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人生小故事
目录
位置:主页 > 故事会 > 人生小故事 >

戏装

40年前,我在老家的镇子上看过一台戏,演戏的全是我的家人。平日大家住在一个大院里,早上晚上都坐在一条长木凳上喝粥,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我的家人属于苦主儿,穷人。只是男男女女的乐观,唱,没事儿就咧咧两口儿,惹得村人拍手叫好。又加上那年有人从县城里抱来几件戏装,于是,我的叔叔嫂嫂们就被推到了台子上。那是很偶然的一件事……

其实我的家人并不会演戏,但镇上人希望年节上有人闹一闹。我的家人就被推搡着上台去闹了闹,不是很正规的那种,按照镇长的话说,有个乐子就行。

演戏的前一天晚上,镇长将那些花花绿绿的戏装抱来,放在我家的院子里。叔叔嫂嫂们弯下腰去,各自拿起一件。那是很随便的举动,并没有想好谁扮演什么,披挂上了戏装,大家才按照戏装是啥人物照猫画虎地去演。

我的大叔拿起的是一件奴才装,于是就扮了奴才。我的小叔将一顶乌纱帽扣在了头上,于是就成了县太爷。我的二叔穿了一件小贼的大褂,于是就成了一个小贼。我的三嫂是扮了女仆,于是就去伺候县太爷。

戏咋演,大家心里都没谱儿,只是跟着那身行头走。好在镇上人要求不高,乡下人不讲究,打打闹闹,大家能笑一笑就好了,属各自发挥吧。

于是,我的叔叔嫂嫂们就登了台。平常我最熟悉的他们,到了台上,一下子全变了。穿了奴才装的大叔,变得低人一等,在台上缩着个脖子,哈着个腰,跟在我小叔的屁股后头,也就是县太爷的屁股后头,一副奴才样。自然而然地就拍起了我小叔的马屁,话也说得下贱,闹得我都看不下去,心里别别扭扭的不好接受。

我的小叔在家里排名最小,没有地位。平常都是听大叔、二叔吆喝的主儿。每天早晚,一路小跑给大家盛粥,端咸菜,可戴了顶乌纱帽,就不是他了,摇头晃脑,迈着方步,大叔、二叔和他说话,他却仰着个脸,哼哼哈哈的,搭理不搭理那劲儿,真就像个傲慢的爷了。我都想上去他的嘴巴子。

二叔由于穿了贼人的衣服,不得不往贼人的模样上走,很无赖的那种,一下就没了骨头。二叔平日可是我们镇上最正直的一个人,镇上人家有了纠纷,都请他去评判是非,论说公道。咋穿了这身皮,一下子就成了一身贼气的人。平日我们一大家子,都尊崇着我三嫂,三嫂会绣花,会算账,一切细的事情都是由我三嫂去主持料理。谁想,三嫂穿了女仆的戏装,竟然粗粗笨笨地任我小叔打骂,我小叔还敢踢她哩。三嫂在台子上竟成了一个最破烂的人??

看着台子上的一切,我惊讶不已。我愕然并奇怪的是那每个人身上的戏装,咋一件戏装竟彻底改变了我平日熟悉的叔叔嫂嫂们。他们为了扮得和这身戏装贴切,竟然不再理会自己到底是谁,真实的那个自己又是怎样。

我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台上这些古古怪怪的人,就是我的叔叔嫂嫂们。那一晚上,乡人们笑着乐着打闹着,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戏罢,大家走下台,脱了戏装,相跟着又都回到我家的大院子里,又都坐在了那条长木凳上,吃夜宵。大叔又像了大叔,指挥着小叔给他盛粥端咸菜。摘去了乌纱帽的小叔,一下子就没了县太爷的架子,还是一路小跑,很听使唤。我的三嫂也恢复了原本清清秀秀的模样,又文文静静地庄重起来。我的二叔又归还了那身正气。

大家各就各位,谁该是谁,谁还是谁。但这个戏,却让我记了一辈子。咋人一上了台,一换了装,就都不是了谁地走了样?

多少年过去,有一次,我也意外地穿了一回戏装,也戴了一回乌纱帽,也是扮那县太爷。我一迈步,突然就走成了四方步,一张嘴,突然就傲慢起来,一下子就不会好好说话了,对人哼哈着,让人尊崇伺候着,一身的霸道……

下了台,我自己都打激灵,刚才台上,我咋那么不是人!从那一次,我才猛醒,原来这世上,不论是谁,只要你换上那身打扮,穿了那身戏装,你就会自然而然地往那个角色上走,你就会努力地去扮演那个角儿。不用谁对你再说啥。穿了奴才装的,自己就想缩脖子,自觉地就低人一等。戴了乌纱帽的,自己就摇头晃脑,就觉得自己是爷,还想训斥个人。原来,只要我们穿上那身皮,眨眼就有了三分像,真是容易得很。

人生舞台上,我们扮演着各种角色,不过很多时候,我们是跟着身上的那层皮在走,因为那层皮在我们身上,我们才要这样或那样,是那层皮改变着我们,约束着我们。

等有一天,大家都从台子上走下来,又都坐在一条长凳上喝粥时,大概才会恢复各自真实的本和朴素的面容。在台上时,我们总是被那身戏装捆绑着。你不是在做你,而是在做那个戏装赋予你的东西和理念。

我的大叔说得好,在台子上,谁演什么都不要紧,只是别忘了,你是在为那身皮说着唱着蹦着。更别忘了,那身皮无论是披在谁的身上,谁也都会演那出戏。

推荐阅读

公主童话故事> 爱国故事> 幼儿故事> 少儿睡前故事> 儿童民间故事> 儿童益智故事> 儿童笑话故事> 儿童励志故事> 狐狸精的故事> 林汉达历史故事集>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