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51节_第160节

第151节

其后,王汗的弟弟额儿客合剌[1],在将要被他哥哥王汗杀害时,逃出去投奔到乃蛮部亦难察汗[2]处。

亦难察汗派出军队(攻打王汗),王汗经过三座城逃走,逃到了合剌契丹[3](西辽)的古儿汗处。(后来),他背叛了古儿汗,经过畏兀儿[4]的城、唐忽惕[5](西夏)的城,一路上挤着五只山羊的,刺骆驼血作为饮食,穷困潦倒地来到古泄兀儿海子[6]。

成吉思汗因为他以前曾与也速该结为安答,派遣塔孩把阿秃儿[7]、速客该者温[8]两人为使者前去(迎接他)。成吉思汗又从客鲁涟河[9]源头亲自去迎接他。因王汗饥饿消瘦而来,(成吉思汗)便(从自己的百姓处)征收实物税[10](忽卜赤儿)给他,把他接到(自己的)营地上供养他。

那年冬天,成吉思汗(与他)一起迁移到忽巴合牙地方驻冬。注释:

[1]额儿客合剌—《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也力可合剌。

[2]亦难察汗—《亲征录》作亦难赤可汗。拉施特《史集》作亦难赤必勒格不古汗。乃蛮塔汗、不亦鲁黑汗兄弟俩的父亲。“亦难赤”,为突厥语“信赖”之意。“必勒格”,为突厥语“贤明者”之意。不古,为畏兀儿、乃蛮、钦察等突厥语族诸族共同的祖先神。

[3]合剌契丹—即西辽,为辽末皇族耶律大石在中亚广大地区建立的王朝(1124-1218年)。

[4]畏兀儿—指840年回鹘汗国崩溃后,西辽的一支回鹘人在今新疆天山山脉南北建立的王国,其都城在高昌,史称高昌回鹘或西州回鹘、和州回鹘。

[5]唐忽惕—《秘史》又译唐兀惕,即“项”之音转,为蒙古人对项族建立的西夏国(1038-1227)的称呼。

[6]古泄兀儿海子—《亲征录》作曲薛兀儿泽。伯希和认为在土拉河西南。培尔列认为此湖在东经109度、北纬43度,现已干涸。

[7]塔孩把阿秃儿—即《秘史》第120节之速勒都思氏人塔乞。《亲征录》作塔海。

[8]速客该者温—即《秘史》第120节的速客虔氏人速客该者温。《亲征录》作雪也垓。

[9]客鲁涟河—又译怯绿连、曲绿怜、怯吕连、胪朐河、驴驹河。今克鲁伦河。

蒙古秘史[10]实物税—《秘史》原文为“忽卜赤儿”,即向牧民征收的家畜等实物税。

第152节

那时,王汗的弟弟们、那颜(贵族、领主)们等议论道:

“咱们这位汗兄,心胸狭窄,心怀恶意,杀了许多兄弟,他投降过合剌契丹,并且使百姓们受苦。如今,咱们把他怎么办?说起他以前的日子,他七岁时被篾儿乞惕人掳去,穿着黑花山羊羔皮袄,在薛凉格河的不兀剌原野上为篾儿乞惕人掏谷物。直到他的父亲忽儿察忽思不亦鲁黑汗打败了篾儿乞惕人,才把他救出来。十三岁的时候,塔塔儿部的阿泽汗,又把他连同他的母亲一起掳了去,叫他放牧骆驼。(后来,)阿泽汗的牧羊人带着他逃了出来。其后,他畏惧乃蛮人,躲避到撒儿塔兀勒[1]地区,又到垂河[2]去投奔合剌契丹(西辽)的古儿汗。在那里,不到一年,他又叛变逃出,经过畏兀儿、唐兀惕(西夏)诸地,穷困地走来,挤五只山羊的,刺骆驼血作为饮食,只有一只瞎眼黑鬃的黄马,穷困潦倒地来到义子帖木真处。帖木真(从部众处)征收实物税来供养他。如今他已忘记义子帖木真对他的恩德,又起了恶念。咱们对他怎么办呢?”

