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31节_第140节

第131节

那次宴会,我们这边由别勒古台整治,他牵着成吉思汗的骟马,站立着。主儿勤氏方面由不里孛阔[1]整治宴会。在我们的系马处[2],捉住了一个偷缰绳的合答斤氏人。不里孛阔袒护那个人。别勒古台在与人搏斗时便把右袖脱下,露着肩膀,不里孛阔就用刀砍破了他的肩膀。

别勒古台虽被砍伤了,却满不在乎,不加理会,流着血走来。

成吉思汗坐在树下筵席中,看见了他,就出来说:

“咱们为什么要被伤害成这个样子?”

别勒古台说:“我没伤着。不要为了我,造成兄弟之间失和。我不要紧的,,我还好。兄弟们刚刚相熟,哥哥且住手,算了吧!”注释:

[1]不里孛阔—“不里”,为突厥语“狼”之意;“孛阔”,蒙古语“力士”。《亲征录》、

蒙古秘史《元史太祖纪》作播里。

[2]系马处—《秘史》原文作“乞鲁额薛”,旁译“下马处”。《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乞列思”,《太祖纪》注曰:“华言禁外系马所也。”

第132节

成吉思汗不听别勒古台的劝告,折取了树枝,又取皮桶里的捣马的木杵,与主儿勤氏人厮打,打败了他们,并把了豁里真合屯、忽兀儿臣合屯两人抢夺过来。

后来,他们说要议和要把豁里真合屯、忽兀儿臣合屯两人交还,互派使者商谈时,汉地的金朝皇帝因为塔塔儿人蔑古真薛兀勒图[1]不顺服,派遣使者命令王京丞相[2]率领军队不迟疑地前去征讨。王京丞相溯浯勒札河[3]而上,带着马群、粮食,攻打蔑古真薛兀勒图等塔塔儿人来了。成吉思汗知道了这个消息。注释:

[1]蔑古真薛兀勒图—《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蔑兀真笑里徒。[2]王京丞相—即《金史》之右丞相完颜襄。见《金史》卷10《章宗纪二》,卷94《完颜襄传》。

[3]浯勒札河—《金史完颜襄传》作斡里札河。即乌尔匝或乌尔戴河,在鄂嫩、克鲁伦两河之间,东北流入塔里泊。

第133节

成吉思汗说:

“从前,塔塔儿人是杀害祖先和父亲的仇敌,如今乘着这个机会咱们去夹攻他们!”

说罢,派遣使者到脱斡邻勒汗处去说:

“听说金朝皇帝的王京丞相溯浯勒札河而上,攻打塔塔儿人蔑古真薛兀勒图等来了。我们要去夹攻那杀害我们的父祖的塔塔儿人!请脱斡邻勒汗父快来吧!”

这些话传到后,脱斡邻勒汗说:

“我儿说的对,我们去夹攻吧。”

第三天就把军队集合起来出发,急速前来。

成吉思汗、脱斡邻勒汗二人,派人去对薛扯别乞、泰出等主儿勤[1]人说:

“从前塔塔儿人杀害了咱们的父祖,如今咱们乘此机会一同起出兵去夹攻他们吧!”

等了六天,不见主儿勤人来到,成吉思汗、脱斡邻勒汗二人遂一同发兵,顺浯勒札河而下,与王京丞相一同进兵夹击。

当时,塔塔儿人篾古真等已经在浯勒札河的忽速图失秃延、纳剌秃失秃延(两)地[2]建立了寨子防守。

成吉思汗、脱斡邻勒汗(攻)进寨子,擒获守寨的人和蔑古真薛兀勒图,就在那里把蔑古真薛兀勒图杀了。成吉思汗在那里获得了一辆银摇车和饰有大珠的被子。注释:

[1]主儿勤—又作禹儿勤、月儿斤、岳里斤、要儿斤。蒙古乞颜部地分支。合不勒汗长子斡勤巴儿合黑后裔所统治的部落。“主儿勤”及其单数形“主儿乞”,为“心脏”之意。主儿勤部即核心部、心腹部落之意。

[2]忽速图失秃延、纳剌秃失秃延(两)地—《亲征录》作忽剌秃失图、纳剌秃失图之野。为浯勒札河畔的原野名。

第134节

蔑古真薛兀勒图被杀之后,王京丞相获悉成吉思汗、脱斡邻勒汗二人杀了蔑古真薛兀勒图,大喜。他就地封成吉思汗为札兀惕忽里[1],封客列亦惕部脱斡邻勒汗为王。由于王京丞相封给的王号,斡邻勒汗从此便称为王汗。

