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三国志白话文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三国志白话文 >

卷五十六 蜀书十一 朱治朱然吕范朱桓传第十一

(朱治传、 朱然传、吕范传、朱桓传、朱绩传、吕据传、朱异传)

朱治传,朱治,字君理,丹杨郡故鄣县人。他起初为县吏,后被察举孝廉,州府征召他为州从事,跟随孙坚征战讨伐。

中平五年(188),朱治被任作司马,跟从孙坚征讨长沙、零陵、桂陽三郡贼寇周朝、苏马等,立有战功,孙坚上表任朱治代行都尉。他随从孙坚在陽人击败董卓,进军洛陽。孙坚上表任朱治代行督军校尉,专门带领步、骑兵,东往援助徐州牧陶谦征讨黄巾军。遇孙坚去世,朱治扶持孙策,依附袁术。后来知道袁术不行德政,于是劝孙策回军平定江东。其时太傅马日石单在寿春,征召朱治为掾,升为吴郡都尉。这时吴景已在丹杨,而孙策为袁术攻打庐江,于是刘繇担心为袁术、孙策所吞并,因而与孙策结怨。而孙策的家族都在扬州,朱治于是派人在曲阿迎接孙策母亲吴太妃及孙权兄弟们,一路供奉辅护,甚有恩情规矩。朱治从钱塘出兵打算进入吴郡,吴郡太守许贡在由拳抗拒,朱治与他交战,将他打败。许贡南逃依附山越贼首严白虎,朱治于是进入吴郡,兼任太守之职。孙策打跑刘繇后,东往平定会稽。孙权十五岁时,朱治察举他为孝廉。后来孙策去世,朱治与张昭等人共同尊奉孙权。

建安七年(202),孙权上表任朱治为吴郡太守,代行扶义将军,分娄县、由拳、无锡、毗陵为朱治的封地,可由自己设置官吏。朱治征讨夷越,辅佐平定东南,擒获黄巾军的残余陈败、万秉等。

黄武元年(222),朱治被封为毗陵侯,兼任郡守照旧。黄武二年(223),朱治被任命为安国将军,赐予金印紫绶,转封地为故鄣县。孙权位至上将,以及后为吴王,朱治每次进见,孙权常常亲自迎接,持笏板行礼,设宴款待赠赐礼物,恩敬特别隆重,以至随从官吏,都得到献礼私见。他受到特殊待遇就是如此。起初,孙权弟弟孙翊,情严厉急躁,喜怒随欲,朱治多次责备数落他,以道义劝喻他。孙权的堂兄豫章太守孙贲的女儿,是曹的儿媳。及至曹攻破荆州,威声震慑南方,孙贲十分害怕,想让儿子去作人质。朱治听说后,请求拜见孙贲,向他陈述安危的道理。孙贲由是停止了这种作法。孙权常赞叹朱治为国家事情担忧劳。朱治格节俭约省,虽位于富贵,但车驾官服只用于公事。孙权对他特别看待,亲自令督军御史掌管朱治封地的公文,朱治只需收四县的租税即可。然而贵族子弟及吴郡四大家族大多在郡府任职,郡中官员常多至千人,朱治大致上数年一次调遣人员进献王府,所遣者有几百人,每年四时进献,孙权的回报特厚。当时丹杨腹地,常有贼叛乱,朱治也因逐渐年老而思恋故土,故上表自请驻守故彰,镇抚山越。许多父老及乡亲故旧,无不上门进见,朱治把他们全请进家门,与他们一起宴饮,乡亲们以此为荣。在故彰住了一年余,又回到吴郡。红潮网

黄武三年(224),朱治去世,在吴郡三十一年,享年六十九岁。朱治的儿子朱才,一向为校尉带兵,继承父亲爵位后,升为偏将军。朱才弟弟朱纪,孙权将孙策的女儿许给他为妻,也以校尉身份带兵。朱纪弟弟朱纬、朱万岁,都早年夭折。朱才的儿子朱琬,继承爵位为将,官至镇西将军。

