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周书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周书 >

周书卷十九 列传第十一

达奚武字成兴,代人也。祖眷,魏怀荒镇将。父长,汧城 镇将。 武少倜傥,好驰射,为贺拔岳所知。岳征关右,引为别将, 武遂委心事之。以战功拜羽林监、子都督。及岳为侯莫陈悦所 害,武与赵贵收岳归平凉,同翊戴太祖。从平悦,除中散大 夫、都督,封须昌县伯,邑三百户。魏孝武入关,授直寝,转 大丞相府中兵参军。大统初,出为东秦州刺史,加散骑常侍, 进爵为公。

齐神武与窦泰、高敖曹三道来侵,太祖欲并兵击窦泰,诸 将多异议,唯武及苏绰与太祖意同,遂擒之。齐神武乃退。太 祖进图弘农,遣武从两骑觇候动静,武与其候骑遇,即便交战, 斩六级,获三人而反。齐神武趣沙苑,太祖复遣武觇之。武从 三骑,皆衣敌人衣服。至日暮,去营百步,下马潜听,得其军 号。因上马历营,若警夜者,有不如法者,往往挞之。具知敌 之情状,以告太祖。太祖深嘉焉。遂从破之。除大都督,进爵 高郡公,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四年,太祖援洛,武率骑一千为前锋。至谷城,与李弼 破莫多娄贷文。进至河桥,武又力战,斩其司徒高敖曹。迁侍 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出为北雍州刺史。复战邙山, 时大军不利,齐神武乘胜进至陕。武率兵御之,乃退。久之, 进位大将军。

十七年,诏武率兵三万,经略汉川。梁将杨贤以武兴降, 梁深以白马降,武分兵守其城。梁梁州刺史、宜丰侯萧循固守 南郑,武围之数旬,循乃请服,武为解围。会梁武陵王萧纪遣 其将杨干运等将兵万余人救循,循于是更据城不出。恐援军之 至,表里受敌,乃简骑三千,逆击干运于白马,大破之。干 运退走。武乃陈蜀军俘级于城下。循知援军被破,乃降,率所 部男女三万口入朝,自剑以北悉平。明年,武振旅还京师。朝 议初欲以武为柱国,武谓人曰:“我作柱国,不应在元子孝前。” 固辞不受。以大将军出镇玉壁。武乃量地形胜,立乐昌、胡营、 新城三防。齐将高苟子以千骑攻新城,武邀击之,悉虏其众。 孝闵帝践阼,拜柱国、大司寇。齐北豫州刺史司马消难举 州来附,诏武与杨忠迎消难以归。武成初,转大宗伯,进封郑 国公,邑万户。齐将斛律敦侵汾、绛,武以万骑御之,敦退。 武筑柏壁城,留开府权严、薛羽生守之。

保定三年,迁太保。其年,大军东伐。随公杨忠引突厥自 北道,武以三万骑自东道,期会晋。武至平,后期不进, 而忠已还,武尚未知。齐将斛律明月遗武书曰 :“鸿鹤已翔于 寥廓,罗者犹视于沮泽也 。”武览书,乃班师。出为同州刺史。 明年,从晋公护东伐。时尉迟迥围洛,为敌所败。武与齐王 宪于邙山御之。至夜,收军。宪欲待明更战,武欲还,固争未 决。武曰 :“洛军散,人情骇动。若不因夜速还,明日欲归 不得。武在军旅久矣,备见形势。大王少年未经事,岂可将数 营士众,一旦弃之乎 。”宪从之,遂全军而返。天和三年,转 太傅。 武贱时,奢侈好华饰。及居重位,不持威仪,行常单马, 左右止一两人而已。外门不施戟,恒昼掩一扉。或谓武曰:“公 位冠群后,功名盖世,出入仪卫,须称具瞻,何轻率若是?” 武曰 :“子之言,非吾心也。吾在布衣,岂望富贵,不可顿忘 畴昔。且天下未平,国恩未报,安可过事威容乎 。”言者惭而 退。