王京丞相说:

“你们夹攻蔑古真薛兀勒图,杀死了他,为金朝皇帝立了大功。我要把你们的这个功劳上奏给金朝皇帝,奏请金朝皇帝封给成吉思汗更大的官号招讨[2]”。

王京丞相从那里高兴地回去了。

成吉思汗、王汗两人,在那里掳掠塔塔尔人,分取了之后,各自回家去了。注释:

[1]札兀惕忽里—《亲征录》作察兀忽鲁,注曰:“若金移计使也”。那珂通世认为

蒙古秘史“札兀惕”即蒙古语“百”(札浑)之复数形,“札兀惕忽里”即百夫长。屠寄认为“札兀惕”为女真之复数形,“忽鲁”为总帅之意。札兀惕,《秘史》第281节作札忽惕,旁译“金人每”。札兀惕,见于拉施特《史集》,可译为汉人、汉地,《亲征录》译为“汉塞”。札兀惕忽里,韩儒林主编《元朝史》释为“乣军统领”。

[2]招讨—即辽金时边防军政机构招讨司的长官招讨使。金朝设西南路招讨司以防西夏,设西北路招讨司以防其西面的蒙古诸部,设东北路招讨司以防兴安岭方面的蒙古诸部。

第135节

在掠夺塔塔儿人筑寨的纳剌秃失秃延地方的驻营地时,我们的军队在营地上拾得了一个被遗弃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戴着金圈、金环,穿着貂皮里子、金花纻丝缎子的兜肚。成吉思汗把这个男孩带回去,作为礼物送给了诃额仑母亲。诃额仑母亲说:

“这是好人家的儿子,是出生好的人家的子孙吧!”

遂让他做了自己的五个儿子的弟弟,做了第六个儿子,取名为失乞刊忽都忽[1],收养了他。注释:

[1]失乞刊忽都忽—《秘史》后文译为失吉忽秃忽。《元史》译作忽都忽、胡土虎等。蒙古塔塔儿部人,自幼被诃额仑太后收为养子。他多年为帖木真及其家族忠勤效劳,被帖木真称为“六弟”。蒙古建国后,被封为第十六位功臣千户长,并被委任为蒙古国最高断事官。1215年,奉旨籍中都帑藏,不收受金中都留守官馈赠物,受到成吉思汗器重。1219年,随从西征。1222年,与花剌子模王札兰丁战于八鲁弯,失利。1234年灭金后,任中州断事官,主治汉地,括中原户口。1236年,主持分封中原民户。死于中统(1260-1264)年间,享年约八十。

第136节

成吉思汗的老营[1]在哈澧氻秃海子[2]。主儿勤人袭击留在老营里的人,剥取了五十个人的衣服,杀死了十个人。留在老营里的人,遂将主儿勤人干的这些事报告了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听到报告后,大怒,他说: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地被主儿勤人加害呢?在斡难河树林里宴会时,他们打了司膳失乞兀儿,又砍伤了别勒古台。因为他们说要议和,我们就把豁里真合屯、忽兀儿臣合屯两个交还给了他们。其后,要一同出兵,夹攻以前杀害我们的父祖、有怨仇的塔塔儿人,等候了六天,也没有把主儿勤人等来。如今他们又向敌人靠拢,这就成了我们的敌人!”

说罢,成吉思汗上马出征主儿勤人。

主儿勤人当时正在客鲁涟河的阔朵额阿勒勤[3]的朵罗安孛勒答兀惕[4]地方,(我们的军队)掳掠了他们的百姓。薛扯别乞、泰出两人只带着少数人逃走。(我们的军队)随后追赶,在帖列秃山口[5]追上他们,擒获了薛扯别乞、泰出两人。

两人被擒获后,成吉思汗对薛扯、泰出说:

“以前咱们互相说过些什么话?”

薛扯、泰出两人说:

“我们没有履行誓约,就按照我们所立誓约处决我们吧!”