朱然传(附朱绩传)朱然,字义封,是朱治姐姐的儿子,本来姓施。起初朱治没有儿子,朱然十三岁时,朱治启奏孙策请求以朱然为嗣。孙策命令丹杨郡用羊、酒召来朱然,朱然来到吴郡,孙策优待他以礼相贺。朱然曾与孙权同学读书,结下深厚友谊。及至孙权统掌国事,以朱然为余姚县县长,当时他十九岁。后升为山陰县县令,加授折冲校尉,督察五个县。孙权认为他有奇特才能,分析丹杨郡另设临川郡,以朱然为郡太守,授与兵员二千。适逢山贼盛起,朱然带兵讨伐,一个月内就全部平定。曹出兵濡须,朱然守备大坞与三关屯,任偏将军。

建安二十四年(219),朱然随从孙权征讨关羽,与潘璋单独率军至临沮,生擒关羽,被升为昭武将军,封爵西安乡侯。

虎威将军吕蒙病重,孙权问他说:“您如病重不起,谁能接替?”吕蒙回答说:“朱然胆识守超越常人有余,我认为他可接任。”吕蒙去世,孙权赐朱然假节,镇守江陵。

黄武元年(222),刘备统率大军进攻宜都,朱然督率五千人与陆逊合力抗拒刘备。朱然单独带兵攻破刘备的前锋,截断他们的后路,刘备于是败走。朱然被授予征北将军,封爵永安侯。魏国派遣曹真、夏侯尚、张合阝等攻打江陵,魏文帝亲自进驻宛县,作为魏国进攻军队的威势声援,将军营连接起来包围城池。孙权派遣将军孙盛督率一万人马在江洲上设防,建立围堡,作为朱然的外援。张合阝率兵渡江攻打孙盛,孙盛抵抗不住,当即退却,张合阝占据了洲上的防守工事,朱然里外的联系断绝。孙权派遣潘璋、杨粲等前来解围,然而围不能解。这时朱然城中兵卒大多患上浮肿病,能战之兵仅有五千人。曹真等在城外堆起土山,挖掘地道,建置楼架,面向城内射箭如雨一般密集,东吴将士都大惊失色,朱然安然镇定毫无恐慌之意,尚在激励兵士,伺敌军间隙攻破了两座军营。魏军围困攻打朱然达六个月,仍不退兵。江陵县县令姚泰带兵防备该城的北门,他见外面兵势强盛,而城中人少,粮食将尽,因此与敌军通信息,陰谋作敌军内应。将要行动,事情暴露,朱然将姚泰治罪杀死。夏侯尚等不能取胜,于是撤围退军。自此朱然名声威震敌国,被改封为当陽侯。

黄武六年(227),孙权亲自率军攻打石陽,及至回师,潘璋断后。夜里出了差错,敌军追击潘璋,潘璋抵挡不住。朱然当即返回驻扎,以抵御敌人攻击,使前面船队得以航远,然后才慢慢启船出发。

黄龙元年(229),朱然被任命为车骑将军、右护军,兼任兖州牧。不久,因兖州在蜀国名份下,故解除州牧职任。

嘉禾二年(234),孙权与蜀国约定日期大举进攻魏国,孙权亲自向新城进军,朱然与全琮各接受孙权所赐斧钺,任左、右督军。适逢官兵疾病流行,故此未攻而返。

赤乌五年(242),吴军征讨木且中,魏国将领蒲忠、胡质各领数千人,蒲忠据守险要地段拦截,企图断绝朱然的后路,胡质作为蒲忠的后援。当时朱然所统领的兵将先已四处派发,听到消息后来不及召回集中,便率军营中现有的八百人迎头冲杀。蒲忠交战不利,胡质等都退兵。