武之在同州也,时属天旱,高祖敕武祀华岳,岳庙旧在山 下,常所祷祈。武谓僚属曰 :“吾备位三公,不能燮理陰陽, 遂使盛农之月,久绝甘雨,天子劳心,百姓惶惧。忝寄既重, 忧责实深。不可同于众人,在常祀之所,必须登峰展诚,寻其 灵奥 。”岳既高峻,千仞壁立,岩路崄绝,人迹罕通。武年踰 六十,唯将数人,攀藤援枝,然后得上。于是稽首祈请,陈百 姓恳诚。晚不得还,即于岳上藉草而宿。梦见一白衣人来,执 武手曰 :“快辛苦,甚相嘉尚 。”武遂惊觉,益用祗肃。至旦, 云雾四起,俄而澍雨,远近沾洽。高祖闻之,玺书劳武曰:“公 年尊德重,弼谐朕躬。比以陰陽愆序,时雨不降,命公求祈, 止言庙所。不谓公不惮危险,遂乃远陟高峰。但神道聪明,无 幽不烛,感公至诚,甘泽斯应。闻之嘉赏,无忘于怀。今赐公 杂彩百疋,公其善思嘉猷,匡朕不逮。念坐而论道之义,勿复 更烦筋力也。”

贪吝,其为大司寇也,在库有万钉金带,当时宝之, 武因入库,乃取以归。主者白晋公护,以武勋,不彰其过,因 而赐之。时论深鄙焉。五年十月,薨,年六十七。赠太傅、十 五州诸军事、同州刺史。谥曰桓。子震嗣。

震字猛略。少骁勇,便骑射,走及奔马,膂力过人。大统 初,起家员外散骑常侍。太祖尝于渭北校猎,时有兔过太祖前, 震与诸将竞射之,马倒而坠,震足不倾踬,因步走射之,一发 中兔。顾马纔起,遂回身腾上。太祖喜曰:“非此父不生此子!” 赐武杂彩一百段。十六年,封昌邑县公,一千户。累迁抚军将 军、银青光禄大夫、通直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散骑常侍。世宗初,拜仪同、〔司〕右中大夫,加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改封普宁县公 。武(平)〔成〕初,进爵广平 郡公,除华州刺史。震虽生自膏腴,少习武艺,然导民训俗, 颇有治方。秩满还朝,为百姓所恋。

保定四年,大军东讨,诸将皆奔退,震与敌交战,军遂独 全。天和元年,进位大将军,率众征稽胡,破之。六年,拜柱 国。建德初,袭爵郑国公,出为金州总管、十一州九防诸军事、 金州刺史。四年,从高祖东伐,为前三军总管。五年,又从东 伐,率步骑一万守统军川,攻克义宁、乌苏二镇,破并州。进 位上柱国。仍从平邺,赐妾二人、女乐一部及珍玩等,拜大宗 伯。震父尝为此职,时论荣之。宣政中,出为原州总管、三州 二镇诸军事、原州刺史。寻罢归。隋开皇初,薨于家。

震弟惎,车骑将军、渭南县子。大象末,为益州刺史,与 王谦据蜀起兵。寻败,被诛。

侯莫陈顺,太保、梁国公崇之兄也。少豪侠,有志度。初 事尔朱荣为统军,后从贺拔胜镇井陉。武泰初,讨葛荣,平邢 杲,征韩娄,皆有功。拜轻车将军、羽林监。又从破元颢,进 宁朔将军、越骑校尉。普泰元年,除持节、征西将军,封木门 县子,邑三百户。寻加散骑常侍、千牛备身、卫将军、合内大 都督。从魏孝武入关。顺与太祖同里闬,素相友善,且其弟崇 先在关中,太祖见之甚欢。乃进爵彭城郡公,邑一千户。

大统元年,拜卫尉卿,授仪同三司。及梁仚定围河州, 以顺为大都督,与赵贵讨破之,即行河州事。后从太祖破沙苑, 以功增邑千户。

四年,魏文帝东讨,与太尉王盟、仆射周惠达等留镇长安。 时赵青雀反,盟及惠达奉魏太子出次渭北。顺于渭桥与贼战, 频破之,贼不敢出。魏文帝还,亲执顺手曰 :“渭桥之战,卿 有殊力 。”便解所服金镂玉梁带赐之。

南岐州氐苻安寿自号太白王,攻破武都,州郡动。复以 顺为大都督,往讨之。而贼屯兵要险,军不得进。顺乃设反间, 离其腹心;立信赏,诱其徒属。安寿知势穷迫,遂率部落一千 家,赴军款附。时顺弟崇又封彭城郡公,封顺河间郡公。明年, 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行西夏州事、安平郡公。十六 年,拜大将军,出为荆州总管、山南道五十二州诸军事、荆州 刺史。孝闵帝践阼,拜少师,进位柱国。其年薨。

