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171节_第180节

第171节

成吉思汗听到他说的这些话之后,说道:

“兀鲁兀惕氏的主儿扯歹[1]伯父,你有什么话要说?你来当先锋吧!”

主儿扯歹还没有说话,忙忽惕氏人忽亦勒答儿[2]薛禅说:

“在(帖木真)安答面前,我去厮杀,今后请安答照顾我的孤儿吧!”

主儿扯歹说:

“在成吉思汗面前,我们兀鲁兀惕人、忙忽惕人当先锋去厮杀吧!”

说罢,主儿扯歹、忽亦勒答儿两人率领他们的兀鲁兀惕人、忙忽惕人在成吉思汗面前列阵。

刚摆开阵势,只儿斤部人担任先锋冲过来了。只儿斤部人一来,兀鲁兀惕部人、忙忽惕部人就迎着他们冲上去,大败了只儿斤部人。正乘胜前进时,土绵土别干部的阿赤黑失仑冲过来了。冲杀间,阿赤黑失仑把忽亦勒答儿刺伤落马。忙忽惕部人返身列阵于忽亦勒答儿(落马处,救护他)。

主儿扯歹率领他的兀鲁兀惕部人冲杀过去,打败了土绵土别干部人。正乘胜前进时,斡栾董合亦惕部人迎面冲杀过来。主儿扯歹又打败了董合亦惕部人,乘胜前进时,豁里失列门太师率领一千侍卫军冲过来了。

主儿扯歹又把豁里失列门太师打退,乘胜前进。桑昆未经王汗同意,就迎面冲过来,他的红色脸腮被箭射中,跌落下马来。

桑昆被射倒后,客列亦惕人都返身列阵于桑昆(跌落处,救护他)。

战胜他们时,太已经落山,我军收兵,把跌倒受伤的忽亦勒答儿带回来。

晚上,成吉思汗离开我军与王汗交战的战场,迁往别处住宿。注释:[1]主儿扯歹—《元史》作术赤台。见第130节注[1]。[2]忽亦勒答儿—《元史》作畏答儿。见第130节注[2]。

第172节

停留下来宿了(一夜),天明时点视人马,不见了斡阔歹[1]、孛罗忽勒、孛斡儿出三个人。

成吉思汗说:

“斡阔歹与可信赖的孛斡儿出、孛罗忽勒两人一同落伍了,他们无论生、死都不会相离的。”

我军夜间把军马抓起栓好,然后宿下。

成吉思汗说:

“如果(敌军)从咱们的后边追袭来,就(与他们)厮杀!”

这样通知下去,作了应战部署,驻扎宿下。

天亮时看到从后边来了一个人,来到时乃孛斡儿出。孛斡儿出来到后,成吉思汗把他召来,捶着胸说:

“长生天知道!”

孛斡儿出说:

“我冲出来时,马被射倒,徒步跑着,乘着客列亦惕人返身去救桑昆的机会,见有一匹驮着东西的马,驮包倾斜了站着,我就把驮包割断抛掉,骑在光板木鞍上,循着我军的踪迹回来了。”注释:

[1]斡阔歹—《秘史》又译斡歌歹,《元史》译作窝阔台,成吉思汗的第三子与继位者,即元太宗。

第173节

不久,又来了一个人;见他下边垂着腿,似乎只有一个人。

走近来时,看见了斡阔歹后面叠骑着孛罗忽勒。孛罗忽勒的嘴角上有血流出。因为斡阔歹的项脉中箭受伤,孛罗忽勒用嘴给他吸淤血,淤血遂从他的嘴角流出。

成吉思汗看到后,心里难过,流下眼泪,赶快叫人烧火,烙治斡阔歹的伤口,叫人找来喝的东西给斡阔歹止渴,并说:

“如果敌人来了,就厮杀!”

孛罗忽勒说:

“敌人沿着卯温都儿山前,朝着忽剌安孛鲁合惕[1]方向扬起尘土,他们向那边退去了。”

成吉思汗听了孛罗忽勒的话后,说道:

“敌人如果来了,就厮杀!他们如果躲走了,咱们就整顿我军,准备厮杀!”