赤乌九年(246),朱然再次征讨木且中,魏国将领李兴等人听说朱然深入腹地,率领步、骑兵六千人截断朱然后路,朱然夜里出兵迎战,部队得胜返回。起先,降将马茂心怀计,被发觉后处死,孙权对他十分忿恨。朱然临出发时上表说:“马茂这小人,胆敢辜负恩德养蓄。为臣今天承奉我朝天威,作战定能获捷,打算让我所获得的胜利成果,震惊炫耀远近,让战船充塞大江,使其景象壮观,以解我国君臣之忿。希望陛下记住为臣从前所言,责求为臣所取后效。”孙权当时压住朱然的奏表不让人知晓。朱然报捷后,群臣上朝祝贺,孙权于是举行酒宴奏乐,取出朱然奏表说:“此人前有奏表,我以为他难于做到,现在果真如他所言,可说他能明白地预见事情发展。”于是遣使任命朱然为左大司马、右军师。朱然身长不足七尺,处事待人是非分明,品行涵养纯美,他的才华只用在军事方面,其他方面均显质朴。他终日恭谨,常身在战场,临危急之事能大胆镇定,特别超人,虽然没有战事,他也每天早晚庄严击鼓,军营的士卒,全都整装列队,以这种方法迷弄敌人,使敌人不知如何防备,故此出战动辄有功。诸葛瑾儿子诸葛融、步陟马儿子步协,虽各自袭其父亲的职任,孙权特地又让朱然总为大都督。又陆逊也去世,功臣名将存在世上者只有朱然,无人能比得上他的权势。朱然卧病二年,后渐渐病情加重,孙权日里为之减食,夜里为之难寐,中间派送医药食物之人相望于道。朱然每次派人上表报知病情,孙权就召见其人,亲自询问,进来赐赏酒食,出去赠送布帛。自创业功臣有人患病以来,孙权心中所为关心者,吕蒙、凌统最重,其次就是朱然。

赤乌十二年(249),朱然六十八岁去世,孙权身着丧服哀悼,为之伤感悲痛。朱然之子朱绩继承爵位。朱绩,字公绪,因父亲功绩任为郎官,后任建忠都尉。他叔父朱才去世,他统领叔父的部下,跟随太常潘氵睿征讨五溪,以胆略勇力为人称道。他被升为偏将军营下督,兼管治办盗贼事宜,执法公正不偏。鲁王孙霸注意结交朱绩,曾到朱绩公署,靠近朱绩坐下,想与他结为友好,朱绩下地侍立,辞谢不敢承当。朱然去世,朱绩继承他的事业,被任命为平魏将军、乐乡督。次年,魏国征南将军王昶率军攻打江陵城,不胜而退。朱绩与奋威将军诸葛融信中说:“王昶远道而来,疲惫困乏,马无食料,战斗力不足而走,此乃天助我们。如今追击他们但兵力过少,您可带兵作为后继,我想在前头打败他们,您乘势由后而上,这岂为一人的功劳?应当同断金之义。”诸葛融答应了朱绩的要求。朱绩便领兵跟踪王昶至纪南,纪南离江陵城三十里地,朱绩在前头打了胜仗,而诸葛融不跟着进兵,朱绩后来失利。孙权深深嘉赞朱绩,极为愤怒地痛责诸葛融,诸葛融的哥哥大将军诸葛恪当时地位显贵权重,故诸葛融才没有被废。起初朱绩与诸葛恪、诸葛融不和,经过这件事情的变故,双方怨结更深。

建兴元年(252),朱绩被升为镇东将军。

建兴二年(253)春,诸葛恪出兵向新城,要朱绩与他合力相助,却将朱绩留在半州,让诸葛融兼任朱绩职务。当年冬,诸葛恪兄弟被害,朱绩又回到乐乡,假节。

太平二年(257),朱绩被升为骠骑将军。孙綝专揽朝政,大臣们各生异心,朱绩担心吴国必有扰乱,而让魏国乘隙而入,于是秘密写信与蜀结交,让蜀国作好兼并吴国的考虑。蜀国遣右将军阎宇领兵五千,增强白帝城的防守,以待朱绩后来的信息。