豆卢宁字永安,昌黎徒何人。其先本姓慕容氏,前燕之支 庶也。高祖胜,以燕。皇始初,归魏,授长乐郡守,赐姓豆卢 氏,或云避难改焉。父长,柔玄镇将,有威重,见称于时。武 成初,以宁着勋,追赠柱国大将军、少保、涪陵郡公。

宁少骁果,有志气,身长八尺,美容仪,善骑射。永安中, 以别将随尔朱天光入关,加授都督。又以破万俟丑奴功,赐爵 灵寿县男。尝与梁仚定遇于平凉川,相与肄射。乃于百步悬莎 草以射之,七发五中。定服其能,赠遗甚厚。天光败后,侯莫 陈悦反,太祖讨悦,宁与李弼率众归太祖。

魏孝武西迁,以奉迎勋,封河县伯,邑五百户。大统元 年,除前将军,进爵为侯,增邑三百户。迁显州刺史、显州大 中正。寻拜抚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 授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从太祖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 除武卫大将军,兼大都督。寻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邑 八百户。拜北华州刺史,在州未几,以廉平著称。加散骑常侍。 七年,从于谨破稽胡帅刘平伏于上郡。及梁仚定反,以宁为军 司,监陇右诸军事。贼平,进位侍中、使持节、骠骑大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九年,从太祖迎高仲密,与东魏战于邙山,迁 左卫将军,进爵范郡公,增邑四百户。十六年,拜大将军。 羌帅傍乞铁(忽)〔匆〕及郑五丑等反叛,宁率众讨平之 。魏 恭帝二年,改封武郡公,迁尚书右仆射。梁将王琳遣其将侯 方儿、潘纯陀寇江陵,宁与蔡佑、郑永等讨之,方儿等遁走。 三年,武兴氐及固(查)〔道〕氐魏大王等 ,相应反叛,宁复 讨平之。孝闵帝践阼,授柱国大将军。武成初,出为同州刺史。 复督诸军讨稽胡郝阿保、刘桑德等,破之。军还,迁大司寇, 进封楚国公,邑万户,别食盐亭县一千户,收其租赋。保定四 年,授岐州刺史。属大兵东讨,宁舆疾从军。五年,薨于同州, 时年六十六。赠太保、同鄜等十州诸军事、同州刺史。谥曰昭。

初宁未有子,养弟永恩子绩。及生子赞,亲属皆请赞为嗣。 宁曰:“兄弟之子,犹子也,吾何择焉。”遂以绩为世子。世以 此称之。及宁薨,绩袭爵,少历显位,大象末,上柱国、利州 总管。赞以宁勋,建德初,赐爵华县侯。累迁开府仪同大将 军、进爵武郡公。

永恩少有识度,为时辈所称。初随宁事侯莫陈悦,后与宁 俱归太祖,授殄寇将军。以迎魏孝武功,封新兴县伯,邑五百 户。屡逢征讨,皆有功,拜龙骧将军、中散大夫。大统八年, 除直寝、右亲信都督,寻转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十六年, 拜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废帝元年,进位骠骑大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二年,出为成州刺史。魏恭帝元年,进 爵龙(来)〔支〕县侯。三年,大将军、安政公史宁随突厥可 汗入吐谷浑,令永恩率骑五千镇河、鄯二州,以为边防。孝闵 帝践祚,授鄯州刺史,改封沃野县公,增邑一千户。寻转陇右 总管府长史。武成元年,迁都督利沙文三州诸军事、利州刺史。 时文州蛮叛,永恩率兵击破之。保定元年,入为司会中大夫。 二年,复出为陇右总管府长史。宁以佐命元勋封楚国公,请以 先封武郡三千户益沃野之封,诏许焉。又增邑并前四千五百 户。寻卒官,年四十八。赠少保、幽冀等五州诸军事、幽州刺 史。谥曰敬。子通嗣。