说着,就动身出发,溯浯勒灰河、湿鲁格勒只惕河[2]而上,进到了答阑捏

蒙古秘史木儿格思[3]。注释:

[1]忽剌安孛鲁合惕—地名,即《秘史》第170节之忽剌安卜鲁合惕,意为红柳林。

[2]浯勒灰河、湿鲁格勒只惕河—即第153节兀勒灰河、失鲁格勒只惕河,今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的乌拉盖河、色也勒吉河。

[3]答阑捏木儿格思—地名,见第153节注[1]。

第174节

其后,合答安答勒都儿罕[1]抛下他的妻子、儿女回(到帖木真处)来了,他讲了王汗(等人)所说的话:

“王汗在他儿子桑昆的红脸腮中箭落马时,返回落马处时说:

‘招惹那不该招惹的人,

与那不该拼斗的人拼斗,

可惜啊,

我的儿子的脸腮钉了钉子!

为夺还我儿子的命,

向前冲吧!’

阿赤黑失仑说:

‘大汗啊,大汗!算了吧!以前您没有儿子而求子时,我们挂起招子法幡,“阿备、巴备”的念着祈祷。如今咱们要护这已经生了的儿子桑昆啊!大部分蒙古人跟札木合、阿勒坛、忽察儿在一起,都在咱们这里。与帖木真一起造反出去的蒙古人,能到哪里去?他们每人只有一匹马,躲避在树下住宿。如果他们不来(投降),咱们就去把他们像用衣襟兜马粪般地捉来!’

王汗听了阿赤黑失仑的这话,说:

‘好吧!那就别让儿子劳累难受,好好照顾他吧!’

说罢,他们就从战地上回去了。”注释:

[1]合答安答勒都儿罕—塔儿忽惕氏人,十二世纪80年代时投附帖木真,见第120节。

第175节

其后,成吉思汗从答阑捏木儿格思,顺合勒合河而下出发时,点视人数,共有二千六百人。

成吉思汗率领一千三百人,沿着合勒合河西边行进,兀鲁兀惕部、忙忽惕部一千三百人沿着合勒合河东边行进。一路上围猎储备食粮。

这时忽亦勒答儿创伤尚未痊愈,他不顾成吉思汗劝阻,冲向野兽奔驰,创伤重发而死。

成吉思汗命人将他的骨安葬在合勒合河[1]边斡儿讷兀山的半山崖[2]上。注释:

[1]合勒合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东南角流入贝尔湖的哈拉哈河。[2]斡儿讷兀山的半山崖—《秘史》原文为“斡儿讷兀因客勒帖该合答”,旁译“山名的半崖”。“斡儿讷兀”为山名,意为哈拉哈河的支流斡儿河河曲之山。“客勒帖该合答”意为“倾斜的山岗”,即半山崖。《亲征录》作斡儿兀遣忒哥山冈。“客勒帖该合答”,《亲征录》、《元史太祖纪》又译“建忒该山”。

第176节

成吉思汗知道在合勒合河注入捕鱼儿海子的地方,住者帖儿格阿蔑勒[1]等翁吉剌惕人,就派遣主儿扯歹率领兀鲁兀惕部人前去,派遣他去时,说:

“翁吉剌惕部人如果说:‘我们自古以来就靠外孙女的容貌,靠姑的容貌,(而不争夺国土。)’就收降他们。如果他们反抗,就攻打他们。”

说罢,就派遣他前去了。

(翁吉剌惕部人)降顺了主儿扯歹。降顺后,成吉思汗对他们秋毫无犯。注释:

[1]帖儿格阿蔑勒—即第141节之迭儿格克额蔑勒,见该节注[4]。

第177节

收降了翁吉剌惕部人之后,(成吉思汗)到达统格小河[1]的东边扎营住下。成吉思汗派遣阿儿孩合撒儿[2]、速客该者温两人(为使者),去对王汗传话说:

“我们在统格小河的东边住下了,这里水草丰美,我们的马吃肥了。

我的父汗啊!