永安初年(258),朱绩升为大将军、都护督,从巴丘上至西陵。

元兴元年(264),朱绩就地被任命为左大司马。当初,朱然为朱治守丧完毕,乞求恢复本来姓氏,孙权不允许,朱绩于五凤年间上表,请求恢复为施姓。

建衡二年(270),施绩去世。

吕范传(附吕据传)吕范,字子衡,汝南郡细陽人。他年轻时为县吏,颇有姿容相貌。同县人刘氏,家中富有,女儿美貌,吕范向她家求婚。刘女的母亲嫌弃吕范,想不同意这门婚事,但刘氏说:“你看吕子衡肯作永远贫穷的人吗?”于是让女儿与吕范成婚。后来吕范避战乱到寿春,孙策见到他觉得他非同常人,吕范于是自动亲近孙策,带领门客一百人归附孙策。当时孙策母亲吴太妃在江都,孙策派遣吕范前往迎接。徐州牧陶谦说吕范是来为袁术窥探情况,煽动县令拷打吕范,吕范的亲近门客中的勇士们将吕范抢了回去。其时只有吕范与孙河常跟随在孙策身边,艰辛跋涉,不避危难,孙策也将他们作亲人相待,常常领他们进入后堂,在吴太妃跟前宴饮。吕范后来跟随孙策攻破庐江,回师一道东渡长江,前至横江、当利,打败张英、于麋,又顺流而下攻取小丹杨、湖孰,吕范兼任湖孰相。孙策平定秣陵、曲阿,收编笮融、刘繇的残余部队,给吕范增添兵员二千,战马五十。后来吕范兼任宛陵县县令,讨伐击败丹杨贼寇,还军吴郡,被升为都督。其时下邳人陈王禹自称为吴郡太守,住在海西,与地方豪强严白虎勾结。孙策亲率军队去征讨严白虎,另遣吕范与徐逸攻打陈王禹于海西,将他的大将陈牧斩首。吕范又随孙策攻打祖郎于陵陽,攻打太史慈于勇里。七县平定后,吕范被升任为征虏中郎将,出征江夏,还军又平定鄱陽。孙策去世,吕范前往吴郡奔丧。后来孙权再征江夏,吕范与张昭留守吴郡。曹进兵到赤壁,吕范与周瑜等共拒曹并将其击败,吕范被升为裨将军,兼职彭泽太守,以彭泽、柴桑、历陽为封地。刘备至京口城进见孙权,吕范私地请求孙权扣留刘备。后来吕范升为平南将军,驻扎柴桑。孙权征讨关羽,路过吕范官署,对他说:“过去早听你的话,现在就无须如此劳苦了。今日我要到上游去攻取荆州,你为我守好建业。”孙权大败关羽后回师,建都武昌,升任吕范为建威将军,封爵宛陵侯,兼任丹杨太守。治所设在建业,督领扶州以下至海边地区,转调溧陽、怀安、宁国为封地。曹休、张辽、臧霸等前来进击,吕范督率徐盛、全琮、孙韶等部兵马,在洞口以水师抵御曹休等人。吕范升为前将军、假节,改封南昌侯。当时遭遇大风,船上兵卒溺水死者数千,吕范撤军,任扬州牧。吕范生喜好威严仪表,州里人如陆逊、全琮及贵族公子,都注意修饰恭敬严肃,不敢轻佻。吕范的居住之处和服饰,在当时是很费奢侈的,然而他勤勉公事、遵奉法纪,故此孙权喜欢他的忠诚,并不责怪他的奢侈。起初孙策让吕范负责财务账目,孙权当时年纪还轻,私下里有求于吕范,吕范必定向孙策禀报,不敢擅自答应孙权的要求,当时他就因此事颇有声望。孙权任陽羡县县长时,有私用的财物,孙策有时要审查,功曹周谷动辄就将孙权的花销记在另外的账本上,使孙策无法查询责问。孙权当时很喜欢周谷,及至后来他统掌国事时,以吕范忠诚,故特别信任,而以周谷善于欺瞒上司更换账本,故撤职不用。

黄武七年(228),吕范被升任为大司马,印绶尚未授给,他便生病去世。孙权身着丧服哀悼,派使者追授印章绶带。及至还都建业,孙权路过吕范墓前痛喊:“子衡!”边喊边流泪,用牛、羊、猪三牲来祭祀他。吕范的长子早死,次子吕据承爵。吕据,字世仪,因父亲之功任郎官,后来吕范卧重病,吕据被任命为副军校尉,辅助掌管军事。吕范去世后,吕据升迁为安军中郎将。他多次征讨山越寇贼,各处深险僻峻之地,只要他去攻击都能取胜。他跟随太常潘氵睿讨伐五奚谷,又立战功。朱然进攻樊城,吕据与朱异攻破该城的外围,回师后被任为偏将军,入朝补任马闲右部督,升任越骑校尉。

太元元年(251),大风,长江水涨溢泛,渐渐淹到城门,孙权派人观察水情,只见惟有吕据派人弄到大船防备敌害。孙权对他进行嘉奖,任命为荡魏将军。孙权重病卧,以吕据为太子右部督。太子即位为帝,任命吕据为右将军。魏国出兵东兴,吕据奔赴征讨有功。次年,孙綝杀诸葛恪,升任吕据为骠骑将军,兼管西宫事务。