宇文贵字永贵,其先昌黎大棘人也。徙居夏州。父莫豆干。 保定中,以贵着勋,追赠柱国大将军、少傅、夏州刺史、安平 郡公。贵母初孕贵,梦有老人抱一儿授之曰 :“赐尔是子,俾 寿且贵 。”及生,形类所梦,故以永贵字之。

贵少从师受学,尝辍书叹曰 :“男儿当提剑汗马以取鲍侯, 何能如先生为博士也!”正光末,破六汗拔陵围夏州,刺史源 子雍婴城固守,以贵为统军救之。前后数十战,军中咸服其勇。 后送子雍还,贼帅叱干麒麟、薛崇礼等处处屯聚,出兵邀截, 贵每奋击,辄破之。除武骑常侍。又从子雍讨葛荣,军败奔邺, 为荣所围。贼屡来攻,贵每缒而出战,贼莫敢当其锋。然凶徒 寔繁,围久不解。贵乃于地道潜出,北见尔朱荣,陈贼兵势, 荣深纳之。因从荣擒葛荣于滏口,加别将。又从元天穆平邢杲, 转都督。元颢入洛,贵率乡兵从尔朱荣焚河桥,力战有功。加 征虏将军,封革融县侯,邑一千户。除郢州刺史,入为武卫将 军、(关)〔合〕内大都督。

从魏孝武西迁,进爵化政郡公。大统初,迁右卫将军。贵 善骑射,有将率才。太祖又以宗室,甚亲委之。三年,进车骑 大将军、仪同三司。与独孤信入洛

东魏颍州(刺)〔长〕史贺若统据颍川来降,东魏遣其将 尧雄、赵育、是云宝率众二万攻颍。贵自洛率步骑二千救之, 军次翟。雄等已度马桥,去颍川三十里,东魏行台任祥又率 众四万余,与雄合。诸将咸以彼众我寡,不可争锋。贵曰:“兵 机倚伏,固不可以常理论。古人能以寡制众者,皆由预睹成败, 决必然之策耳。吾虽闇于成事,然谓进与贺若合势,为计之上 者。请为诸军说之。尧雄等必以为颍川孤危,势非其敌,又谓 吾寡弱独进,若悉力以攻颍,必指掌可破。既陷颍川,便与任 祥军合,同恶相济,为害更甚。吾今屯兵翟,便是入其数内。 若贺若一陷,吾辈坐此何为。进据颍川,有城可守。雄见吾入 城,出其不意,进则狐疑,退则不可。然后与诸军尽力击之, 何往不克。愿勿疑也 。”遂入颍川。雄等稍前,贵率千人背城 为陈,与雄合战,贵马中流矢,乃短兵步斗。士众用命。雄大 败轻走,赵育于陈降,获其辎重,俘万余人,尽放令还。任祥 闻雄败,遂不敢进。寻而仪同怡峰率骑五百赴贵,贵乘胜祥。 祥退保宛陵,追及之。会日暝,结陈相持。明旦合战,俘斩甚 多。祥军既败,是云宝亦降。

师还。魏文帝在天游园,以金卮置侯上,命公卿射中者, 即以赐之。贵一发而中。帝笑曰:“由基之妙,正当尔耳。”进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历夏岐二州刺史。十六年, 迁中外府左长史,进位大将军。

宕昌王梁弥定为宗人獠甘所逐,来奔。又有羌酋傍乞铁匆 因梁仚定反后,据有渠株川,拥种类数千家,与渭州民郑五丑 扇惑诸羌同反,凭险置栅者十余所。太祖令贵与豆卢宁、史宁 讨之。贵等擒斩铁匆及五丑。史宁又别击獠甘,破之,乃纳弥 定。并于渠株川置岷州。朝廷美其功,遂于粟阪立碑,以纪其 绩。

魏废帝初,出为岐州刺史。二年,授大都督、兴西盖等六 州诸军事、兴州刺史。先是兴州氐反,自贵至州,人情稍定。 贵表请于梁州置屯田,数州丰足。三年,诏贵代尉迟迥镇蜀。 时隆州人开府李光赐反于盐亭,与其帛玉成、寇食堂、谯淹、 蒲皓、马术等攻围隆州。州人李祏亦聚众反,开府张遁举兵应 之。贵乃命开府叱奴兴救隆州,又令开府成亚击祏及遁。势蹙 遂降,执送京师。除都督益潼等八州诸军事、益州刺史,就加 小司徒。先是蜀人多劫盗,贵乃召任侠杰健者,署为游军二十 四部,令其督捕,由是颇息。