为什么要生气,

让我害怕!

若要责怪我们,

为什么不让你不肖的儿子,

不肖的儿媳,

睡足了后再责怪?

为什么弄塌我们平坦的

弄散(我家炉灶)上升的烟,

恐吓我们。

我的汗父啊,

莫非你从旁受了别人的刺激,

莫非你受到外人横加挑拨?

我的汗父啊,

咱俩是怎样说定的?

在勺儿合勒忽山的忽剌阿讷兀惕孛勒答兀惕[3]时,

咱俩不曾一起说过:

‘若被有牙的蛇挑唆,

咱俩莫受挑唆,

要用牙用嘴互相说清,

彼此信任’?

如今我的汗父啊,

你是经过口齿对证,

才和我分离吗?

咱俩曾一起说过:

‘若被有牙的蛇离间,

咱俩莫被离间,

要用口用舌互相对证,

彼此信任’?

如今我的汗父啊,

你是经过口舌对证,

才和我分离吗?

我的汗父啊,

我的部众虽少,(在你艰难时,)

没有使你求助于部众多的,

我虽不好,

没有是你求援于那些好人。

有二条辕的车,

如果第二条辕折断,

牛就不能向前拉,

我不曾是你的第二条辕吗?

有两个轮子的车,

如果第二个轮子折断,

车就不能移动,

我不曾是你的第二个轮子吗?

说起往昔啊!在你的汗父忽察儿忽思不亦鲁黑汗死后,因你是他四十个儿子的长兄,立你为汗。你做了汗,杀死了你的弟弟台帖木儿太师、不花帖木儿[4]两人。你弟弟额儿客合剌也将要被杀时,逃命出走,投奔了乃蛮部亦难察必勒格汗。你叔父古儿汗说你残杀诸弟,前来攻打你。你只带着一百个人逃命,顺着薛凉格河而下,钻进了合剌温山峡谷。从那里出来时,你把你的女儿忽札兀儿夫人献给篾儿乞惕部的脱黑脱阿以求亲睦,才得以从山峡里出来,到了我父汗也速该处。你在那里(对我父汗)说:‘请你为我救出被叔父古儿汗夺走的部众。’我父也速该,因你前来求援,为要替你救回你的部众,就从泰亦赤兀惕部中率领忽难、巴合只[5]两人,整治军队前去,把正在忽儿班帖列速惕[6]地方的古儿汗和他的二三十个人,赶入合申(西夏),救出你的部众,交给了你。从那里回来,我的汗父你和也速该在土兀剌河的黑林中结为安答(义兄弟)。那时,我的汗父王汗你曾感谢地说:‘上天、大地佑护、垂鉴!我要为你的恩德,报答你的子子孙孙!’

其后,额儿客合剌从乃蛮部亦难察必勒格汗处请来军队,前来攻打你。你抛下部众逃命,带着少数人逃出,投奔合剌契丹(西辽)的古儿汗,到了垂河的回回(撒儿答兀勒)地区,不到一年,你又背叛古儿汗出走,经过畏兀儿、唐兀惕(西夏)诸地回来时,穷困得挤五只山羊的、刺骆驼血为饮食,只有一匹

蒙古秘史瞎眼、黑鬃的黄马骑着回来。我获悉汗父你如此穷困潦倒地回来,念及你以前与我父汗也速该结为安答之谊,就派遣塔孩、速客该二人为使者去迎接你,我还亲自从客鲁涟河的不儿吉额儿吉[7]地方去迎接你,在古泄兀儿海子边与你相遇。因你穷困潦倒而来,我(向部众)征收实物税(忽卜赤儿)给你。又因你以前曾与我父结为安答,依礼咱俩又在土兀剌河的黑林中结为父子,我称你为父的道理不是那样吗?

