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81节_第190节

第181节

成吉思汗又说:

“去对桑昆安答(义兄弟)说:我是(汗父的)生而有衣服的儿子,你是(汗父的)赤着身子生下的儿子。咱们的汗父把咱们俩同样看(作儿子)。由于桑昆安答你,怕我介入(你们父子间),就嫉恨我,把我赶走了。如今你不要让汗父忧心,早晚出入,要宽慰他。你放不下旧日的私心,难道在汗父在世时就想做汗吗?不要让汗父心里难受,不要与汗父分了彼此!”

又说:

“桑昆安答向我派遣使者来时,可派遣必勒格别乞[1]、脱朵延[2]这两个友伴来。”

又说:

“向我派遣使者来时,汗父派两个使者来,桑昆安答也派两个使者来,阿勒坛也派两个使者来,札木合安答也派两个使者来,阿勒坛也派两个使者来,忽察儿也派两个使者来,阿赤黑失仑[3]也派两个使者来,合赤温[4]也派两个使者来。”

说罢,就派遣阿儿孩合撒儿、速客该者温两人去传达这些话。

桑昆听了向他传达的话后,说:

“他几时称呼过汗父,不是称做老屠夫吗?他几时叫过我安答,不是把我说成是跟在脱黑脱阿巫师(屁股)后面走的回回羊的尾巴吗?我懂得他说的这些话的用意。这时厮杀之前要说的话!必勒格别乞、脱朵延两人,把战旗树起来,喂肥战马!不必犹豫不决了!”

阿儿孩合撒儿从王汗处回去时,速客该者温因妻子、儿女在脱斡邻勒[5]处,不敢回去,遂让阿儿孩走了,自己留在那里。

阿儿孩(合撒儿)回来后,把这些话都对成吉思汗说了。注释:

[1]必勒格别乞—《亲征录》作别力哥别吉。王汗的心腹重臣,可能为其亲族。据第142节载,1201年王汗与成吉思汗迎战以札木合为首的十二部联盟军时,王汗曾派必勒格别乞与桑昆、札合敢不同任先锋。

[2]脱朵延—《亲征录》作脱端。据《史集》记载,此人为王汗、桑昆父子的大那颜。

[3]阿赤黑失仑—客列亦惕分部土绵土别干部首领。见第170、171、174节。

[4]合赤温—即第141、166节所见朵儿边部首领合赤温别乞。

[5]速客该者温因妻子、儿女在脱斡邻勒处—速客该者温、脱斡邻勒都是速客虔氏人也该晃塔合儿的儿子,故速客该者温的妻子、儿女在其兄弟脱斡邻勒处。

第182节

不久,成吉思汗迁移到巴勒渚纳湖[1]扎营住下。

在那里住下时,就在那里遇到了豁罗剌思部的搠斡思察罕,那些豁罗剌思部人不战而降。

有一个回回(撒儿塔兀勒)人阿三[2],从汪古惕部[3]的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4]那里来,他骑着白骆驼,赶着一千只羯羊,想顺着额儿古涅河[5]而下,去收购貂鼠和灰鼠。他在巴勒渚纳湖饮羊时,遇见了(成吉思汗)。注释:

[1]巴勒渚纳湖—此处《秘史》所说的“巴勒渚纳湖”在呼伦湖附近,实际上并非成吉思汗在合剌合勒只惕额列惕(哈阑真沙陀)被王汗大军击溃后,只带着十几个人先逃退到的巴勒渚纳湖(其地应在离哈阑真沙陀不远,应在东乌珠穆沁旗东北部,今色也勒吉河、乌拉盖河附近)。成吉思汗在离哈阑真沙陀不远的巴勒渚纳湖曾艰难地与十几个忠贞追随者同饮浑水,并曾向他们发誓说:今后若成就大业,当与他们同甘苦,使他们享有与众不同的确定权利。《史集》说:在哈阑真沙陀战场上,“由于(敌军)人多,成吉思汗抵挡不住,便退却了。当他后退时,(他的)大部分军队已(溃散)离开了他,他就向巴勒渚纳退去。……当时跟随成吉思汗一起到过巴勒渚纳的人不多。他们被称为巴勒只温惕,这是同他一起到过这个地方、没有抛弃他的人。他们享有确定的权利,与众不同。当他离开那里后,如(下文)所述,一部分军队与若干部落又追随他来了。”成吉思汗带着少数人离开巴勒渚纳,到浯勒灰河、湿鲁格勒只惕河(今乌拉盖河、色也勒吉河),溯流北上,进到答阑捏木儿格思(今

