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81节_第90节

第81节

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把帖木真捉去,传令于自己部落[1]的百姓,将帖木真徇行轮宿于各家[2],每家住宿一夜。

孟夏(四月)十六日“红圆月日”[3],泰亦赤兀惕人在斡难河举行宴会,直到日落时才散。在宴会时,让一个怯弱的少年[4]看管帖木真。参加宴会的人们散去之后,帖木真用木枷击打那怯弱少年的头颈,(将他打昏后,)跑进斡难河边的树林里躺下,怕被人看见,就躲进水流道中仰卧着,戴枷顺水流动,只把脸部露出。注释:

[1]部落—《秘史》原文为“兀鲁思”(ulus),此词有国、部落、部众、百姓之意。

[2]家—《秘史》原文为“阿寅勒”,旁译“每营”。[3]“红圆月日”—《秘史》原文为“忽剌安帖儿格勒兀都儿”,旁译:“红圆光日”。指历每月十五或十六。通常在这天,红日未落,圆月已高悬于天空,形成日月并辉的景象,故称这天为“红圆光日”或“红圆月日”。

[4]怯弱的少年—《秘史》原文为“格列不列可温古温”,旁译“弱幼小人”。

第82节

那个丢失了人的看守者大声喊叫道:

“拿住的人逃走了!”

于是,散去的泰亦赤兀惕人又聚拢来了。在月明如昼的夜里,(泰亦赤兀惕人)在斡难河边的树林里挨排搜索。

速勒都思氏人锁儿罕失剌[1]正经过那里,看见帖木真仰卧在水流道中,就说:

“正因为你这样地有才智,木中有火,脸上有光,泰亦赤兀惕兄弟才那样嫉妒你。你仍旧这样仰卧着吧,我不会告发你的。”

说罢,他就走过去了。

(泰亦赤兀惕人)商议着再返回去挨排搜索时,锁儿罕失剌说:

“咱们每个人按着来时候的足迹往回走,在没有找过的地方再找一找吧!”

大家都说:“对,对”,就按着来时候的原路返回,挨排搜索。

锁儿罕失剌又经过(帖木真仰卧处,对他)说:

“你的(泰亦赤兀惕)兄弟们咬牙切齿地来了,还那么仰卧着吧,要小心!”

说罢,他又走过去了。注释:

[1]锁儿罕失剌—据《秘史》第146节的记载,锁儿罕失剌为泰亦赤兀惕部贵族脱朵格的属民。

第83节

(泰亦赤兀惕人)商议再次返回去挨排搜索时,锁儿罕失剌说:

“泰亦赤兀惕子弟们[1],你们在白天里把人丢失了,如今黑夜里怎么找得到?咱们还按原路返回,在没看找过的地方挨排搜索之后就先解散了,明天再集合起来搜寻,那个戴着木枷的人还能跑到那里去?”

大家都说:“对啊,对啊!”遂又返回去挨排搜索。

锁儿罕失剌又经过(帖木真卧藏处,对他)说:

“我们已商定再搜索一遍就回去了,明天再来搜索。等我们散去之后,你去找你的母亲和弟弟们吧。如果遇见人,你不要说见过我,也不要说你曾被人看见

蒙古秘史过。”

说罢,走过去了。注释:

[1]子弟们—《秘史》原文为“可兀惕”,意为“儿子们”、“孩子们”。

第84节

等他们解散之后,(帖木真)心里想道:

“前些日子巡行各家轮流住宿的时候,曾住在锁儿罕失剌的家里,他两个儿子沉白、赤老温[1]心疼我,夜里见了我,把木枷解下来,让我睡觉。如今锁儿罕失剌看见我,不去告发就走过去了。现在也只有他们能救我了。”

于是,他顺着斡难河去寻找锁儿罕失剌的家。注释:

[1]赤老温—《秘史》其他处又译赤剌温,《元史》译作赤老温。迭儿列勤蒙古速勒都思氏人,泰亦赤兀惕部贵族脱朵格的属民。后归附成吉思汗,从征蒙古地区各部,屡建战功,与孛斡儿出、木合黎、孛罗忽勒合称“四杰”。蒙古建国后,与其子宿敦相继为千户长,子孙世领第四怯薛长。

第85节

(锁儿罕失剌)家的记号是,把生马子[1]倾入(酿器),彻夜达旦一直搅拌,酿制成酸马子[2]的“澎、澎”声,(帖木真)来到他家里。刚一进去,锁儿罕失剌说:

“我不是教你去找你的母亲和弟弟们吗?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他的两个儿子沉白、赤老温说:

“雀儿被鹞子[3]追赶入草丛,草丛还要救它。如今他来投奔咱们,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他们对父亲说的话不以为然,卸下(帖木真所戴的木枷),丢进火中烧掉。然后让(帖木真)坐进帐庐后面装羊的车里,让他们名叫合答安的妹妹去(把

蒙古秘史装羊车)收拾好,对她说:“不要对任何人说。”注释:

[1]生马子—《秘史》原文为“循”(sün),旁译“生马子”。

[2]酸马子—《秘史》原文为“额速格”(esüg),旁译“熟马子”。

[3]鹞子—《秘史》原文为“土林台”(durimdai),旁译“龙多儿”,是一种头大、身小,行动敏捷的鹰。

第86节

第三天,(泰亦赤兀惕人)商议道:

“(帖木真)被人藏起来了,咱们自己(在各家)互相搜查吧!”

于是,互相搜查起来。

(搜查到)锁儿罕失剌家里,帐庐里、车子里、[1]下都搜遍了。又去搜查帐庐后面的装羊车,车门口的羊被拉下,就快露出(帖木真的)脚时,黄锁儿罕失剌说:

“这么热的天气,在羊里怎么能受得了!”