阿勒屯阿倏黑[3]把众人议论这话告密于王汗。阿勒屯阿倏黑说:

“我也参加了议论,但我不能背弃我的大汗你。”

于是,王汗下令逮捕了参加议论的额勒忽秃儿[4]、忽勒巴里[5]、阿邻太师[6]等诸弟和那颜们。诸弟之中,(只有)札合敢不逃避到乃蛮部里去了。

(王汗命人)把他们捆绑起来,叫进帐房里,对他们说:

“咱们经过畏兀儿、唐兀惕诸地来时,商议过什么话?我怎么能像你们那样考虑呢?”

说罢,就唾他们的脸,并命人为他们解除捆绑。他们被王汗唾脸后,帐房内所有的人都起来唾他们的脸。注释:[1]撒儿塔兀勒—指伊斯兰教诸国居民,即宋元以来之所谓“回回”。[2]垂河—今中亚楚河。[3]阿勒坛阿倏黑—《亲征录》作按敦阿述。[4]额勒忽秃儿—《亲征录》作燕火脱儿。[5]忽勒巴里—《亲征录》作浑八力。[6]阿邻太师—《亲征录》作纳怜脱怜太石。

第153节

度过了那年冬天,狗儿年(壬戌,1202年)秋天,成吉思汗在答阑捏木儿格思[1]地方与察合安塔塔儿、阿勒赤塔塔儿、都塔兀惕(塔塔儿)、阿鲁孩塔塔儿这些塔塔儿部落交战前,议定军令[2]宣布说:

“战胜敌人时,不可贪财。战胜了敌人,那些财物都是我们的,我们共同分配。如果被敌人打退,退到最初冲出去的原阵地,就要反攻;退到最初冲出去的原阵地,而不反攻者,处斩!”

议定军令宣布了之后,在答阑捏木儿格思地方与塔塔儿人厮杀,击败他们,把他们驱赶到兀勒灰河、失鲁格勒只惕河[3],驱赶在一起,掳掠了他们的部众。在那里,歼灭了察罕塔塔儿[4]、阿勒赤塔塔儿[5]、都塔兀惕塔塔儿[6]、阿鲁孩塔塔儿[7]的主要百姓。

阿勒坛、忽察儿、答里台三人没有遵守议定的军令,(在作战时)把战利品掠为己有。因为他们没有遵守议定的军令,(成吉思汗)派遣者别、忽必来二人把他们掠得得财物、马群等,全部没收。注释:

[1]答阑捏木儿格思—《亲征录》作答兰捏木哥思之野。在今哈拉哈河上源努木尔根河一带。

[2]军令—《秘史》原文为“札撒黑”,意为命令、法令、军令。[3]兀勒灰河、失鲁格勒只惕河—即今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东北部的乌拉盖河、色也勒吉河。《元史太祖纪》、《亲征录》作兀鲁回、失连真河。

[4]察罕塔塔儿—《秘史》前文又译察合安塔塔儿。《亲征录》译作察罕塔塔儿。“察罕”,意为“白”。

[5]阿勒赤塔塔儿—《亲征录》作按赤塔塔儿。[6]都塔兀惕塔塔儿—拉施特《史集》作秃秃黑里兀惕塔塔儿。“秃秃黑里兀惕”,意为“都督之民”。

[7]阿鲁孩塔塔儿—拉施特《史集》作不鲁恢塔塔儿。

第154节

歼灭、俘虏了塔塔儿人后,为了怎样处理该部落的百姓,成吉思汗把自己的

蒙古秘史亲族召集到帐房里举行大议,共同商议。大家商议道:

“以前,塔塔儿人杀害了我们的祖先和父辈,我们要为祖先和父辈报仇雪恨,把凡比车辖高的人全部杀光!剩下的,分给各家做奴婢。”

大家商议定了后,就从帐房里出来。

塔塔儿人也客扯连[1]向别勒古台问道:

“(你们)怎么议定的?”