那年冬天,我请你住在我的营地(古列延)上,供养你。住饼了冬天,又住饼夏天。到了秋天,去攻打篾儿乞惕部脱黑脱阿别乞,在合迪黑里黑山岭[8]的木鲁彻薛兀勒[9]地方厮杀,把脱黑脱阿别乞赶到巴儿忽真脱古木去了。掳掠了篾儿乞惕百姓,把获得的许多马群、宫帐(斡儿朵格儿)、谷物(塔里牙惕),我都给了父汗你。我没有让你的饥饿挨过中午,没有让你消瘦过半个月。

(后来),咱们俩把古出古惕(乃蛮部)的不亦鲁黑汗从兀鲁黑塔黑山的莎豁黑河[10],赶过了阿勒台山,顺着兀泷古河而下追赶,在乞湿勒巴失湖边把他打垮了。

咱们俩从那里回来时,乃蛮部可客薛兀撒卜剌黑在拜答剌黑别勒赤儿[11]地方整治军队,(与咱们)对阵。因天色已晚,约定明天早晨厮杀,遂整治军队宿下。我的汗父啊,你在你的宿营地点燃火堆,夜里溯合剌泄兀勒河而上撤走了。第二天早晨,我们一看,你们的宿营地已空无一人。迫于你的行动,我说:‘这些人把我们当作(祭祀亡灵的)‘烧饭’(撇弃)了!’我们也撤走了,渡过额迭儿河、阿勒台河的别勒赤儿(两河会流处),来到撒阿里草原扎营住下。

可客薛兀撒卜剌黑追袭你,把桑昆的妻子、儿女、百姓、人口都掳了去。汗父你在帖列格秃山口的百姓、马群、食物的一半也被他掳了去。被你俘虏的篾儿乞惕部脱黑脱阿的两个儿子忽都、赤剌温乘机带着他们的百姓、人口,逃亡巴儿忽真脱古木去和他们的父亲会合。那时,我的父汗你,派人来说:‘我的百姓、人口被乃蛮部可客薛兀撒卜剌黑掳去了,请我儿把你的四杰派来吧。’我不像你那样地想,(立即)派遣了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赤剌温把阿秃儿我这四杰整治军队前去。

在我这四杰到达之前,桑昆在忽剌安忽惕地方与敌对阵,他所骑马的腿被射伤,他将要被擒时,我的这四杰赶到,救了桑昆,连他的妻子、儿女、百姓、人口都救出来还给了他。那时我的汗父你,曾感激地说:

‘(多亏)我儿帖木真派遣他的四杰来救回了我失去的百姓!’

如今我的汗父啊!我有什么过错,你要怪罪我呢?请派使者来说明怪罪的理由吧!请派忽巴里忽里、亦都儿坚两人[12]前来,不能派这两人来时,就派第二人来吧。”

蒙古秘史注释:

[1]统格小河—《亲征录》作董哥泽、脱儿合火儿合。在今贝尔湖以东。帖木真率军沿哈拉哈河顺流北上,哈拉哈河注入贝尔湖不远处时,派人招降了住在那一带的翁吉剌惕,遂进驻统格小河以东扎营,其地当在翁吉剌惕牧地内,今贝尔湖以东。