蒙古秘史努木尔根河一带)(据第173节)。然后,继续北行,沿哈拉哈河北上。在他行进途中,其溃散的部众逐渐追随上来。到合勒合河中游时,他点视军数,共有二千六百(《亲征录》、《史集》作四千六百骑)。他率领数千人继续沿哈拉哈河北上,到达贝尔湖以东驻扎,休养士马,并遣使于王汗等。其后又移驻于呼伦湖附近,养蓄锐,伺机与王汗决战。综上所述可知,成吉思汗与少数十几个追随者艰难地同饮浑水于巴勒渚纳的时间是逃离哈阑真沙陀战场不久之时,地点是离哈阑真不远之地。在时间上并非在离开哈阑真之后一、二月后到达贝尔湖以东或呼伦湖附近之时。因此就地点而言,与少数追随者同饮浑水的巴勒渚纳,并非一、二月后已聚集了数千骑所驻在的水草丰美,可以修养士马的贝尔湖以东之地或呼伦湖附近之地。

巴勒渚纳由于是成吉思汗与其十几个忠贞追随者逃离哈阑真战场艰难地同饮浑水、留下艰难创业佳话之地,后来名声很大。但后人往往说不清楚其地在何处,便误将成吉思汗离开巴勒渚纳后聚集起数千骑所到达的几次驻营之地,(贝尔湖附近、呼伦湖附近),都附会为巴勒渚纳。不仅《秘史》有这种附会,其他史料,如《亲征录》、《元史》纪、传等也都有这种附会。《亲征录》载:“上即遣使于汪可汗,遂进兵掳掠弘吉剌别部溺儿斤以行,至班朱泥(即巴勒渚纳)河饮水誓众。”成吉思汗派人进兵弘吉剌部之地,在贝尔湖东北,其地不在班朱泥附近;班朱泥饮水誓众的时间不在成吉思汗到达贝尔湖附近遣使于王汗之后。

为什么《秘史》、《亲征录》、《元史》纪传等史料都有这种附会呢?因为只有十几个人随成吉思汗到过巴勒渚纳(班朱泥),同饮浑水,后来成为享有特殊荣耀的人。另外数千人是成吉思汗离开巴勒渚纳之后才追随上来,曾随他到达贝尔湖以东驻地,另一些人则更晚些才来到呼伦湖附近驻地。后二种人中的有些人把这二处地方都有意误称为巴勒渚纳,为的是向不明真相的人夸耀他们曾随成吉思汗到过巴勒渚纳的特殊功勋,冒领这种特殊荣耀。于是,史料上便留下了这种附会。

[2]阿三—中亚或西亚的伊斯兰教徒商人。阿三,即伊斯兰教徒人名哈桑之异译。

[3]汪古惕—又译汪古、旺古、雍古、瓮古、王孤等。分部于山(今内蒙古大青山)以北的突厥语族游牧部落。辽、金时又称白达达。该部落信仰聂思脱里派基督教,经济、文化水平高于蒙古诸部。金章宗时,为金朝防守净州(治今内蒙古四子王旗西)以北西南路边墙。蒙古语称边墙、长城为“汪古”,遂为其部落名。1211年,成吉思汗攻金,汪古军引导蒙古军进入金西南路边墙。汪古部王族世代与成吉思汗皇族联姻,其领地包括集宁、净州、砂井、德宁等城。