别勒古台说:

“大家说,把你们凡比车辖高的人全部杀光!”

也客扯连把别勒古台说的这话,传给了他们塔塔儿人。(塔塔儿人遂)立起寨子(反抗)。我军攻打立起寨子的塔塔儿人,伤亡很大。经过与守寨的塔塔儿人苦战,才攻入寨内;我军要把他们比车辖高的人杀光,塔塔儿人互相说:

“每个人在自己的袖子里藏把刀子,咱们死之前,先找个垫背的杀掉。”

这也造成我军很大伤亡。

杀光了比车辖高的塔塔儿人之后,成吉思汗降旨道:

“由于别勒古台泄露了我们亲族进行大议所议定的事,造成我军很大伤亡;今后举行大议时,不准别勒古台参加。会议时,别勒古台在外面整治,审判斗殴、盗窃、欺骗等案件。会议完毕,喝盏[2]之后,别勒古台和答里台两人才可以进来。”注释:

[1]也客扯连—塔塔儿部贵族,成吉思汗娶其女儿也速干、也遂为妃。此人与《秘史》第51节所载忽阑把阿秃儿之子也客扯连(成吉思汗之族叔)同名,不可混淆为一人。

[2]喝盏—《秘史》原文为“斡脱克”,旁译“进酒”,第187节此词旁译“喝盏”。《辍胞录》卷21《喝盏》曰:“天子凡宴飨,一人执酒觞,立于右阶,一人执拍板,立于左阶。执板者抑扬其声,赞曰‘斡脱’。执觞者如其声和之,曰‘打弼’。则执板者节一拍,从而王侯卿相合坐者坐,合立者立。于是众乐皆作,然后进酒,诣上前。上饮必授觞,众乐皆止。别奏曲以饮陪位之官,谓之‘喝盏’。盖沿袭亡金旧礼,至今不废。诸王大臣,非有赐命,不敢用焉。‘斡脱’、‘打弼’,彼中方言,未暇考求其义。”《至正直记》卷3曰:“今日亲王贵卿饭酒,必执事者唱一声,谓之喝盏,饮毕则别盏斟酌,以饮众宾者。江浙行省驸马丞相相遇贺正及常宴,必用此礼,盖出于至尊,以及孚王爵也。”《道园学古录》卷16《孙都思氏世勋之碑》曰:“国家凡宴飨,自天子至亲王,举酒将釂,则相礼者赞之,为之喝盏,非近臣不得执其政。”《石田文集》卷14《敕赐太师秦王佐命元勋之碑》曰:“至顺元年,将命有大勋劳于天下,凡饮宴赐以月脱之礼,国语‘喝盏’也。”

第155节

成吉思汗娶塔塔儿人也客扯连的女儿也速干为妃(合敦)。因受,也速干合敦[1]说:

“把我当普通人对待也好,甚至当牲畜对待也好,都是大汗对我的恩典。我有个姊姊名叫也遂[2],比我强,更配得上大汗。她刚有了夫婿,但如今这离乱中不知她到哪里去了。”

成吉思汗听了她的话后,说道:

“如果你姊姊比你还要好,我就派人去寻找。你姊姊来了,你能让位给她吗?”

也速干合敦说:

“若蒙大汗恩典,只要能见到我姊姊,我就让位给她。”

成吉思汗听了她的话后,便传旨派人去寻找。

当时也遂和她的夫婿一同走在森林中,遇见了我们的军队,她的丈夫逃走了,她就被(我军)从那里带来了。

也速干合敦见她的姊姊来了,就履行前言,站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给她姊姊,自己坐在下边。

也遂正如也速干合敦所说的一样,(比也速干还要美,)成吉思汗对她很中意,遂娶她为妃(合敦),让她坐在后妃座位上。注释:[1]也速干合敦—《元史后妃表》作也速干皇后,为成吉思汗第四斡儿朵(行宫)后妃之首。