承认了他们违背誓约,引颈就戮。

成吉思汗让他们承认了他们所立誓约之后,就按他们所立誓约处分,把他们杀了,就抛弃在那里。注释:

[1]老营—《秘史》原文为“阿兀鲁兀惕”,旁译“老小营”,第233节旁译为“老营”,第198节旁译为“家每”。《元史》译为“奥鲁”。即作战时留在后方的家属(老幼、妻妾、奴婢)、辎重(家产、牲畜等)营地。

[2]哈澧氻秃海子—《亲征录》作哈连徒泽。在克鲁伦河上游南流向东折的大河湾的西南。

[3]阔朵额阿剌勒—阔朵额,《秘史》后文又作阔迭额、阔迭兀,意为“荒、野”;阿剌勒,意为岛、半岛、半岛形地区。《元史》、《太宗纪》作曲雕阿兰、库铁乌、阿剌里,《宪宗纪》作阔帖兀阿阑,意为“荒岛”、“荒野半岛地区”。为成吉思汗第一斡儿朵(行宫)所在地,举行大忽里勒台推选元太宗、宪宗为大汗之地。在今克鲁伦河上游以东、诚格尔河(即桑沽儿河)以西,诚格尔河流入克鲁伦河处西北的半岛形地区。

[4]朵罗安孛勒答兀惕—“朵罗安”,意为七;”孛勒答兀惕”为“孛勒答黑”的复数形,意为“山丘、孤山”。“朵罗安孛勒答兀惕”,意为“七座山丘”。《亲征录》作朵栾盘陀山。

[5]帖列秃山口—原文为“帖列秃阿马撒儿”,旁译“地名口”。“阿马撒儿”,意为

蒙古秘史山隘、山口。《元史太祖纪》作帖烈徒之隘。其地在土拉河以西。

第137节

杀了薛扯、泰出二人之后,(成吉思汗)回来迁移主儿勤百姓时,扎剌亦儿氏人帖列格秃伯颜[1]的儿子古温兀阿[2]、赤剌温孩亦赤[3]、者卜客[4]三人在主儿勤部中。

古温兀阿带着他的两个儿子木合黎[5]、不合[6]拜见(成吉思汗),说:

“我让他们做你的家门内的奴隶,

他们若敢离开你的门限,

就挑断他们的脚筋!

我让他们做你的私属奴隶,

他们若敢离开你的家门,

就割掉他们的肝,抛弃掉他们!”

赤剌温孩亦赤也带着他的两个儿子统格[7]、合失[8]拜见成吉思汗,说:

“我把他们献给你,

看守你的黄金门限,

他们若敢离开你的黄金门限,

就断送他们的命,

抛弃他们!

我把他们献给你,

让他们抬开你的宽阔的大门,

他们若敢离开你的宽阔的大门,

就踢开他们的心窝,

抛弃他们!”

者卜客跟了合撒儿。者卜客从主儿勤部营地伤带来一个名叫孛罗兀勒[9]的小男孩,拜见诃额仑母亲,献给了她。注释:

[1]帖列格秃伯颜—意为“有车的富翁”,为札剌亦儿部分支札惕氏(《元史忙哥撒儿传》作察哈氏)长老。木合黎的祖父。

[2]古温兀阿—《元史木合黎传》作孔温窟哇。木合黎之父。[3]赤剌温孩亦赤—《元史忙哥撒儿传》作赤老温恺赤。意为“石钳”。为蒙哥汗

蒙古秘史最信的大臣大断事官忙哥撒儿的曾祖父。木合黎的叔父。

[4]者卜客—又译哲不哥。木合黎的叔父。随父兄归顺帖木真后,作了合撒儿的那可儿(伴当、亲兵)。1201年帖木真与札木合为首的十二部联盟军交战前,合撒儿听从者卜客之计,掠夺了已归附于帖木真的翁吉剌惕部,以致该部投向札木合联盟,引起帖木真对合撒儿的严厉责备。蒙古建国后,因者卜客是合撒儿的亲信,多年来为合撒儿效力,遂封他为第四十四位功臣千户长,仍让他辅佐合撒儿。后成吉思汗担心合撒儿谋夺皇位,暗中夺取其大部分领民。者卜客怕大祸临头,逃到巴儿忽真地方去了。

[5]木合黎—《元史》作木华黎。又译木花里、谋合理、摩喉罗。1170年生,1223年卒。沉毅多智略,善射。与孛斡儿出、孛罗忽勒、赤老温,合称四杰。与孛斡儿出同为成吉思汗的左右手。蒙古建国后,受封为第三位功臣、左翼万户长,掌管东面直至大兴安岭一带的左翼军队。1211年,从成吉思汗攻金。1217年,受封为太师国王,统率蒙古二万三千骑及汉、契丹、女真、纟乚等军,专任征金,前后六年间攻克并持久占领了金国的大部分地区,为元太宗灭金奠定了基础。子孙世袭国王,领第三怯薛。

[6]不合—又译抹哥。木合黎之弟。被其父古温兀阿将他与兄木合黎都送与帖木真做门内奴婢。由于多年在帖木真家忠勤效劳,蒙古建国后受命担任掌管一千名侍卫的长官。曾奉命遂术赤出征森林狩猎部落,有功。1219年,随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国。