[4]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又译阿剌兀思剔吉忽里。汪古部主。为金守西南路边墙。1204年,乃蛮塔汗约他合兵攻成吉思汗,他以此谋告知成吉思汗,并出兵助成吉思汗灭乃蛮。蒙古建国后,受命管领汪古部五千户,娶成吉思汗女阿剌海别吉。1211年,引蒙古军出金西南路边墙攻金。后,汪古部内乱,被其部下杀死。

[5]额儿古涅河—今额尔古纳河。

第183节

成吉思汗住在巴勒渚纳湖饮(牲畜)时,合撒儿把自己德妻子和三个儿子也古[1]、也松格[2]、秃忽[3]抛下在王汗处,只身带着少数几个那可儿(友伴、亲兵)逃出。

他沿着合剌温石质都山[4]的诸山岭,寻找他的哥哥成吉思汗,没能找到;穷困地吃着生皮和筋,走到巴勒渚纳湖,才和成吉思汗相遇。

合撒儿来了,成吉思汗很高兴,遂与他商议向王汗派遣使者。

于是派遣沼兀里耶惕氏人合里兀答儿[5]、兀良合惕氏人察忽儿罕[6]两人前去,用合撒儿的口气去对汗父说:

“遥望我的哥哥,

看不见他的形影;

踏着他的踪迹走,

找不到他的道路。

我又喊又叫,

他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披星而宿,

枕土而眠。

我的妻子、儿子都在父汗处,若蒙父汗信任,我就到父汗处来。“

(成吉思汗)又(对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二人)说:

“我们随即出动,到客鲁涟河的阿儿合勒苟吉去,你们(回来时)就到那里会合。”

如此约定好后,就让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两人前去了。

成吉思汗命主儿扯歹、阿儿孩两人为先锋(先出发),他随即(率领部众)从巴勒渚纳湖一同上马出发,进向客鲁涟河的阿儿合勒苟吉地方。注释:

[1]也古—又译也苦、野苦、耶虎。合撒儿的长子。嗣父位。1251年,拥戴蒙哥为帝。次年,受命为征东元帅。1253年,与高丽降将洪福源同征高丽,攻占禾山、东州、春州等城。不久,以私怨袭宗王塔察儿营,事闻,蒙哥夺其兵权,命札剌儿台火儿赤往代之。

[2]也松格—又译移相哥、亦孙哥、也生哥。合撒儿之子。1251年,与兄拥戴蒙哥为帝。1256年,首议攻宋。次年,从宗王塔察儿围攻樊城,不克而返。1260年,拥戴忽必烈为帝,从征阿里不哥,任先锋,有战功。

[3]秃忽—又译脱忽、脱虎。合撒儿之子。

[4]合剌温石质都山—《亲征录》作哈剌浑只敦山,《元史》作哈剌浑山。那珂通世认为,即今大兴安岭。达木丁苏隆认为,为今肯特山的一个支脉。那珂说较可取。

[5]合里兀答儿—《亲征录》作哈柳答儿。合撒儿的那可儿(伴从者、亲兵)。

[6]察忽儿罕—第120节作察兀儿罕,为者勒蔑的弟弟。合撒儿的那可儿。《亲征录》作抄儿寒。

第184节

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两人到了王汗那里,把前述所谓合撒儿的话(对王汗)说了。

王汗毫无戒备,正在搭起金撒帐[1],举行宴会。

听了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两人所说的话后,王汗说:

“如果那样,就让合撒儿来吧!我派亲信亦秃儿坚[2]前去。“

说罢,就让他们一同前去。

(三)人到约定的地方阿儿合勒苟吉时,看到阵势浩大,(王汗的)使者就往回逃跑。

合里兀答儿的马快,追上了他,却不敢捉拿他,就前前后后地阻拦他。

察忽儿罕的马慢,在亦秃儿坚后面一箭远的地方,射出一箭,把亦秃儿坚的金鞍黑马的射中,马就坐到了地上。

于是,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二人把亦秃儿坚捉住,押送到成吉思汗处。

成吉思汗不和亦秃儿坚说话,只说道:

“带去给合撒儿,由合撒儿发落!”