搜查的人就从车上下来,走了。注释:

[1]—《秘史》原文为“亦薛里”(iseri),旁译“”。

第87节

搜查的人们走后,锁儿罕失剌说:

“险些弄得我风吹灰散般(毁灭)!如今,你去寻找你的母亲和弟弟们吧!”

说着,让他骑上一匹不生驹的白口、甘草黄母马,煮熟了一只肥美的羊羔[1]给他,又给了他背壶、皮桶,一张弓、二只箭,没有给他鞍子和火镰[2],替他装备好后,就叫他走了。

蒙古秘史注释:

[1]肥美的羊羔—《秘史》原文为“帖勒忽里罕”(telquriqan),旁译“”吃二母的羔儿“。

[2]给了他……一张弓、二只箭,没有给他鞍子和火镰—锁儿罕失剌是一位饱经风霜、处事谨慎的中年人,没有给帖木真鞍子,是怕鞍子被认出而受牵累,没有给火镰是让帖木真日夜兼程赶快逃回家去,不要中途投宿耽搁,无须在途中耽搁使用火镰取火。给他一张弓、二只箭是让他在途中万一遇到险情,可用来防护

第88节

帖木真就那样走了,他到达从前筑栅寨的地方,然后依照草地上被人畜践踏的踪迹[1],溯斡难河踏踪寻找,到达从西流来的乞沐儿合小河[2]附近。又溯乞沐儿合小河踏踪寻找,终于在乞沐儿合小河的别迭儿山咀的豁儿出恢孤山[3],遇见了(母亲和弟弟们)。注释:

[1]草地上被人畜践踏的踪迹—《秘史》原文作“额别速讷阿鲁儿孩”,旁译作“草的扫道”,“扫道”即人、畜在草地上践踏的踪迹。

[2]乞沐儿合小河—清《内府舆图》作齐母儿喀河。鄂嫩河上游的一条支流。

[3]孤山—《秘史》原文为“孛勒答黑”,旁译“孤山”。

第89节

(全家人)在那里相会后,就迁往不儿罕合勒敦山前的古连勒古山中,在桑沽儿小河[1]边的合剌只鲁格山[2]的阔阔海子[3]边扎营住下,捕捉土拨鼠[4]和野鼠[5]为食。注释:

[1]桑沽儿小河—《内府舆图》作僧库尔河。今克鲁伦河上游支流诚格尔河。

[2]合剌只鲁格山—合剌,意为黑,只鲁格(irüke),意为心。为一锥形的山。

[3]阔阔海子—《秘史》旁译、总译均作“青海子”。

蒙古秘史[4]土拨鼠—《秘史》原文为“塔儿巴罕”(tarbaghan),又名獭儿。[5]野鼠—《秘史》原文为“窟出古儿”(küügür),又称田鼠。

第90节

有一天,家门前的八匹银灰色骟马[1],被劫贼看见,劫走了。(帖木真等)徒步无马,眼看着被劫走了,追赶不上。

当时别勒古台骑着秃尾甘草黄劣马,捕捉土拨鼠去了。夕西下后,别勒古台在秃尾甘草黄劣马上,满驮着土拨鼠,把马压得颤动,他牵着马步行回来了。

听到银灰色骟马都被劫贼抢走了,别勒古台说:

“我去追!”

合撒儿说:

“你不行,我去追!”

帖木真说:

“你们都不行,还是我去追吧”。

说罢,骑上那匹秃尾甘草黄劣马,循着草上踏过的踪迹,去追踪银灰色骟马。

过了三夜,清晨时在途中遇见一个大马群,有个伶俐的少年在马群中挤马,就询问他见没见过那些银灰色骟马。那少年说:

“今天清晨太出来以前,有八匹银灰色骟马从这里被赶过去了。我指给你踪迹”。

说罢,让帖木真把秃尾甘草黄劣马放了,给他换了一匹黑脊白马骑上。那少年自己骑上一匹淡黄色快马,连家也不回,把盛的皮桶、皮斗扎起来,放在野地上。

(那少年对帖木真)说:

“朋友[2],你来得狠辛苦了,男子汉的艰辛都一样。我愿做你的友伴。我父亲名叫纳忽伯颜,我是他的独生子。我的名字叫孛斡儿出[3]。”

说罢,就循着踪迹去追踪那些银灰色骟马。又过了三夜,夕衔山时,到达一营[4]百姓处,见那八匹银灰色骟马正在大营地[5]旁边吃草。

帖木真说:

“朋友,你留在这里,我去把那边的银灰色骟马赶出来。”孛斡儿出说:

“我与你结伴同来,怎么好留在这里?”

说罢,(与帖木真)一同骑着马进去,把那些银灰色骟马赶了出来。

蒙古秘史注释:

[1]骟马—原文为“阿黑塔”,即去势的公马,用于骑乘及作战时的战马。

[2]朋友—《秘史》原文为“那可儿”(nkr),旁译作“伴当”,愿意为朋友、友伴。在当时的蒙古社会中,部落、氏族贵族、首领身边的大批“那可儿”,实际上是贵族、首领的亲信部属、亲兵。

[3]孛斡儿出—《元史》卷119本传作博儿术。尼伦蒙古阿鲁剌惕氏人。从十三岁起,就与帖木真结为友伴。与木合黎同为成吉思汗的左右手。从征蒙古地区诸部,功勋昭著。与木合黎、孛罗忽勒、赤老温合称四杰。1206年蒙古建国后,受封为右翼万户长。其子孙世领怯薛长。

[4]营—《秘史》原文为“古列延”(güriyen),旁译“圈子”,即蒙古部落平时游牧或战时布阵按圆圈形驻扎的营地。

[5]大营地—《秘史》原文为“也客古列延”,旁译“大圈子”。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