[2]也遂—《元史后妃表》作也遂皇后,为成吉思汗第三斡儿朵后妃之首。

第156节

俘虏(、杀戮)了塔塔儿百姓之后,有一天,成吉思汗坐在外面,坐在也遂合敦、也速干合敦两人中间同饮时,也遂合敦长叹了一声。成吉思汗心有所疑,就把孛斡儿出、木合黎等那颜叫来,降旨[1]道:

“你们把所有这些聚会的人,都按各自的部落[2]站立,从自己人当中把别的部落的人孤立出来。”

于是,各按各自的部落站立,只有一个苗条的年轻人孤立在各部落之外。

问他说:

“你是什么人?”

那个人说:

“我是塔塔儿人也客扯连的名叫也遂的女儿所嫁的夫婿。(塔塔儿人)被敌人俘虏时,我害怕儿逃走了。以为如今已经安定了,我就来了。我想在这么许多人中间,怎么被认出来呢?”

这话被奏禀于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降旨道:

“这个人还想造反,来做强盗,如今在窥伺什么?像他这样比车辖高的人,都杀掉了。还迟疑什么?把他(杀了,)抛弃在看不到的地方!”

于是,立即把他杀了。注释:

[1]降旨—《秘史》原文为“札儿里黑孛勒罢”,旁译“圣旨做了”。[2]部落—《秘史》原文为“阿亦马黑”,旁译“部落”,元代文献译作“投下”、“位下”,元末文献作“马”,即王公、贵戚、勋臣所领有的部落、领民、食邑。

第157节

就在这狗儿年(壬戌,1202年)成吉思汗征讨塔塔儿人的时候,王汗出征篾儿乞惕人,到巴儿忽真脱窟木[1]去追赶脱黑脱阿别乞,杀死脱黑脱阿的长子脱古思别乞[2],娶了脱黑脱阿的两个女儿忽秃黑台、察阿仑[3]和他的合敦(妻妾)们,掳获了他的两个儿子忽图、赤剌温[4]和他们的百姓们;对成吉思汗什么也没有给。注释:

[1]巴儿忽真脱窟木—《秘史》第8节作阔勒巴儿忽真脱古木,《亲征录》、《元史》作“巴儿忽真之隘”。参照第8节注[2]。

[2]脱古思别乞—《亲征录》作“土居思别吉”。

[3]忽秃黑台、察阿仑—《亲征录》作“忽都台、察勒浑二合敦”。

[4]忽图、赤剌温—《亲征录》作“和都、赤剌温”。

第158节

其后,成吉思汗、王汗两人出征乃蛮古出古惕部不亦鲁黑汗,到达兀鲁黑塔黑山的豁黑河[1]时,不亦鲁黑汗不能抵抗,越过阿勒台山退走了。

(成吉思汗、王汗)从豁黑河去追赶不亦鲁黑汗,越过阿勒台山,顺着忽木升吉儿[2]地方的兀泷古河[3]追赶时,有个名叫也迪土卜鲁黑[4]的(乃蛮)那颜正在放哨,被我们的哨兵所追,他要逃上山去,马肚带断了,遂在那里被捉了回来。

顺着兀泷古河追赶,在乞湿勒巴失湖[5]追上了不亦鲁黑汗,就在那里把他打垮了。注释:

[1]豁黑河—《亲征录》作“莎合水”。即今科布多河上源索果克河,在蒙古人民共和国西北角。

[2]忽木升吉儿—《元史定宗纪》作“横相乙儿”,为贵由汗率领大军出征拔都时突然死去的地方。《辍胞录》卷1《列圣授受正统》作“胡眉斜吉儿”。“忽木升吉儿”,为突厥语“沙岬”之意。其地在今阿尔泰山西南、新疆东北部乌伦古河上源臣吉勒河、布尔根河汇流的大河湾西北的沙地。