押送去后,合撒儿也没和亦秃儿坚说话,把他就地处斩后抛弃了。注释:

[1]金撒帐—原文为“阿勒坛帖儿蔑”,旁译“金撒帐”。帖儿蔑,为高质量细羊制成的织物、帐幕。金帐,彭大雅《黑鞑事略》曰:“其金帐,柱以金制,故名。”徐霆疏曰:“即是草地中大毡帐。上下用毡为衣,中间用柳编为窗眼透明,用千余条索拽住。一门阈与柱皆以金裹,故名,中可容纳数百人。”

[2]亦秃儿坚—第177节作亦都儿坚。《亲征录》作亦秃儿干。

第185节

合里兀答儿、察忽儿罕两人对成吉思汗说:

“王汗毫无戒备,正在搭起金撒帐,举行宴会。咱们赶紧换骑疾驰,连夜兼程而行,去掩袭围攻他们吧!”

成吉思汗同意他们所说的话,就派主儿扯歹、阿儿孩两人当先锋先行,(随后全体)连夜兼程前进,赶到者折额儿温都儿山[1]的折儿山峡的山口,包围了(王汗驻地)。

包围着厮杀了三夜三天。第三天,他们疲力竭地投降了。但不知王汗、桑昆两人在夜里是怎样逃出去的。

敌方的战将为只儿斤部的合答黑把阿秃儿。合答黑把阿秃儿前来投降,他说:

“我厮杀了三夜三天。我怎能眼看着自己的正主、可汗被人捉去杀死呢?我不忍舍弃他。为了使他能有远离而去保全命的机会,我厮杀着。如今,叫我死,我就死!若蒙成吉思汗恩赦,我愿为您效力。”

成吉思汗嘉许了合答黑把阿秃儿的话,降旨道:

“不忍舍弃正主、可汗,为了让他远离而去保全命而厮杀的,岂不是大丈夫吗?这是可以做友伴的人。”

遂恩赐不杀。

为了忽亦勒答儿捐躯战场,(成吉思汗)降恩旨说:

“让合答黑把阿秃儿和一百个只儿斤部人为忽亦勒答儿的妻子、儿子们效劳,如果生下男儿,要(世世代代)为忽亦勒答儿的子子孙孙效劳。如果生下女儿,他们的父母不能随意把她嫁出,应由忽亦勒答儿的妻子、儿子们在身前、身后使唤。”

为了忽亦勒答儿首先开口(请战)的缘故,成吉思汗降恩旨说:

“为了忽亦勒答儿的功勋,忽亦勒答儿的子子孙孙,可享受孤儿抚恤恩典。”注释:[1]者折额儿温都儿山—即第166节者者额儿温都儿山。参阅该节注[3]。

蒙古秘史卷七

第186—197节消灭乃蛮部

第186节

客列亦惕部百姓被征服后,被各方分掳了。

因为速勒都思氏人塔孩把阿秃儿有功,分给他一百个只儿斤部人。

王汗的弟弟札合敢不有两个女儿。成吉思汗降旨,自己娶了他的长女亦巴合别吉[1],次女莎儿合黑塔泥别吉[2]嫁给了拖雷。因此札合敢不恩赐得保全其私属百姓,不被掳掠,并称他为(成吉思汗的)第二条车辕。注释:

[1]亦巴合别吉—《史集》作阿必合别吉,《亲征录》作木八哈别乞。札合敢不的长女,成吉思汗的妃子。后因主儿扯歹功劳大,成吉思汗将她赐嫁给了主儿扯歹,见第208节。

[2]莎儿合黑塔泥别吉—《元史》作唆鲁禾帖尼别吉。王汗弟札合敢不第二女。拖雷正妻。生蒙哥(元宪宗)、忽必烈(元世祖)、旭烈兀(伊利汗国创建者)、阿里不哥四子。有才智,拖雷死后,统驭部众。贵由汗死后,遣蒙哥至拔都处结好,遂得拔都之大力支持,推选蒙哥即帝位。至元三年(1266年),追谥庄圣皇后。至大二年(1309年),加谥显懿庄圣皇后。元代文献中称别吉太后、庄圣太后。

第187节

成吉思汗又降旨说:

“因为巴歹、乞失里黑两人有功,把王汗的全副金撒帐、金酒局、器皿,连同管理人员,都赐给他们俩。让客列亦惕部汪豁只惕氏人做他们得护卫(客失克田)。让他们俩佩带弓箭,(宴会时)喝盏,自由自在享乐直到子子孙孙。进攻众敌,获得财物,可随得随取。杀获野兽,可随杀随取。”

成吉思汗又降旨说:

因为巴歹、乞失里黑两人,(对我)有救命之恩,蒙长生天佑护,征服了客列亦惕百姓,(我)登临高位。今后,我的子子孙孙,凡是继承我的大位的人,要世世代代想到他们的大恩。

俘虏的客列亦惕百姓,分配给众人,使任何人也不缺少。分配土绵秃别干部人,使大家都分得足够。分配斡栾董合亦惕部人,不到一天就分配完了。分

蒙古秘史配好血战掠夺的只儿斤部勇士,不够大家分。

灭亡了客列亦惕部落之后,那年冬天在阿卜只阿阔迭格里[1]地方过冬。注释:

[1]阿卜只阿阔迭格里—《亲征录》作阿不札阔忒哥儿之山。此名意为“气候多变的丘陵地”。据《史集》记载,其地为翁吉剌惕部的冬营地,在金界壕附近。伯希和认为,其地在贝尔湖东南方向。

第188节

王汗、桑昆两人罄身逃出,到了的的克撒合勒的捏坤河[1]。

王汗口渴,前去饮水,进到了乃蛮部哨望者豁里速别赤[2]那里,被豁里速别赤逮捕。

王汗虽然对豁里速别赤说:

“我是王汗。”

但是豁里速别赤不认识(王汗),也不相信(他就是王汗)。于是,就在那里(把王汗)杀死了。

桑昆没有进到的的克撒合勒的捏坤河去。他从外边走,进入荒野[3]去寻找水。有一头野马被蝇虻所咬,站在那里。桑昆下马去窥视。桑昆是和他的同伴、马夫阔阔出以及阔阔出之妻三个人一起同行。桑昆把马交给他的马夫阔阔出牵着,(不料)这马夫牵着他的马,就往回跑。

他的妻子说:

“穿金衣、吃美食的时候,他不是常说‘我的阔阔出’吗?你怎么能这样背弃你的汗逃走呢?”

阔阔出说:

“你想要桑昆做你的丈夫吗?”

他的妻子说:

“你说我是狗脸皮的女人吗?你把他的金盂给他,留给他舀水喝吧。”

于是马夫阔阔出说:

“给你金盂!”

就把金盂向后抛去,驰马而前。[4]

马夫阔阔出来到成吉思汗处,对成吉思汗讲了把桑昆抛弃在荒野上前来的经过,以及他们在那里所说的话。

成吉思汗降旨道:

“可恩赐其妻。而马夫阔阔出这样地遗弃其正主、汗前来,这样的人如今能给谁做伴,谁敢信任?”