[2]阿儿孩合撒儿—《亲征录》作阿里海。

[3]勺儿合勒忽山的忽剌阿讷兀惕孛勒答兀惕—《亲征录》作忽剌阿班答兀卓儿完忽奴之山。王国维认为,即土拉河南土谢图汗中右旗之卓尔郭尔山。

[4]台帖木儿太师、不花帖木儿—《亲征录》作太帖木儿太石头、不花帖木儿。

[5]忽难、巴合只两人—《亲征录》作泰亦兀部兀都儿吾难、八哈只二人。拉施特《史集》作兀都儿忽难、巴合只两个泰亦赤兀惕部人。

[6]忽儿班帖列速惕—《史集》同。《亲征录》作答剌速野。

[7]不儿吉额儿吉—意为河岸、河湾、不儿吉额儿吉为克鲁伦河上源的一处沿岸地方、河湾。

[8]合迪黑里黑山岭—《史集》同。《亲征录》作哈丁黑山,《元史太祖纪》作哈丁里。

[9]木鲁彻薛兀勒—地名,《亲征录》作“木那叉笑力之野”。

[10]莎豁黑河—即第158节之豁黑河。见该节注[1]。

[11]拜答剌黑别勒赤儿—即第159节之巴亦答剌黑别勒赤儿。见该节注[2]。

[12]忽巴里忽里、亦都儿坚两人—《亲征录》作“按敦阿述、浑八力二人”,《史集》第152节所记王汗的部属有忽勒巴里、阿勒屯阿倏黑二人。

第178节

王汗听了这些话后,说:

“唉,我老糊涂了!我没有与我儿(帖木真)分裂的道理,我不该做与我儿帖木真)分裂的事!唉,我的心里难受已极!”

他发誓说:

“今后我如果见到我儿再生恶念,就像这样出血(而死)!”

说着,就用剜箭扣的刀子,刺破他的小指,把流出的血,盛在一个小桦木桶里,(对阿儿孩、速客该两使者)说:

“去交给我儿(帖木真)!”

说罢,就让(两使者)回去了。

第179节

成吉思汗又说:

“去对札木合安答说:你见不得我在汗父处,你离间了我与汗父!以前咱俩(曾约定:)谁先起(),就用汗父的青杯喝(马子),我起得早喝了,你就嫉妒。如今你可以用汗父得青杯畅饮了,你又能喝多少呢?”

成吉思汗又说:

“去对阿勒坛、忽察儿两人说:你们俩背弃了我。你们想公开背弃,还是想暗中背弃?忽察儿,因你是捏坤太师得儿子,我们让你做汗,你不肯做。阿勒坛,因你父忽图剌汗掌管过国家,我们劝你继承父业为汗,你也不肯。薛扯、泰出两人,是上辈把儿坛把阿秃儿[1]的子孙,我劝说他们俩做汗,他们也不肯。我劝说你们做汗,你们都不肯做。你们都让我做汗,我这才做了。如果你们做了汗,派我去做先锋,袭击众敌,得天佑护,掳掠敌人,我就把美貌的姑、妇人、贵妇,后胯好的骟马,给你们拿来。如果让我去围猎野兽,我就(为你们)把上峰上的野兽围得前腿挨着前腿,把山崖上的野兽围得后腿挨着后腿,把旷野上的野兽围得肚皮挨着肚皮。如今你们好好地与我父汗做伴吧,别让人家说你们有始无终,别让人家说你们只不过倚仗着“察兀惕忽里”(帖木真)。可别让外人占据三河之源[2]安营啊!”注释:

[1]薛扯、泰出两人,是上辈把儿坛把阿秃儿的子孙—此处《秘史》原文有误。薛扯、泰出,是斡勤巴儿合黑的子孙,并非把儿坛把阿秃儿的子孙。《亲征录》作“上辈八儿哈拔都二子(子,原讹,应为孙)薛彻、大丑。”《元史太祖纪》作“薛彻、大丑二人实我伯祖八剌哈之裔。”

[2]三河之源—即今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山脉山麓鄂嫩、克鲁伦、土拉三河的河源地区。

第180节

成吉思汗又说:

“去对脱斡邻勒弟说:称你为弟的缘故是:(以前)屯必乃、察剌孩领忽两人俘虏来一个奴隶速别该。奴隶速别该的儿子是阔阔出乞儿撒安。阔阔出乞儿撒安的儿子是也该晃塔合儿[1]。也该晃塔合儿的儿子就是你脱斡邻勒。(如

蒙古秘史今)你想把谁的百姓拿去送人,巴结人家!我的百姓不会让阿勒坛、忽察儿两人任何一人掌管的。称你为弟的缘故是:

你是我高祖门限里的奴隶,

你是我曾祖门限里的私属奴隶!

这就是我派人要告诉你的话!”注释:

[1]也该晃塔合儿—即第120节之速客虔氏人者该晃答豁儿。《亲征录》作折该晃脱合儿。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