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天涯知识库 · 蒙古秘史
目录
位置:主页 > 古代文学 > 史书 > 蒙古秘史 >

第71节_第80节

第71节

斡儿伯、莎合台二人听了她的话,说道:

“你有唤你非给不可的道理么?

你有遇上了就得吃的道理么?

你有请你非给不可的道理么?

你有来了就得吃得道理么?

你以为俺巴孩合罕已经死了,就敢这样说!”

诃额仑遭到了这样的呵斥。

第72节

(斡儿伯、莎合台二人又)说:

“按照她所说的话考虑起来,你们就把他们母子撇下在营盘里迁走,你们不要带他们走!”

从第二天起,泰亦赤兀惕氏的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1],脱朵延吉儿帖[2]等泰亦赤兀惕人顺斡难河而下迁走。当他们抛弃把诃额仑母子迁走时,幌豁坛氏的察剌合[3]前去劝说,脱朵延吉儿帖说:

“深水已经干涸了,

明亮的石头已经破碎了!”

说罢,就迁走了,他还说:

“你凭什么劝说!”

就从背后,在他背脊上刺了一。注释:

[1]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亲征录》作“塔儿忽台希邻秃”。“塔儿忽台”,意为“肥胖的人”、“胖子”。“乞邻勒秃黑”,《史集》释为“嫉妒者”。(汉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第156页)据《史集》载,他是俺巴孩汗之子阿答勒汗之子,为泰亦赤兀惕部首领。

[2]脱朵延吉儿帖—《亲征录》、《元史太祖纪》作脱端火儿真。

[3]察剌合—《亲征录》作察剌海。

第73节

察剌合老人受伤后,回到自己家里,痛苦地卧倒。帖木真去看望他。幌豁坛氏的察剌合老人说:

“你的贤父收聚的我们的百姓,被他们带着迁走时,我前去劝说,竟被刺伤成这个样子!”

帖木真哭着出来,回去了。

人们把诃额仑夫人抛弃迁走时,她亲自手持大纛[1],骑上马前去,追回来一半百姓。但追回来的那些百姓,安顿不住,他们仍随从泰亦赤兀惕人之后迁走了。注释:

[1]大纛—《秘史》原文作“秃黑”。为用牛尾或马尾系在旗杆上部的军旗。

第74节

泰亦赤兀惕氏的兄弟们,把寡妇诃额仑夫人、幼子等母子们,抛弃在营盘里,迁走了。

妇人诃额仑夫人生来能干,

她抚育幼小的儿子们,

紧系其固姑冠[1],

以腰带紧束其衣,

沿着斡难河上下奔走,

采集杜梨、野果[2],

日夜(辛劳),以糊口。

母亲夫人生来有胆识,

抚育她的有福分[3]的儿子们,

手拿着桧木橛子,

掘取地榆根[4]、狗舌草[5],供养儿子们,

母亲夫人用山韭、野韭养育的儿子们,

将成为合罕。

母亲夫人用山丹根养育的儿子们,

将成为有法度的贤明者。注释:

[1]紧系其固姑冠—《秘史》原文作“兀乞塔剌孛黑塔剌周”,旁译“紧固姑冠带着”。固姑冠为蒙古已婚妇女所戴高冠,其形状见于故宫博物院所藏元代帝后像中。《长春真人西游记》曰:“妇人冠以桦皮,高二尺许,往往以皂褐笼之,富者以红绢其末如鹅鸭,名曰故故,大忌人触,出入庐帐须低徊。”《黑鞑事略》徐霆注曰:“霆见故姑之制,用画木为骨,包以红绢金帛顶之,上用四直尺长柳枝或铁打成枝,包以青毡,其向上人则用本朝翠华或五采帛饰之,令其飞动,以下则用野鸡。”《蒙鞑备录》曰:“凡诸酋之妻,则有顾姑冠,用铁丝结成,形如竹夫人,长三尺许,用红青锦绣或珠金饰之,其上又有一枝,用红青绒饰之。”

[2]野果—原文作“抹亦勒孙”,旁译“果名”。

[3]有福分的—原文作“速坛”,旁译“福每有的”。

[4]地榆根—原文作“速敦”,旁译“草根名”。

[5]狗舌草—原文作“赤赤吉纳”,旁译“草根名”。

第75节

美丽的夫人,

用韭、野韭养育的挨饿的儿子们,

将成为卓越的豪杰。

将成为杰出的男子汉,

斗志昂扬地与人相斗。

他们互相说道:“咱们要奉养母亲!”

他们坐在母亲斡难河的岸上,整治钓钩,钓取有疾残的鱼。他们把针弯曲成钩子,钓取细鳞白鱼和鲹条鱼。他们结成拦河鱼网,去捞取小鱼、大鱼。他们就这样奉养自己的母亲。

第76节

有一天,帖木真、合撒儿、别克帖儿、别勒古台[1]四个人,同坐在一起拉鱼钓时,一条闪亮的小鱼上了钩。

别克帖儿、别勒古台二人向帖木真、合撒儿二人夺取了那条小鱼。

帖木真、合撒儿二人回到家里,对夫人母亲说:

“一条闪亮的小鱼上了钩,却被别克帖儿、别勒古台兄弟两人夺走了”。

夫人母亲说:

“不要这样!你们兄弟之间,怎么可以这样互相不和?咱们(如今形单影只,孤苦无靠,正所谓)除影儿外再也没有朋友,除尾巴外再也没有鞭子。咱们怎么能报复泰亦赤兀惕氏兄弟们所加给的苦难呢?”