说着,就命人把他斩了,(把他的体)抛弃了。注释:

[1]的的克撒合勒的捏坤河—“的的克撒合勒”,意为“野草从生的潮湿地”,其地当在乃蛮国东部边境附近。捏坤河,《亲征录》作“捏坤乌孙河”。

[2]豁里速别赤—《亲征录》作火里速八赤。

[3]荒野—原文作“川勒”,意为“荒凉、无人居住的旷野”。[4]关于桑昆的结局,《亲征录》曰:“亦剌合(即桑昆)走西夏,过亦即纳城,至波黎吐蕃部,即讨掠,欲居之。吐蕃收集部众逐之,散走西域曲先(今新疆库车)。居彻儿哥思蛮之地,为黑邻赤哈剌者杀之。”《元史太祖纪》曰:“亦剌合走西夏,日剽掠以自资。既而亦为西夏所攻走,至龟兹(今新疆库车)国,龟兹国主以兵讨杀之。”拉施特《史集》记载说:桑昆“经过蒙古地区无水原野边界上的一个名叫亦失黑巴剌合孙的村子,逃到了波黎吐蕃地区。他洗劫了那些地区的一部分地方,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大肆蹂躏。吐蕃的部落和居民们集合起来,将他包围在一个地方,要抓住他。但他于战败后安全地从那里突围,从那些部落手中逃脱出来。他逃到了忽炭(今新疆和田)和可失哈儿(今新疆喀什)境内的一个名叫曲薛居彻儿哥失蔑的地方。当地异密(领主)和长官、合剌赤部的一个异密乞里赤哈剌将他抓住杀死了。据说,后来这个异密将他擒获的鲜昆(即桑昆)的妻子和儿子送到了成吉思汗处,他自己也归顺了成吉思汗。客列亦惕部君主的结局就是如此,这个家族的王统就这样地中断了。”(《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84-185页)

第189节

乃蛮部塔汗[1]的母亲古儿别速[2]说:

“王汗是以前的年老的大可汗,把他的头拿来!如果真是他,咱们应当祭祀!”

说着,就派遣使者到豁里速别赤处把他的头割下拿来。

辨认出来后,就把头放在白色大毡子上,让她的儿媳行儿妇之礼,命献酒、奏乐,奉盏而祭奠。

王汗的头被那样祭奠时,笑了起来。因为他笑了,塔汗就把他的头踏碎。

可克薛兀撒卜剌黑说:

“你们把已死的大汗的头割下拿来,又把它踏碎,这样做怎么行啊?咱们的

蒙古秘史狗,叫出恶声了。亦难察必勒格汗[3](以前)曾经说过:‘(我的)妻子还年轻,做丈夫的我已经老了。(儿子)塔是祈祷神而生下的,他生来懦弱如能,我们乃蛮部的人大多有小瞧人的病,他能管得住我这些百姓吗?’如今狗叫出将要败亡之声,咱们的合敦古儿别速的统治方式锋锐,我的塔汗你太懦弱,除了放鹰、狩猎,你什么心思、什么本领也没有!”

汗说:

“听说东边有那么一些蒙古人,那些百姓用弓箭胁迫以前的年迈大汗王汗,把他吓得逃了出来,死了。如今那些人也想当大汗吗?天上有日、月两个照耀着,地上怎么可以有两个大汗呢?咱们去把那些蒙古人捉来吧!”

他母亲古儿别速说:

“要做什么!那些蒙古人衣服灰暗,身上有恶臭气味,让他们离得远远的!只把他们的长得清秀俊美的姑、媳妇捉来,让他们洗干净了手脚,去挤牛、羊吧!”