孝闵帝践阼,进位柱国,拜御正中大夫。武成初,与贺兰 祥讨吐谷浑。军还,进封许国公,邑万户。旧爵回封一子。迁 大司空,治小冢宰,历大司徒,迁太保。

贵好音乐,耽弈碁,留连不倦。然好施士,时人颇以此 称之。保定之末,使突厥迎皇后。天和二年,还至张掖,薨。 赠太傅,谥曰穆。

子善嗣。历位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柱国、洛州刺史。 以罪免,寻复本官,除大宗伯。大象末,进位上柱国。善弟忻, 少以父军功赐爵化政郡公。骁勇绝伦,有将帅才略。大象末, 位至上柱国,进封英国公。忻弟恺,少好学,颇解属文,杂艺 多通,尤巧思。亦以父军功赐爵双泉县伯。寻袭祖爵安平郡 公。起家右侍上士,稍迁御正中大夫。保定中,位至上开府。 是云宝、赵育既至,初并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宝后 累迁至大将军、都督凉甘瓜州诸军、凉州刺史,赐爵洞城郡公。 世宗时,吐谷浑侵凉州,宝与战不利,遂殁于阵。

杨忠,弘农华人也。小名奴奴。高祖元寿,魏初,为武 川镇司马,因家于神武树颓焉。祖烈,龙骧将军、太原郡守。 父祯,以军功除建远将军。属魏末丧乱,避地中山,结义徒以 讨鲜于修礼,遂死之。保定中,以忠勋,追赠柱国大将军,少 保、兴城郡公。

忠美髭髯,身长七尺八寸,状貌瑰伟,武艺绝伦,识量沉 深,有将帅之略。年十八,客游泰山。会梁兵攻郡,陷之,遂 被执至江左。在梁五年,从北海王颢入洛,除直合将军。颢败, 尔朱度律召为帐下统军。及尔朱兆以轻骑自并州入洛,忠时 预焉。赐爵昌县伯,拜都督,又别封小黄县伯。从独孤信破梁 下溠戍,平南,并有功。

及齐神武举兵内侮,忠时随信在洛,遂从魏孝武西迁,进 爵为侯。仍从平潼关,破回洛城。除安西将军、银青光禄大夫。 东魏荆州刺史辛纂据穰城,忠从独孤信讨之,纂战败退走。信 令忠与都督康洛儿、元长生为前驱,驰至其城,叱门者曰:“今 大军已至,城中有应,尔等求活,何不避走!”门者尽散 。忠 与洛儿、长生乘城而入,弯弓大呼,纂兵卫百余人莫之敢御, 斩纂以徇,城中慑服。居半岁,以东魏之,与信奔梁。梁武 帝深奇之,以为(大)〔文〕德主帅、关外侯。

大统三年,与信俱归阙。太祖召居帐下。尝从太祖狩于龙 门,忠独当一猛兽,左挟其腰,右拔其舌。太祖壮之。北台谓 猛兽为“揜于 ”,因以字之。从擒窦泰,破沙苑。迁征西将军、 金紫光禄大夫,进爵襄城县公。河桥之役,忠与壮士五人力战 守桥,敌人遂不敢进。以功除左光禄大夫、云州刺史,兼大都 督。又与李远破黑水稽胡,并与怡峰解玉壁围,转洛州刺史。 邙山之战,先登陷陈。除大都督,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散骑常侍。追封母盖氏为北海郡君。寻除都督朔燕显蔚四州诸 军事、朔州刺史,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及东 魏围颍川,蛮帅(日)〔田〕柱清据险为乱,忠率兵讨平之。 时侯景渡江,梁武丧败,其西义郡守马伯符以下溠城降。 朝廷因之,将经略汉、沔,乃授忠都督三荆二襄二广南雍平信 随江二郢淅十五州诸军事,镇穰城。以伯符为乡导,攻梁齐兴 郡及昌州,皆克之。梁雍州刺史、岳王萧詧虽称藩附,而尚 有贰心。忠自樊城观兵于汉滨,易旗递进,实骑二千,察登楼 望之,以为三万也,惧而服焉。

