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01节_第110节

第101节

那些军人就放马跑着走了。

老妇豁阿黑臣打着她那花腰公牛,想赶快走时,车轴断了。车轴即已折断,她们俩商量道:

“咱俩(弃车)走到树林里去吧!”

就在这时,那些军人捉住别勒古台的母亲[1],让她叠骑在马上,两腿下垂着。他们放马小跑着过来,问道:

“这车里装的是什么?”

老妇豁阿黑臣说:

“是羊。”

这些军人的年长者[2]说:

“子弟们[3],下马查看。”

他的子弟们下了马,把车门打下来,见车里坐着一位贵妇人,就把她拖下车来,让她和豁阿黑臣两人都叠骑在马上。其后,那些军人循着草上踏过的踪迹,向不儿罕山追赶铁木真去了。注释:

[1]别勒古台的母亲—《秘史》没有说出她的名字,《黄金史》中作速赤格勒母亲,《蒙古源流》作塔合失合敦,《黄金史纲》作满合剌,拉锡朋苏格书作蔑格列合敦,各书所载名字均不同。

[2]年长者—《秘史》原文作“阿合纳儿”,旁译“兄每”。[3]子弟们—《秘史》原文作“迭兀捏儿可兀惕”,旁译“弟每儿每”。

第102节

追在帖木真在后面,他们环绕不儿罕合勒敦山追寻了三遍,也没能找到帖木真。这样、那样,想绕开险阻追进去,但遇到的是陷泥、险林,连吃饱的蛇也难以钻进去,跟在他的后面追踪,也没能追寻到他。

他们是三姓篾儿乞惕人。有兀都亦惕篾儿乞惕的脱黑脱阿、兀洼思篾儿乞惕的答亦儿兀孙、合阿惕篾儿乞惕的合阿台答儿麻剌。这三姓篾儿乞惕人是为以前诃额仑母亲从赤拉都处抢过来的缘故,如今前来报仇。那些篾儿乞惕

蒙古秘史人商议道:

“为报抢夺诃额仑的仇,如今已夺取了他(也速该的儿子帖木真)的女人,咱们这个仇已经报了。”

于是,他们从不儿罕合勒敦山下来,各自回家去了。

第103节

帖木真想知道那三姓篾儿乞惕人是确实回了他们的家,还是仍然埋伏着,就派遣别勒古台、孛斡儿出、者勒蔑三人,跟在篾儿乞惕人后面,探察了三天。

等到篾儿乞惕人远离之后,帖木真才从不儿罕山下来,捶着胸说道:

“多亏豁阿黑臣大

像黄鼠狼一样耳敏,

像银鼠一样眼明,

才使我得以躲避。

我骑着缰绳绊蹄的马,

踏着鹿走的小径,

登上不儿罕山,

用柳条搭起棚屋居住。

在不儿罕合勒敦山上,

躲避了我微如虱子的命!

惜我仅有的命,

骑着我仅有的马,

循着驯鹿走的小径,

登上合勒敦山,

用破开的柳条搭起棚屋居住。

合勒敦不儿罕山,

庇护了我蝼蚁之命,

我惊惧惶恐已极!

对不儿罕合勒敦山,

每天早晨要祭祀,

每天都要祝祷!

我的子子孙孙,

都要铭记不忘!”

说罢,面向太,把腰带挂在颈上,把帽子托在手里,以(另一)手捶胸,面对太跪拜了九次,洒奠而祝祷。

蒙古秘史卷三

第104—126节

帖木真借助王汗、札木合的兵力击溃篾儿乞惕部,投附札木合,脱离札木合后其父也速该旧部众陆续归来,他被乞颜氏贵族们推戴为汗

第104节

此后,帖木真、合撒儿、别勒古台三个人,在客列亦惕部王汗脱斡邻勒住在土兀剌河的黑林中时,去到那里说:

“三姓篾儿乞惕人突然来了,把我的妻子掳去了,我们来请汗父搭救我的妻子。”

王汗回答说:

“去年我没对你说过吗?—(去年)你把那件貂皮袄拿来送给我时,曾说:‘父亲在世的时结为安达者,就和父亲一样’,给我穿上貂皮袄时,我曾说:

‘我要为你把散失的百姓聚合起来,

答谢你送给我黑貂皮袄。

我要为你把散去的百姓聚集到一起,

答谢你献给我貂皮袄。’

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我要将此事牢记在心里。如今我要履行我所说的话,为答谢你送给我的貂皮袄,我要把篾儿乞惕人全部消灭,救出你的孛儿帖夫人,为答谢你献给我的黑貂皮袄,我要击破所有的篾儿乞惕人,救回你的孛儿帖夫人。你派人去告诉札木合弟,札木合弟正在豁儿豁纳黑草原。我从这里出兵二万为右翼,请札木合弟出兵二万为左翼。咱们会师(的日期、地点)由札木合决定吧。”

第105节

帖木真、合撒儿、别勒古台三人,离开脱斡邻勒汗,回到家里。

帖木真派遣合撒儿、别勒古台二人到札木合那里去,对札木合安答(义兄弟)说:

“三姓篾儿乞惕人(袭)来,

把我的家洗劫一空!