[3]兀泷古河—即刘郁《西使记》作龙骨河,今新疆东北部乌伦古河。“兀泷古”,为突厥语“明亮”之意。

[4]也迪土卜鲁黑—《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也的脱孛鲁”。拉施特《史集》作“也迪秃黑鲁黑”,释作突厥语“掌管七旗之人”之意。

[5]乞湿勒巴失湖—《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黑辛八石”,即刘郁《西使记》作“乞则里八寺”。此湖名为突厥语“红头”之意,得名于该湖所产的红头鱼。即今新疆北端乌伦古湖。

第159节

成吉思汗、王汗两人从那里回来时,乃蛮战将可克薛兀撒卜剌黑[1]在巴亦答剌黑别勒赤儿[2]整治军队,准备厮杀。

成吉思汗、王汗两人为了与他厮杀也整治军队前往。

天色已晚,准备到明天早晨开战,遂并列宿下。

王汗在他的营地上点燃起火堆,夜里却溯着合剌泄兀勒河[3]撤走了。注释:

[1]可克薛兀撒卜剌黑—《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曲薛吾撒八剌”。拉施特《史集》说:“‘可克薛兀’,意为由于咳嗽与胸疾(肺病)说话嘶哑的人。‘撒卜剌黑’为地名,人们按这个地名来称呼他。”(《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51页)贝勒津认为撒卜剌黑为其出生地,伯希和则认为撒卜剌黑为其领地之名。

[2]巴亦答剌黑别勒赤儿—《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拜答剌边只儿之野”。拉施特《史集》作“拜答剌黑别勒只儿”,并解释说:“这个地方被称作拜答剌黑的原因是:从前乃蛮王曾从汪古惕君主处娶过一个名叫拜答剌黑的姑。他们(乃蛮人和汪古惕人)一同来到这个地方,举行了婚宴。‘别勒只儿’意为草儿繁茂的草原。这两个名称合在一起,构成了这个地名。”(《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51页)“别勒赤儿”为“两河会流之地”之意。巴亦答剌黑别勒赤儿,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巴彦洪干尔省,为从杭山南麓流出的拜德拉格河与查克河汇流处一带的草原。

[3]合剌泄兀勒河—《亲征录》作合(剌)薛兀里河。“合剌泄兀勒”,为蒙古语“黑色尾”之意。培尔列认为,此河为巴亦答剌黑别勒赤儿东北的今名哈尔苏勒的小河。

第160节

那夜,札木合与王汗一同行动,撤走时札木合对王汗说:

“我的安答帖木真早就在乃蛮人处有派去的使者。如今他不来了!

王汗啊王汗!

我是与你在一起的白翎雀[1],

我的安答是离你而去的告天雀[2]。

他已到乃蛮人那里去了,他是要投降乃蛮才故意落后的吧。”

[3]

听了札木合说的话,兀卜赤黑台[4]古邻把阿秃儿[5]说:

“为什么这样诈,对自己正直的兄弟进谗言呢?”注释:

[1]白翎雀—《秘史》原文为“合翼鲁合纳”,旁译“白翎雀”。即百灵鸟或称蒙古云雀。

[2]告天雀—《秘史》原文为“毕鸟勒都兀儿”,旁译“告天雀”。即沙鸡或称沙漠云雀,常随气候变化而变更其栖息地。

[3]《元史太祖纪》曰:“札木合言于王汗曰:‘我于君是白翎雀,他人是鸿雁耳。白

蒙古秘史翎雀寒暑常在北方,鸿雁遇寒,则南飞就暖耳。’意谓帝(成吉思汗)心不可保也。”

[4]兀卜赤黑台—拉施特《史集》作兀卜只儿台,并解释道:“‘兀卜只儿台’这个词意为当地生长的一种红果,妇女们用这种红果代替红粉擦脸。因为古邻把阿秃儿天生脸红,所以人们将他与这种红果相比,用这个名字称呼他。”(《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52页)

[5]古邻把阿秃儿—《亲征录》作曲怜拔都。拉施特《史集》说:此人是王汗的大异密,即大那颜、大领主。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