五凤二年(255),假节,与孙峻等袭击寿春,还军路遇魏将曹珍,在高亭将其击败。

太平元年(256),吕据率军伐魏。未到淮河,听说孙峻已死,让他的堂弟孙綝接替孙峻职位,吕据大怒,引军退回,打算废除孙綝。孙綝得到消息后,派中书捧着皇帝诏书,命令文钦、刘纂、唐咨等前往攻取吕据,又派自己的堂兄孙宪率都下兵迎击吕据于江都。吕据手下人劝他投降魏国,吕据说:“我耻为叛臣。”于是自杀。孙綝诛灭了他的三族。

朱桓传(附朱异传)朱桓,字休穆,吴郡吴县人。孙权为将军,朱桓在他幕府中供职,被任命为余姚县县长。朱桓前往余姚上任正遇上当地瘟疫流行,粮食缺乏价钱昂贵。朱桓分派正直的官吏去各地慰问关心,赠予医药,粥饭供应不断,士人百姓都对他感恩戴德。他被升为荡寇校尉,带兵二千员,让他在吴郡、会稽两地招募。他收集散兵游勇,一年之间,得到一万余人。后来丹杨、鄱陽山贼蜂涌而起,攻城掠地,杀害官长,处处屯兵立寨。朱桓督领诸将,转战征讨,各处相继平定。他逐步升为偏将军,封爵新城亭侯。朱桓后来接替周泰为濡须督。黄武元年(222),魏国派遣大司马曹仁率领步、骑兵数万进军濡须,曹仁打算用兵袭击攻取濡须口水洲上吴军营寨,却先放出消息,说要东往攻打羡溪。朱桓分出部分兵力赶赴羡溪,兵卒已出发,突然得到曹仁已进军至濡须仅离七十里的消息。朱桓赶紧派人去追回去羡溪的部队,部队未赶到曹仁大军已突然杀来。当时朱桓手下以及所率兵卒,在原地者只五千人,诸位将领心中悬悬,各人都很畏惧,朱桓向他们喻解形势,说:“凡遇两军交战对阵,胜负取决于将领,不在兵卒多少。各位听说曹仁用兵作战的才能,与我朱桓相比如何?兵法上所说的客军超过守军一倍的情况,是说双方都处在平原地带,无城池可以据守,又指双方的兵士勇怯状况相同的情况而已。如今敌人既非智勇之将,加之他的士卒都很胆怯,又千里徒步跋涉而来,人疲马惫,而我与各军共据守在高城,南面濒临大江,北面背靠山陵,以逸待劳,作为主人抵制敌人,这是百战百胜的优势。即使曹丕亲自前来,尚不值得忧虑,何况曹仁等人呢?”朱桓因而偃旗息鼓,外表上显示自己兵力薄弱,以此诱骗曹仁前来。曹仁果然派遣他的儿子曹泰攻打濡须城,另分派将军常雕督领诸葛虔、王双等,乘坐油船另外袭击中洲。而中洲是军中将领家属所在的地方。曹仁亲自率领万人留守橐皋,又作为曹泰等人的后盾。朱桓所部兵将攻取油船,或分队攻击常雕等,朱桓等人则亲自前迎抵御曹泰,烧毁曹营后敌军败退,于是斩杀常雕,生擒王双,押送武昌,在战斗中斩死和溺死的敌兵千余人。孙权嘉奖朱桓的功绩,封朱桓为嘉兴侯,升任为奋武将军,兼任彭城相。

黄武七年(228),鄱陽太守周鲂诈骗诱引魏国大司马曹休,曹休率领步、骑兵十万人到皖城来迎接周鲂。当时陆逊为元帅,全琮与朱桓为左、右督,各督率三万人迎击曹休。曹休知道受了欺骗,本当领兵退还,但他自恃兵众势盛,决定迎着吴军决一死战。朱桓献计说:“曹休本来是由于亲属关系而被任用,不是智勇双全的名将。现在交战他必定失败,失败必然逃走,逃走应从夹石、挂车经过,而这两处道路都险阻扼要,如果用一万兵卒垒守塞路,则敌军便可全部消灭,而曹休也可生擒,我请求让我率领自己的部下前往断其退路。如果能受益于天威,能获得曹休来证实我的话见效,便可以乘胜长入,进取寿春,割取淮南之地,以图谋许昌、洛陽,这是万世才遇一次的良机,不可失去。”孙权先与陆逊商议,陆逊认为此计不可行,故此朱桓的计策不得实现。