咱们俩不是结拜兄弟吗?

怎样报我此仇?

我的心的妻子被夺走了!

咱们俩不是情同手足吗?

怎样雪我此恨?”

这就是派(合撒儿等)去告诉札木合安答的话。帖木真又让他们把克烈亦惕部脱斡邻勒汗所说的话,告诉给札木合,说:

“脱斡邻勒汗念及昔日受我汗父也速该的恩惠,愿协助我。他说:‘我出兵二万为右翼,去告诉札木合弟,请札木合弟出兵二万。会师的日期、地点,由札木合弟决定。’”

札木合听了这些话后,说道:

“得知帖木真安答的家被洗劫一空,

我的心都疼了!

得知他心的妻子被夺走了,

我的肝都疼了!

要报此仇,

消灭兀都亦惕人、兀洼思篾儿乞惕人,

救回咱们的孛儿帖夫人!

要雪此恨,

击破所有的合阿惕篾儿乞惕人,

救回咱们的孛儿帖夫人!

如今听到拍鞍韂(鞍垫)声,

就以为战鼓声而惊惶失措的脱黑脱阿,

正在不兀剌草原[1]。

那看到盖的箭筒摇闪,

就逃走的答亦儿兀孙,

正在斡儿洹[2]、薛凉格[3]两河之间的塔勒浑阿剌勒。

那看见风吹起蓬蒿,

就赶紧奔入黑森林(合剌槐)的合阿台答儿马剌,

正在合剌只草原。

如今我们可以直趋横渡勤勒豁河,

那里有很多猪鬃草,

可以结成筏子渡河。

我们从那受惊的脱黑脱阿的帐庐天窗上突袭而入,

撞塌那紧要的帐庐骨架,

把他的妻子、儿女掳掠尽绝!

撞折他的福神的门框[4],

把他的全体百姓一扫而空!”

蒙古秘史注释:[1]不兀剌草原—即不兀剌河畔草原。《亲征录》作不剌川。不兀剌,河名,清《内府舆图》作布拉河,为色楞格河支流。[2]斡儿洹—河名,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鄂尔浑河。[3]薛冷格—河名,今蒙古人民共和国色楞格河。[4]福神的门框—《秘史》原文为“忽秃黑额额迭”,旁译“福神的门框”。

第106节

札木合又说:

“对帖木真安答和脱斡邻汗兄两个去说:

‘我祭了远处能见的的大纛,

我敲起黑牤牛皮的响声鼕鼕的战鼓,

我骑上乌雅快马,

穿上坚韧的铠甲,

拿起钢

搭上用山桃皮裹的利箭,

上马去与合阿惕篾儿乞惕人厮杀。

我祭了远处能见的的大纛,

我敲起牛皮做的响声嗡嗡的战鼓,

我骑上黑脊快马,

穿上皮甲衣,

拿起有的环刀,

搭上带箭扣的利箭,

要与兀都亦惕篾儿乞惕人,

决一死战!

脱斡邻勒汗兄出发的时,可从不儿罕合勒敦山前经过帖木真安答那里,咱们在斡难河源头的孛脱罕孛斡只地方会合。我从这里出发时,溯斡难河而上,(帖木真)安答的百姓正在那一带,从他的百姓里起兵一万,我从这里起兵一万,共为二万兵,溯斡难河而上,咱们就在孛脱罕孛斡只地方会会师吧!’”