梁司州刺史柳仲礼留其长史马岫守安陆,自率兵骑一万寇 襄。初,梁竟陵郡守孙暠以其郡来附,太祖命大都督符贵往 镇之。及仲礼至,暠乃执贵以降。仲礼又进遣其将王叔孙与暠 同守。太祖怒,乃令忠帅众南伐。攻梁随郡,克之,获其守将 桓和。所过城戍,望风请服。忠乃进围安陆。仲礼闻随郡陷, 恐安陆不守,遂驰归赴援。诸将恐仲礼至则安陆难下,请急攻 之。忠曰 :“攻守势殊,未可卒拔。若引日劳师,表里受敌, 非计也。南人多习水军,不闲野战。仲礼回师在近路,吾出其 不意,以奇兵袭之,彼怠我奋,一举必克,则安陆不攻自拔, 诸城可传檄而定也 。”于是选骑二千,衔枚夜进,遇仲礼于淙 头。忠亲自陷陈,擒仲礼,悉俘其众。马岫以安陆降,王叔孙 斩孙暠,以竟陵降,皆如忠所策。梁元帝遣使送子方略为质, 并送载书,请魏以石城为限,梁以安陆为界。乃旋师。进爵陈 留郡公。

十七年,梁元帝其兄邵陵王纶。纶北度,与其前西陵郡 守羊思达要随、陆土豪段珍宝、夏侯珍洽,合谋送质于齐,欲 来寇掠。汝南城主李素,纶故吏也,开门纳焉。梁元帝密报太 祖,太祖乃遣忠督众讨之。诘旦陵城,日昃而克。擒萧纶,数 其罪而杀之;并获其安乐侯昉,亦杀之。初,忠之擒柳仲礼, 遇之甚厚。仲礼至京师,乃谮忠于太祖,言其在军大取金宝珍 玩等。太祖欲覆按之,惜其功高,乃出忠。忠忿恚,悔不杀仲 礼。故至此获纶等,并加戮焉。忠间岁再举,尽定汉东之地。 宽以御众,甚得新附之心。

魏恭帝初,赐姓普六如氏,行同州事。及于谨伐江陵,忠 为前军,屯江津,遏其走路。梁人束刃于象鼻以战,忠射之, 二象反走。及江陵平,朝廷立萧詧为梁(王)〔主〕,令忠镇穰 城以为掎角之势。别讨沔曲诸蛮,皆克之。

孝闵帝践阼,入为小宗伯。齐人寇东境,忠出镇蒲阪。及 司马消难请降,忠与柱国达奚武援之。于是共率骑士五千,人 兼马一疋,从间道驰入齐境五百里。前后遣三使报消难而皆不 反命。去〔北〕豫州三十里,武疑有变,欲还。忠曰 :“有进 死,无退生 。”独以千骑夜趋城下,四面峭绝,徒闻击柝之声。 武亲来,麾数百骑以西。忠勒余骑不动,候门开而入,乃驰遣 召武。时齐镇城伏敬远勒甲士二千人据东陴,举烽严警。武惮 之,不欲保城,乃多取财帛,以消难及其属先归。忠以三千骑 为殿,到洛南,皆解鞍而卧。齐众来追,至于洛北。忠谓将士 曰:“但饱食,今在死地,贼必不敢渡水当吾锋。”齐兵若渡 水,忠驰将击之,齐兵不敢,遂徐引而还。武叹曰 :“达奚 武自是天下健儿,今日服矣 !”进位柱国大将军。武成元年, 进封随国公,邑万户,别食竟陵县一千户,收其租赋。寻治御 正中大夫。