黄龙元年(229),朱桓被任为前将军,兼任青州牧,假节。

嘉禾六年(237),魏国庐江主簿吕习请求吴国派大军前往,准备打开城门为内应。朱桓与卫将军全琮一起率军前往迎接吕习。军队到达后,事情败露,部队应当返还。庐江城外有溪水,去城一里左右,宽三十多丈,深八九尺,浅地方四五尺,各部全部渡水离去,朱桓亲自断后。当时庐江太守李膺正严整兵马,企图待吴军渡至河中,乘势进攻击。及至见到朱桓的令旗车盖在队伍后尾,终于不敢出军。他畏惧朱桓竟到如此地步。其时,全琮为都督,孙权又命令偏将军胡综宣传诏令,让胡综参与军事。全琮因军出无所收获,商议打算部署各将领,搞些偷袭行动。朱桓一向气势高傲,故此羞于见自己的部下,于是前往见全琮,问行动的意图,因激动发怒,与全琮计较争执。全琮想自我解脱,于是说:“主公自己命令胡综为都督,胡综意思要这样为好。”朱桓更加忿怒,回来后就派人去叫胡综。胡综来到军门,朱桓出来迎接,回头对手下人说:“我放开手脚干,你们都走开。”有一人从旁边先出去,告诉胡综叫他回去。朱桓出来,不见胡综,知道是手下人报的信,便把那人杀死。他的佐军上前劝谏,又刺杀佐军,于是他假托狂病发作,前往建业治病。孙权惜他的功劳才干,故没有办他的罪,让朱桓的儿子朱异代为统领军队,叫医生为他诊病看护,几个月后又让他回到中洲。孙权亲自出来为朱桓送行,对他说:“如今敌寇尚在,天下尚未统一,孤人应与您共定天下,打算让您督率五万人独挡一面,以图谋进取,想您的病没有复发吧?”朱桓说:“上天授予陛下神圣资质,正当君临四海,辱没您予臣以重任,以铲除逆,我的病定能自己痊愈。”朱桓格喜护短,耻于落在人后,每次临阵对敌交战,受到节制约束不得自由,他就动辄发怒激愤。然而他轻财好义,且强记能力好,与人见过一面,几十年不会忘记,他的部下万多人,他们的妻小他都认识。他惜养护官兵,赡护他们的亲属,俸禄财货,都与他们共同分享。及至朱桓病重,全军忧伤悲戚。

赤乌元年(238),朱桓六十二岁时去世。军中官兵及亲属男女,无不痛号思念。他家无积余财产,孙权赐给食盐五千斛以接济丧事。他的儿子朱异继承爵位。朱异,字季文,因父亲军功而为郎,后升任骑都尉,代替朱桓掌管军队。

赤乌四年(241),跟随朱然攻打魏国樊城,献计攻破樊城外围,回师后被升为偏将军。魏国庐江太守文钦驻扎营寨于六安,将很多营寨设置在紧要道路上,用来招募引诱叛逃之人,成为边境的祸患。朱异于是亲自率领手下二千人,攻毁文钦的七座营寨,斩杀数百人,被升任为扬武将军。孙权与他谈论攻战之事,他的对答很称合孙权心意。孙权对朱异的叔父骠骑将军朱据说:“我本来知道季文勇敢果毅,见了他之后,觉得比我听到的还行!”

赤乌十三年(250),文钦诈降,秘密致信给朱异,想让朱异亲自去迎接他。朱异上表呈文钦书信,说明他的投降是假意,不可立即迎接他。孙权下诏说:“如今北方土地尚未统一,文钦来信想要归顺,应当马上迎接他,如果怀疑他有诈,就应当设计将其网罗住,布置大部队来防备他就可以了。”于是派遣吕据督率二万人马,与朱异合力挺进,到了北方边界,文钦果然不降。

建兴元年(252),朱异被升任镇南将军。同年,魏国派遣胡遵、诸葛诞等出兵东兴,朱异督率水军攻打魏军浮桥,桥被毁坏,魏军大败。

太平二年(257),假节,任大都督,带兵救援寿春之围,未能取胜。回师后,为孙綝陷害而死。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