又说:

“你们为什么要像以前阿阑(豁阿)母亲的五个儿子那样地不和睦呢?你们不要这样。”注释:

[1]别勒古台—《亲征录》、《元史》作别里古台。成吉思汗异母弟。约生于1164或1165年,《元史》本传称其“天纯厚”,“躯干魁伟,勇力绝人”。从成吉思汗征战蒙古地区诸部,屡建战功。1206年蒙古建国后,成吉思汗曾说:“有别里古台之力,哈撒儿之射,此朕所以取天下也。”受封一千五百户。其封地在今克鲁伦河中、下游南北,北至鄂嫩河,南接东乌珠穆沁旗阿勒赤歹封地。

第77节

当时,帖木真、合撒儿两人不高兴的说:

“以前用头(箭头、箭)射得一个雀儿,被他们夺走了。今天又那样地抢夺。咱们怎么能够同他们在一起生活呢?”

说罢,就把门推开走出去了。

别克帖儿坐在一座小山上,看着九匹银灰色骟马。帖木真从后面,合撒儿从前面,两人悄悄地摸上去,出箭(正要射)时,被别克帖儿看见了,他说:

“咱们正受不了泰亦赤兀惕氏兄弟们加给的苦难,正在说谁能报仇的时候,你们为什么把我当作眼中的、口中的梗呢?在除了影子别无朋友,除了尾巴别无鞭子的时候,你们为什么想要这样呢?请不要断绝灶火,不要撇弃别勒古台。”

说罢,盘腿坐着等待(他们射箭)。帖木真、合撒尔两人,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把他射杀了而去。

第78节

(帖木真、合撒尔)刚一进家门,夫人母亲就察觉了两个儿子的脸色,她说道:

“冤孽啊!

从我热肚皮里猛冲出来时,

你手里握着黑血块而出生,

而你则像咬断自己胞衣的凶狗。

你们像那驰冲山崖的猛兽,

像那怒不可遏的狮子,

像那生吞活噬的蟒蛇,

像那搏击自己影子的海青,

像那不出声吞食的大鱼,

像那咬掉自己的驼羔后腿的雄驼,

像在暴风雪中窥伺的狼,

像赶不走幼雏就吃掉它们的鸳鸯,

像护其卧巢的的豺狼,

像狠扑猛食的猛虎,

像狂奔猛冲的恶兽,

(—你们像那疯狂的禽兽!)

正当除影子外别无朋友,

除尾巴外别无鞭子的时候,

正当受不了泰亦赤兀惕兄弟加给的苦难的时候,

正说着谁能去报仇,怎么过活的时候,

你们怎么能这样自相残杀?”

(诃额仑夫人)引用旧辞古语,训斥儿子们,非常生气。

第79节

过了一些时候,泰亦赤兀惕氏塔儿忽台乞邻勒秃黑率领着侍卫[1]们,说:

“小鸟的羽逐渐丰满,羊羔儿长大了!”

他率领侍卫们前来袭击。母子们、兄弟们都很害怕,就在密林里筑寨。别勒古台折断树木筑起栅寨,合撒儿射箭抵抗,把合赤温、帖木格、帖木仑三藏在山崖缝里。

在互相战斗时,泰亦赤兀惕人喊叫道:

“叫你们哥哥帖木真出来,别的人都不要。”

听到喊叫声后,大家让帖木真骑上马逃避到树林里去,泰亦赤兀惕人见了,就去追赶。

(帖木真)钻进了帖儿古捏温都儿山的密林里,泰亦赤兀惕人进不去,就包围了密林四周看守着。注释:

[1]侍卫—《秘史》原文作“土儿合兀惕”(turqa’ut)旁译“伴当”,不确切。应为侍卫。《元史兵志一》作秃鲁华或秃鲁花,又作质子军,即在大汗身边充当质子的侍卫。

第80节

帖木真在密林里住了三夜,想要出去,牵着马正走着,他的马鞍子(从马背上)脱落下来。他回头一看,见板胸仍旧扣着,肚带仍旧束着,而马鞍却脱落了。

蒙古秘史他(自言自语地)说:

“肚带束着,马鞍脱落到还有可能,这板胸扣着。鞍子怎么会脱落下来呢?莫不是上天阻止我(走出去)?”

于是,他走回(密林)又住了三夜。

再次走出来的时,(却见)密林出口处有帐庐[1]般大的一块白石倒下来塞住了出口。他说:

“莫不是上天阻止我(走出去)?”

他又走回(密林)里住了三夜。就这样共住了九夜,吃的东西没有了。他说:

“与其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不如走出去吧。”

可是密林出口阻塞着那块倒下来的打如帐庐的白石,不能从白石周围走出去。(帖木真)就用他的削箭的刀,砍断一些树木,牵着马一步一滑地走出来。(刚走出密林出口,帖木真)就被泰亦赤兀惕守者捉住带走了。注释:

[1]帐庐—《秘史》原文为“豁失里黑”(qoiliq),旁译“帐房”。

推荐阅读

明史纪事本末> 野史秘闻> 蒙古秘史> 秦前历史导读> 汉朝历史导读> 北史> 南史> 魏书> 宋书> 梁书>

阅读分类导航

四大文学名著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史书古代医书佛经大全蒙学易经书籍古代兵书
亲爱的网友,祝您阅读快乐!