,就出来宣召孛斡儿出、木合黎等那颜进去。注释:

[1]分民—原文为“忽必亦儿坚”,旁译“分子百姓”。

[2]最高断事(官)—原文为“古儿迭额列因札儿忽”,旁译“普上的断事”。

[3]青册—原文为“阔阔迭儿帖儿”,旁译“青册”。蒙元文献上称作“青册”或“户口青册”,为用墨字写在白纸书册上的登记户口的户籍册,青即黑之意。《元史武宗纪》载:至大元年(1308年)九月“癸亥,万户也列门合散来自薛迷思干等城,进呈太祖时所造户口青册”。“户口青册”,常见于《元典章》、《通制条格》中。

第204节

成吉思汗对蒙力克父亲降旨说:

“您与我们共生共长,您有福有吉庆,您对朕的功劳、恩惠很多。例如其中有一件事:当王汗、桑昆安答二人用诡计骗朕去时,途中宿在蒙力克父亲家里,若非蒙力克父亲您劝阻,朕就会坠入有漩涡的水中,落入有红焰的火中。朕深感您的恩德,直至朕的子子孙孙,永不忘记!朕感念您的功德,特设此座于旁,请您坐。请您每年之中、每月之中能有时来参加商议。朕将俸禄颁赐给您,直至您的子子孙孙,永远享有。”

第205节

成吉思汗又对孛斡儿出降旨说:

“年轻时,(朕的)八匹银灰色骟马被抢走了,追赶了三天,在途中与你相

蒙古秘史遇。那时你说:‘我去陪伴艰难困苦而来的朋友!’没有告诉你家、你父亲,把挤马盛的皮囊、皮斗扎起来放在旷野里,把朕的秃尾甘草黄马放了,让朕骑上黑脊白马,你自己骑上淡黄色快马,把你的马群无主地放在一边,急忙从野外陪朕去追。追了三天,到了被抢走的银灰色骟马所在的营地,咱俩把营边的骟马驱赶了回来。你父亲是纳忽伯颜,你是他的独生子,为什么要做我的友伴,陪我去追马?这是由于你的豪杰心胸。其后,朕很想念你,便派别勒古台请你来做友伴,你(立即)骑上拱背甘草黄马,捎上你的青色衫,来做朕的友伴。三姓篾儿乞惕人来袭,迫使朕绕不儿罕山逃了三圈,你陪着朕一起逃了三圈。其后,在答阑捏木儿格思地方与塔塔儿人相对抗时宿下,那时日夜大雨不止。那夜,你为了让朕安睡,拿着毡衫张开站立着,不让雨水漏下来淋着朕,你支着一只腿站了一夜,只换腿一次[1]。这也是你的豪杰品质的证明。此外,你的种种豪杰行为,说也说不尽。孛斡儿出、木合黎二人,赞助朕做好事,劝阻朕做不好的事,才使朕得以登上这大位。如今你当位居众人之上,九次犯罪不罚。由你孛斡儿出掌管依傍阿勒台山的右翼万户。”注释:

[1]《元史》上有类似的记载。卷119《木华黎传》曰:“太祖尝失利,会大雪,失牙帐所在,夜卧草泽中,木华黎与博儿术张裘毡,立雪中,障蔽太祖,达旦竟不移足。”同卷《博儿术传》曰:“又尝溃围于怯列,太祖失马,博儿术拥帝累骑而驰,顿止中野,会天雨雪,失牙帐所在,卧草泽中,与木华黎张毡裘以蔽帝,通夕植立,足迹不移,及旦,雪深数尺,遂免于难。”

第206节

成吉思汗又对木合黎说:

“当我们在豁儿豁纳黑草原上(昔日)欢庆忽图剌汗(即位)的枝叶茂盛的大树下驻扎时,木合黎把天神告知的先兆告诉了朕,使朕想起了古温豁阿对木合黎你所说的话。为此,让木合黎你坐在众人之上,封你为国王,子子孙孙世袭。”

遂降旨说:

“封木合黎为国王,由木合黎国王掌管依傍合剌温只敦山的左翼万户。”

第207节

成吉思汗又对豁儿赤降旨说:

“你曾预告先兆。从朕年轻时至今,你曾与朕同历艰辛,做着(朕的)护福神。当时你豁儿赤曾说:‘如果预告的先兆应验,符合天意,就让我有三十个妻子。’如今你预告的先兆已应验,朕恩赐你从归附的百姓中,选取美妇、美女三十人为妻。“

又对豁儿赤降旨说:

“在三千户巴阿邻部人之上,再添加塔孩、阿失黑二人同管的阿答儿斤部的赤那思、脱斡劣思[1]、帖良古惕[2]等部人,共满一万户,归(你)豁儿赤管领,在直到额儿的失河沿岸居住的森林百姓处镇守,可自由自在扎营。豁儿赤领有万户。”“凡森林百姓皆须听命于豁儿赤,不得随便行动,违犯者可毫不犹豫地惩处。”注释:

[1]脱斡劣思—又作脱额列思、秃剌思,森林狩猎部落。《史集》说,该部为巴儿忽惕的分支,住在贝加尔湖东南、色楞格河下游东北的巴儿忽真脱窟木地区。后被豁儿赤西迁到阿尔泰山地区。