汗说:

“这又有什么难办的!咱们去(攻打)那些蒙古人,去把他们的弓箭夺了来!”注释:

[1]塔汗—《亲征录》作太可汗,《元史》作太罕、泰罕。“塔”,即汉语“大王”之音转。塔汗为乃蛮王亦难察必勒格汗长子,继承其王位,原名台不花。(见《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49-150页)[2]古儿别速—《亲征录》作菊儿八速,原注:“太可汗妻也”。《史集》也说:“古儿别速是他(塔汗)的妻”。(《史集》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204页)古儿别速,原为老乃蛮王亦难察必勒格汗的年轻妃,塔汗台不花的后母。亦难察汗死后,台不花继承王位,收娶其后母古儿别速为妃。

[3]亦难察必勒格汗—见第151节注[2]。

第190节

可克薛兀撒卜剌黑听了这些话后,说道:

“唉,你们尽说些大话!唉,懦弱的汗啊!这样行吗?还是把这些话收起来吧!”

被可克薛兀撒卜剌黑劝谏之后,(塔汗)派遣名叫脱儿必塔失[1]的使者,到汪古惕部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2]处去说道:

“听说东边有那么一些蒙古人。请你出兵为右翼,我从这里出兵夹击,咱们把那些蒙古人的箭筒夺了!”

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回答说:

“我不能出兵做右翼。”

说着,把使者遣送走了。

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派遣名叫月忽难[3]的使者,去对成吉思汗说:

“乃蛮部的塔汗要来夺掉你的箭筒,(派人)来说,要我做(他的右翼)。我不干。如今我派人提醒你。要提防他来夺取你的箭筒!”

当时成吉思汗正在帖篾延草原[4]上围猎,合围于秃勒勤扯兀惕地方。听了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所遣使者月忽难前来转告的话之后,(成吉思汗)就在围猎之中(与众人)商议说:

“咱们该怎么办?”

有许多人说:

“咱们的战马瘦弱,如今怎么办呢?”

斡惕赤斤那颜说:

“怎么可以拿战马瘦弱来推辞!我的战马是肥壮的。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还能坐着不动吗?”

别勒古台那颜说:

“还活着的时候,就让人家把自己的箭筒夺走,活着还有什么用!生而为男子汉,死也要让骨与箭筒、弓埋在一起,这样才好!乃蛮人因为国大、人多,就说大话。咱们就乘他们说大话之机,前去进攻,(把他们打败,)他们的众多马群不也就歇在那里被抛下了?他们带不走宫帐,不也就遗弃了?他们的众多百姓,不也就往山上躲避了?他们既然说了这样的大话,咱们怎能坐着不动呢?咱们上马进攻吧!”注释:

[1](塔汗)派遣名叫脱儿必塔失的使者—《亲征录》作朵儿必塔失,《史集》作脱儿必塔失,阎复《高唐王碑》作秃里必答思,均为阿剌忽失派往成吉思汗处的使者,与《秘史》所载不同。

[2]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见第182节注[4]。

[3]阿剌忽失的吉惕忽里派遣名叫月忽难的使者—《亲征录》作月忽难,《史集》、阎复《高唐王碑》作卓忽难,均为塔汗派到阿剌忽失处来的使者,与《秘史》所载不同。

[4]帖篾延草原—原文为“帖篾延客额儿”。《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帖麦该川”。在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达里泊之北。王国维曰:“案《元史特薛禅传》:甲戌,太

蒙古秘史祖在迭篾可儿,谕按陈曰:‘可木儿温都儿、答儿脑儿、迭篾可儿等地,汝则居之。’迭篾可儿,即帖篾延客额儿之略。又,可木儿温都儿即今虾蟆儿岭,答儿脑儿即今达里泊。则迭篾可儿亦当与二地相近。又案《太祖纪》‘甲戌春……驻跸中都北郊。……六月……帝避暑鱼儿泊(即达里泊)。……乙亥五月……避暑桓州凉泾。’至丙子春,始书‘还胪朐河(即克鲁伦河)行宫’。则甲、乙二岁,帝未尝还漠北,其所驻之迭篾可儿疑即在鱼儿泊之北,克烈部之南界,故太祖即灭汪可汗,即略地至此。”(王国维《圣武亲征录校注》)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