[7]统格—《秘史》第202节、225节作秃格。木合黎的堂兄弟。其父赤剌温孩亦赤将他与其弟合失,都送给帖木真做了门内奴婢。因多年在帖木真家忠勤效劳,蒙古建国后受,受封为第十位功臣千户长。他的儿子不吉歹担任成吉思汗的第二班箭筒士长(见第225节)。

[8]合失—木合黎的堂兄弟。合失,为蒙古语指西夏的语词,源于汉语“河西”。

[9]孛罗兀勒—《秘史》后文又作孛罗忽勒,《元史》作博尔忽,卷119有传。蒙古许兀部人。为诃额仑太后的四个样子之一。忠勇善战,与孛斡儿出、木合黎、赤老温合称四杰。由于多年为帖木真及其家族忠勤效力,救过窝阔台的命,其妻阿勒塔泥救过拖雷的命,并屡建战功,蒙古建国后受封为第十五位功臣千户长。后曾任右翼军副帅。1217年,奉旨镇压秃马惕起义,在森林中被杀。其子孙世领第一怯薛。

第138节

诃额仑母亲在家里收养了四个男孩,即:从篾儿乞惕营地得到的名叫古出的男孩,从泰亦赤兀惕部得别速惕氏营地得到的名叫阔阔出的男孩,从塔塔尔营得到的名叫失吉刊忽秃忽的小男孩,从主儿勤营地得到的名叫孛罗兀勒的男孩。

诃额仑母亲说:

“谁来给我的儿子们充当白天看望的眼睛,夜里听闻的耳朵呢?”

因此就把他们收养在家里。[1]注释:

[1]收养古出见第114节,收养阔阔出见第119节,收养失吉刊忽秃忽见第135节,收养孛罗兀勒见第137节。

第139节

这些主儿勤百姓成为主儿勤部的原委如下:

合不勒合罕的七个儿子中,长子为斡勤巴儿合黑,他的儿子为莎儿合秃主儿乞[1]。

因为他是合不勒合罕的儿子们中的长子,就从部众中,挑选有肝胆、姆指控弦善射、有豪言壮志、各有技能、有强壮气力的人给他,这些有豪气、有胆、有勇、无人能敌的部众,遂被称为主儿勤部。

成吉思汗制服了如此勇猛的百姓,消灭了主儿勤部,成吉思汗将该部部众收为自己的私属部众[2]。注释:

[1]莎儿合秃主儿乞—《秘史》第49节作忽秃黑秃禹儿乞。

[2]私属部众—《秘史》原文为“奄出亦儿坚”,旁译“梯己百姓”。为不属于其部落所有,不属于其家族所有,而属于成吉思汗个人的私属部众。成吉思汗制服了桀骜不驯的主儿勤部,将其勇猛的部众收为自己的私属部队,大大加强了集权统治的力量,是他能够统一蒙古地区诸部的一个重要因素。他麾下的四杰中的木合黎、孛罗忽勒及其他许多亲信、勇将都出自主儿勤部。

第140节

有一天,成吉思汗说:

“我们让不里孛阔、别勒古台两人比赛摔跤吧。”

不里孛阔原为主儿勤部人。(以前,)不里孛阔曾将别勒古台,一只手抓

蒙古秘史住,一只脚绊倒,压住他,使他不能动弹。不可战胜的不里孛阔故意倒下,别勒古台压不住他,就抓住他的肩膀,骑上他的部。别勒古台回头看了看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咬了咬下唇,别勒古台会意,就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扼住他的颈部,用膝盖压住他的脊背,用力向后折断了他的脊骨。

不里孛阔被折断了脊骨,说:

“我原本不会败给别勒古台的。只是因为惧怕大汗,故意跌到,在犹豫之间,把自己的命送掉了。”

说罢,就死去了。

别勒古台折断了他的脊骨,把他拖出去抛弃了。

合不勒合罕的七个儿子中的长兄为斡勤巴儿合黑。其次为把儿坛把阿秃儿,他儿子是也速该把阿秃儿。再其为忽秃黑秃蒙列儿[1];他的儿子是不里(孛阔)。因为不去亲近把儿坛把阿秃儿的子孙,而去与(斡勤)巴儿合黑的勇猛的子孙为伴,所以国之力士不里孛阔就被别勒古台折断脊骨而死。注释:[1]蒙列儿—《秘史》第48、50节均作“蒙古儿”。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