保定二年,迁大司空。时朝议将与突厥伐齐,公卿咸曰: “齐氏地半天下,国富兵强。若从漠北入并州,极为险阻,且 大将斛律明月未易可当。今欲探其巢窟,非十万不可 。”忠独 曰:“师克在和不在众,万骑足矣。明月竖子,亦何能为。”三 年,乃以忠为元帅,大将军杨纂、李穆、王杰、尔朱敏及开府 元寿、田弘、慕容延等十余人皆隶焉。又令达奚武帅步骑三万, 自南道而进,期会晋。忠乃留敏据什贲,游兵河上。忠出武 川,过故宅,祭先人,飨将士,席卷二十余镇。齐人守陉岭之 隘,忠纵奇兵奋击,大破之。又留杨纂屯灵丘为后拒。突厥木 汗可汗控(也)〔地〕头可汗、步(虽)〔离〕可汗等,以十万 骑来会。四年正月朔,攻晋。是时大雪数旬,风寒惨烈,齐 人乃悉其锐,鼓噪而出。突厥震骇,引上西山不肯战。众皆 失色。忠令其众曰:“事势在天,无以众寡为意。”乃率七百人 步战,死者十四五。以武后期不至,乃班师。齐人亦不敢。 突厥于是纵兵大掠,自晋至(栾)〔平〕城七百余里 ,人畜 无孑遗,俘斩甚众。高祖遣使迎劳忠于夏州。及至京师,厚加 宴赐。高祖将以忠为太傅,晋公护以其不附己,难之,乃拜总 管泾(幽)〔豳〕灵云盐显六州诸军事、泾州刺史。

是岁,大军又东伐,晋公护出洛,令忠出沃野以应接突 厥。时军粮既少,诸将忧之,而计无所出。忠曰 :“当权以济 事耳 。”乃招诱稽胡诸首领,咸令在坐。使王杰盛军容,鸣鼓 而至。忠怪而问之。杰曰 :“大冢宰已平洛,天子闻银、 夏之间生胡扰动,故使杰就公讨之 。”又令突厥使者驰至而告 曰 :“可汗更入并州,留兵马十余万在长城下,故遣问公,若 有稽胡不服,欲来共公破之 。”坐者皆惧,忠慰喻而遣之。于 是诸胡相率归命,馈输填积。属晋公护先退,忠亦罢兵还镇。 又以政绩可称,诏赐钱三十万、布五百疋、谷二千斛。

天和三年,以疾还京。高祖及晋公护屡临视焉。寻薨,年 六十二,赠太保、同朔等十三州诸军事、同州刺史,本官如故。 谥曰桓。子坚嗣。

弟整,建德中,开府、陈留郡公,从高祖平齐,殁于并州。 以整死王事,诏其子智积袭其官爵。整弟(惠)〔慧〕,大象末, 大宗伯、竟陵县公。(惠)〔慧〕弟嵩,以忠勋,赐爵兴城郡公, 早卒。嵩弟达,亦以忠勋,爵周郡公。

王雄字胡布头,太原人也。父仑以雄(杰)着勋,追赠柱 国大将军、少傅、安康郡公。

雄仪貌魁梧,少有谋略。永安末,从贺拔岳入关,除征西 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魏孝武西迁,授都督,封临贞县伯,邑 五百户。大统初,进爵为公,增邑二百户。拜武卫将军,加骠 骑将军,增邑八百户,进大都督。寻拜仪同三司,增邑三百户。 迁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出为岐州刺史。进爵武威郡公,进 位大将军,行同州事。十七年,雄率军出子午谷,围梁上津、 魏兴。明年,克之,以其地为东梁州。寻而复叛,又令雄讨之。 魏恭帝元年,赐姓可频氏。孝闵帝践阼,授少傅,增邑二千户, 进位柱国大将军。武成初,进封庸国公,邑万户。寻出为泾州 总管诸军事、泾州刺史。

保定四年,从晋公护东征。雄在涂遇病,乃自力而进。至 邙山,与齐将斛律明月接战。雄驰马冲之,杀三人,明月退走, 雄追之。明月左右皆散,矢又尽,惟余一奴一矢在焉。雄按矛 不及明月者丈余,曰:“惜尔不杀得,但任尔见天子。”明月乃 射雄,中额,抱马退走,至营而薨。时年五十八。赠使持节、 太保、同华等二十州诸军事、同州刺史,谥曰忠。子谦嗣,自 有传。 史臣曰:太祖接丧乱之际,乘战争之余,发迹平凉,抚征 关右。于时外虞孔炽,内难方殷,羽檄交驰,戎轩屡驾。终能 荡清逋孽,克固鸿基。虽禀筭于庙谟,实责成于将帅。达奚武 等并兼资勇略,(感)〔咸〕会风云。或效绩中权,或立功方面, 均分休戚,同济艰难。可谓国之爪牙,朝之御侮者也。而武协 规太祖,得隽小(间)〔关〕,周瑜赤壁之谋,贾诩乌巢之策, 何能以尚。一言兴邦,斯近之矣。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