第107节

合撒儿、别勒古台二个人回来,把札木合的这些话告诉了帖木真,并传达给了脱斡邻勒汗。

脱斡邻勒汗获悉札木合的话后,便率领二万兵骑上马出发。脱斡邻勒汗出发时,经过不儿罕合勒敦山前,并向客鲁涟河的不儿吉额尔吉。

当时帖木真正在不儿吉额尔吉。由于正在(大军行进的)路上,他就避开大军,溯统格黎河迁而上,迁移到塔纳小河边,不儿罕合勒敦山前住下,从那里起兵。当脱斡邻勒汗的一万兵、脱斡邻勒汗之弟札合敢不[1]的一万兵,这两万兵驻扎在乞沐合小河的阿因勒合剌合纳地方时,(帖木真来与他们)会合。注释:

[1]札合敢不—《元史》又译札阿绀孛、札哈坚普。为藏语名号。“札合”即藏语rgya,意为“大”。“敢不”,即藏语sgam--po,意为“完成者、觉悟者”。

第108节

帖木真、脱斡邻勒汗、札合敢不三个人会合后,从那里出发。当他们到达斡难河源头孛脱罕孛斡儿只地方时,札木合已在三天前就到了约定会师的地方了。

札木合见了帖木真、脱斡邻勒、札合敢不等的军队,就把自己的两万军队整顿列阵,帖木真、脱斡邻勒、札合敢不等也整顿了自己的军队。双方回合相认后,札木合说:

“咱们不是说好了:

‘即便有风雪,

也要守约;

即便下雨,

会合时也不落后。’

咱们蒙古人一经应诺,就跟立了誓一样,不是吗?谁不践约,就开除他!咱们曾这样相约的。”

脱斡邻勒汗回答札木合说:

“我们晚了三天才到达约定的地点,愿服从札木合弟的处罚。”

双方就这样就商谈了责罚问题。

第109节

(札木合、王汗等大军)从孛脱罕孛斡儿只出发,到达勤勒豁河[1],结筏而渡,袭击不兀剌草原上脱黑脱阿别乞家。

从其帐庐天窗上空袭而入,

撞塌那紧要的帐庐骨架,

把他的妻子、儿女掳掠尽绝,

撞折了他的福神的门框,

把他的全体百姓一扫而空。

本来可乘脱黑脱阿别乞还在睡梦突袭而至,(将他擒获),但是被安置在勤勒豁河一带的捕鱼、捕貂、猎兽的人们[2],在夜里兼程来报告说:

“敌人来了!”

脱黑脱阿听到消息,便和兀洼思篾儿乞惕人答亦儿兀孙两个带着少数人,顺着薛凉格河而下,逃避到巴儿忽真地方去了。[3]注释:

[1]勤勤豁河—今南西伯利亚希洛克河。

[2]捕鱼、捕貂、猎兽的人们—《秘史》原文为“只合臣不鲁合臣戈劣兀鲁臣”,旁译“打鱼的每捕貂鼠的每捕野兽的每”。

[3]在这次攻打篾儿乞惕部的战争中,札木合担任总指挥,他明确规定了各路军会合时间、地点,大军进军路线、攻战方法等,并且申严纪律,表现出他非凡的军事才能。札木合没有从斡难河源向西北方向的篾儿乞惕部主脱黑脱阿驻地不兀剌河草原进行正面进攻,因为这样会被篾儿乞惕人立即发现,进行顽强抵抗。札木合指挥大军绕道东北,渡过勤勤豁河,迂回到敌人背后,出其不意地进行突然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举击溃了强大地篾儿乞惕部落。

脱黑脱阿也是个经验丰富地厉害角色,当时正在帐庐中睡觉。勤勤豁河的一些渔民、猎户连夜赶去报告他敌人来了,他立即通知兀洼思篾儿乞惕部首领答亦儿兀孙,两人只带上少数亲兵,逃避到了今贝加尔湖以东的巴儿忽真地区。

第110节

夜里,篾儿乞惕百姓顺薛凉格河而下,慌忙地逃走。

我们的军队在夜里紧跟着惊慌逃走的篾儿乞惕人,追上去掳掠。

帖木真在惊慌逃走的百姓中,喊叫道:

“孛儿帖!孛儿帖!”

他边走边喊,遇见了她。

孛儿帖夫人在那些惊慌逃走的百姓中间,听到帖木真的喊声,就从车上下来,走上前去。

孛儿帖夫人和豁阿黑臣两人虽在夜里,也认识帖木真的缰绳和辔,就上前捉住了他的马地缰、辔。

那夜月光明亮,帖木真一看,见是孛儿帖夫人,就猛然扑过去与她互相拥抱起来。

帖木真当夜就派人去告诉脱斡邻勒汗、札木合安答两人说:

“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夜间不必兼程行进,咱们就在这里驻营吧”。

惊慌逃跑的篾儿乞惕百姓,夜里漫散而走,(不知该逃往哪里去),也就地宿下了。

这就是(帖木真)与孛儿帖夫人相遇,把她从篾儿乞惕部落中救出来的经过。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