[2]帖良古惕—又作帖良兀、田列克,森林狩猎部落。其先民即唐代铁勒诸部之一多览葛。《辽史》作迭列葛。《史集》说,该部与兀剌速惕、客思的迷部居地相近,住在乞儿吉思人和谦谦州人地区的森林里,即今鄂毕、叶尼塞两河上游之间地带。其后裔今帖列乌特人住在今俄罗斯戈尔诺阿尔泰自治州。

第208节

成吉思汗又对主儿扯歹说:

“你的主要功劳是:在合剌合勒只惕沙碛与客列亦惕部人交战,朕正发愁时,忽亦勒答儿安答开口(出站)。但主儿扯歹你完成了他所(想要)做的事。主儿扯歹你作战时,向只儿斤部人、秃别干部人、董合亦惕部人、豁里失列门、千名侍卫军等主力军冲上去,战胜了他们而冲到其大中军前,用箭射中桑昆的红腮,这才打开了长生天佑护的大门。若不射伤桑昆,我们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这是主儿扯歹你所立下的重要大功。离开那里,顺合勒合河而下出发时,朕把主儿扯歹你看作掩护我们的高山,(在你的掩护下,我们)走到了巴勒渚纳湖饮水。

蒙古秘史从巴勒渚纳湖出发,以你主儿扯歹为先锋去征讨客列亦惕部。蒙天地佑护,我们讨平客列亦惕百姓,俘虏了他们。由于灭掉了客列亦惕这个重要的部落,乃蛮人、篾儿乞惕人大惊失色,不敢迎战而溃逃。乃蛮人、篾儿乞惕人溃散时,因客列亦惕人札合敢不奉献他的两个女儿故保全了他的亲属、百姓。然而他又叛离而去。靠你主儿扯歹用计诱引,亲手将已逃离的札合敢不捉住,再次歼灭、俘虏了札合敢不的部众。这是你主儿扯歹的第二个功劳。”

在作战的时日,

他拼命出站;

在鏖战的时日,

他舍命冲杀。

由此之故,成吉思汗把亦巴合别吉恩赐给主儿扯歹,他对亦巴合别吉说:

“不是嫌你的行,不是你容貌不美。朕把怀抱中的妃子你赐给主儿扯歹,是从大道理方面考虑。因为在对敌作战的时候,主儿扯歹是掩护我们的盾牌。他把朕离散的百姓聚集起来,他把朕溃散的部众聚拢起来。考虑到他立下许多功劳,所以把你赐给了他。此后,朕的继位子孙应当永远记得有这样功劳的人,不可违背朕所说的话,直到子子孙孙,不可废除亦巴合的位子。”

成吉思汗又对亦巴合说:

“你父亲札合敢不,曾给你二百名陪嫁人员[1],以及阿失黑帖木儿、阿勒赤黑两个厨师。如今你要去兀鲁兀惕部了,在你的陪嫁人员中,把阿失黑帖木儿厨师和一百人留下给朕做纪念吧!”

遂留下了那些人。

成吉思汗又对主儿扯歹降旨说:

“朕把亦巴合赐给你了。你就管领着你的四千兀鲁兀惕部人吧!”注释:[1]陪嫁人员—原文为“媵哲思”,复数形,旁译“从嫁”,其单数形为“媵哲”(ine)。

蒙古秘史卷九

第209—229节封赐功臣(续),扩建护卫军并制定具体轮值制度

第209节

成吉思汗又对忽必来说:

“你为朕扼住有力气人的颈项,压住力士的部。忽必来、者勒蔑、者别、速别额台你们四个如同朕的四头猛狗。朕指派你们到朕所想到的地方去时,你们就

去把那里的坚石撞碎,

去把那里的山崖冲破,

去打碎明亮的石头,

去横断深水!

朕派忽必来、者勒蔑、者别、速别额台你们四人,朕的四头猛狗,到朕所想到的地方去时,就把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赤剌温把阿秃儿这四杰留在身边,作战时,让主儿扯歹、忽亦勒答儿两人率领其兀鲁兀惕部人、忙忽惕部人站在朕的面前,这样朕就完全心安了。”

遂降恩旨说:

“军队的事,全部由你忽必来统辖!”

又说:

“朕责怪别温都[1]情执拗,没有封他做千户长,你与他友好,你们俩可同管一个千户,互相商量着行事。此后朕要考察别温都。”注释:[1]别都温—即第120节的抹赤别都温,为朵儿边氏人。

第210节

成吉思汗又就格你格思氏人忽难的事,对孛斡儿出、木合黎等那颜(官长)、朵歹、多豁勒忽等扯儿必降旨说:

“这忽难是黑夜的雄狼,白天的乌鸦。朕迁移时,他从不住下;朕住下时,他从不走开。对于仇敌,他绝不给予好的颜面。凡事不与忽难、阔阔搠思两人商量,以后你们不可以做。凡事,你们要与忽难、阔阔搠思两人商量了后,再去做。”

又降旨说:

“拙赤是朕诸子中的长子,忽难可率领你的格你格思人,做拙赤的手下的万户长。”

(又说:)

“忽难、阔阔搠思、迭该、兀孙老人这四个人,都是(对)朕不隐讳其所见、不藏匿其所闻的人。”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